<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样很好啊!
    擅自决定了对司徒谨的称呼之后,还没等司徒谨说什么,巴查直接开口道:“司徒老大,你看看是不是尽快帮我们部落其他人也恢复力量,大家可是都等的很着急啊!”

    司徒谨早就猜到巴查要说的是这个,他笑了笑,也不解释,只是道:“巴查,再让大家等几天吧!”

    说完,见巴查还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他继而道:“怎么?信不过我?”

    “怎么会啊!”听到司徒谨的话,巴查立马道:“那我一会就回去跟大家说一下,让他们再等上几天!”

    司徒谨点点头,问道:“怎么样?恢复力量之后感觉如何?”

    一听到司徒谨问这个,巴查立马来了精神:“感觉真的是太棒了!不瞒你说,司徒老大,最近这几天,我每天早上都是被自己给笑醒的,以前听族长说我们兽人族天生力量强大,我压根不信,现在我才知道,族长他真的没有骗我们!”

    说到这,巴查突然转头在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直接走到旁边的一块大石面前,半蹲下身子,伸出双手半抱住大石,轻轻往上一台,那看起来至少有六七百斤的大石,竟然就这样被巴查给抬了起来。

    巴查看着司徒谨,脸上有些得意:“司徒老大,你看看我现在的力气有多大!实话跟你说,我抬这块石头只用了很少一部分力气,即便再来几个这样的大石,我也都能给抬起来!”

    巴查露的这一手还真是让司徒谨感到有些吃惊,虽然是他之前亲手帮助巴查恢复了力量,但这却是他第一次见到兽人在他面前展示属于他自己真正的力量,不得不说,这份力量确实让人不敢轻易小瞧,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兽人的力量基因确实非常强大!

    巴查将大石重新放回到地上,然后走到司徒谨这边道:“司徒老大,既然鲁芭芭我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司徒谨点了点头:“好,你先回去吧!”

    ......

    巴查离开以后,司徒谨看着站在他身边的鲁芭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顿鲁芭芭。

    好似察觉到了司徒谨的为难,鲁芭芭奶声奶气的开口道:“司徒哥哥,你其实我不用管我的,如果你有什么事情要做,那你就直接去忙好了!”

    见鲁芭芭眨着一双明亮可爱的大眼睛,说话也像个小大人,司徒谨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拍了拍鲁芭芭小小的肩膀:“鲁芭芭,从今往后有一段时间,你可都要跟司徒哥哥呆一起了!”

    “嘻嘻!”鲁芭芭微微仰头,看着司徒谨露出一丝俏皮的笑容:“这样很好啊!我就喜欢跟司徒哥哥呆在一起!”

    司徒谨:“.......”

    两天之后。

    司徒谨坐在房间里冥想,鲁芭芭就坐在司徒谨的旁边,盘着膝盖、闭着双眼,所有动作看起来跟司徒谨一模一样。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现在的状态。

    “咚咚咚——”

    司徒谨睁开眼睛,鲁芭芭也睁开了眼睛。

    “进来吧。”司徒谨开口道。

    下一秒,们从外面被推开,紧接着,巴泽尔的身影出现在了司徒谨面前。

    进屋之后,巴泽尔先是看了司徒谨一眼,紧接着目光瞥到坐在司徒谨身边的鲁芭芭,脸上闪过一丝惊奇之色。

    “怎么了,巴泽尔?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巴泽尔有些拘谨的点了点头:“司徒老大,有几个问题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所以过来跟你请教一下!”

    司徒谨从床上站起身子,然后走到巴泽尔面前:“是什么问题,说说吧!”

    巴泽尔又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两指,指尖立马缠上了一道浅红色的寸芒,巴泽尔就这样直接在他面前的半空中画出了十几个小阵图出来。

    等画完之后,才对司徒谨道:“是这样,司徒老大,之前我看你画那个阵图的时候,好像直接就把这十几个小阵图给叠加在了一起,可我这两天试了很多次,最多只能叠加三个小阵图,多了我就叠不上去了!”

    司徒谨看了一眼半空中漂浮着的十几个小阵图,淡淡道:“这个不难,你看着。”

    一边说着,司徒谨直接伸出两指,在半空中勾画了起来,不到30秒钟,十几个小阵就被他给叠加到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巴泽尔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这是......这是怎么做到的?”

    司徒谨抬手指着其中一个小阵图,耐心为巴泽尔讲解:“看到这个八方阵了吧?必须要把这个八方阵设置为整个叠加阵的阵眼,而且......”

    司徒谨讲的很详细,巴泽尔听的也很认真,等司徒谨为巴泽尔讲明白这个问题之后,巴泽尔又向司徒谨提出了几个其他问题,司徒谨都一一耐心的为巴泽尔解答,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巴泽尔终于从司徒谨这里得到了他来之前想要得到的所有问题的答案。

    跟司徒谨匆匆道了个别之后,巴泽尔便兴冲冲地离开了司徒谨的房间。

    一天之后,当巴泽尔再次出现在司徒谨面前时,他已经可以画出跟司徒谨之前画的那个阵图一模一样的阵图了。

    “不错!正好三天!”司徒谨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巴泽尔道。

    巴泽尔有些不好意思:“这都多亏了司徒老大您昨天给我的指点,不然这么复杂的阵法,我就算是研究几年可能也研究不明白。”

    其实巴泽尔这话还是说大了,有很多问题以他现在的层次根本就理解不了,他就算再怎么研究也没用,不明白还是不明白!不过他不明白不要紧,他只要知道司徒谨是怎么做的,他记下来照着做就是了!用了三天时间,巴泽尔终于勉强能照着司徒瑾之前画出的那个阵图,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阵图了。

    “巴泽尔。”司徒谨再次开口:“你不用谦虚,我看你在阵发上面很有天分,只要多加历练,相信你以后的成就肯定不会太差。”

    听到司徒谨这么直接的表扬,巴泽尔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不过看得出来,他是个很稳重的人,很快就将这抹喜色掩盖了下去:“司徒老大,您让我照着您画的阵图画出一模一样的阵图,这肯定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不知您的真正用意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