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简直是神人!
    司徒谨话落,巴泽尔眼中立刻闪过一道明亮的光彩,对于阵符师来说,有什么比能得到前辈的指点更为珍贵?

    虽然司徒谨看起来跟巴泽尔差不多大,但不管是哪行哪业,从来不会单纯的以一个人的年龄来衡量这个人的资历,只有本事!货真价实、不打折扣的本事,才是衡量一个人资历的最根本的标准,其他的根本不值一提!只要你走在整个行业的最前端,哪怕你就是一个小毛孩,那你相对行业中的其他人来说,也是真真正正的前辈!

    司徒谨刚刚的那句话可是给了巴泽尔一个天大的惊喜!不说别的,就说司徒谨刚刚露出来的那一手,就足够甩出他们这些人几十条街那么远了!巴泽尔真没想到司徒谨会主动说出让他不懂就去问自己的话来,因为对于阵符师来说,哪怕是一句来自前辈的指点,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

    而听到司徒谨的话,在场其他阵符师看向巴泽尔的目光则充满了羡慕,司徒谨身为东华第一人,平时他们连接触都接触不到,更别提让司徒谨知道他们的名字了,可人家巴泽尔,现在不但已经成功的让司徒谨记住了他,而且看样子如果他把这件事情给办好了,以后还会得到司徒谨更多的重用!

    虽说这大家现在只是在大陆学院这个小环境,但人不管是处于哪个环境,只要是处在一个团体当中,即使这个团体再小,得到高层的重视也总是好的,何况近万人的团体也不小了!

    看看人家巴泽尔,再看看自己,这些人的心中都生出了一种懊恼的情绪!可大家也知道,这事怪不得别人,主要还是怪他们自己没本事,没办法做到司徒谨所要求的事情。

    “巴泽尔留下,其他人就先回去吧,等过几天我再叫你们!”司徒谨淡淡开口。

    听到司徒谨让他们离开,这些人一个个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虽然司徒谨说过几天还会再叫他们,但这些人根本没当真,都认为那只是司徒谨为了让他们脸色好看一些,故意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

    大家转过头,三五成群的往大本营那边走。

    “哎,好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这样,刚刚司徒老大画阵图的时候,我就应该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的将司徒老大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

    “得了吧你,这是瞪大的眼睛的事吗?能力摆在那,你就算把眼睛瞪的像铜铃那么大,看不明白还是看不明白!”

    “我现在真是恨死自己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无能呢?!人家司徒老大都画出来了,可让我照着画我都做不到!”

    “哎!什么都别说了,回去好好修炼吧!”

    “真是羡慕巴泽尔,就算他三天之内无法完成司徒老大交给他的任务,能得到司徒老大的亲自指点,他也是赚大发了!”

    “话说,司徒老大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阵符师啊!我真是好奇的很!”

    “至少是星级阵符师以上吧!反正我之前见过一个星级阵符师布置阵法,感觉他没司徒老大厉害!”

    “我嘞个乖乖,司徒老大简直是神人啊!”

    “我就想知道还有什么是司徒老大不会的?双系魔法师、剑士、现在又多出一个阵符师的职业,而且这个阵符师还是比我们厉害很多很多的阵符师!”

    “这事一会回去跟咱们学院的其他人说,保准让他们惊的说不出话来!”

    “估计也就震惊一下吧,反正对于司徒老大的天才程度,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等那些阵符师都离开以后,见巴泽尔一脸专注的样子蹲在那里研究他刚刚画出的阵图,为了不打扰巴泽尔,司徒谨便想返回房间。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快步朝着他这边走来,司徒谨定睛一看,发现那一大一小两人,大的是巴查,而小的则是鲁芭芭。

    从来山谷以后,除了刚开始几天见过鲁芭芭几面,司徒谨从那之后都没再见过鲁芭芭,如今的鲁芭芭头戴小金冠、身穿一件深色的华丽小衣袍,手上还拄着一根比她人看起来还高出很多的古朴拐杖,司徒谨怎么看怎么别扭!

    要是这一身加在一个大人身上,司徒谨可能还不会有这种怪怪的感觉,可鲁芭芭还不满十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穿着这一身略显老成的衣服,也难怪司徒谨会觉得别扭了。

    “司徒哥哥!”还未走近,鲁芭芭远远地就开始喊司徒谨。

    司徒谨冲着鲁芭芭笑了笑,等巴查带着鲁芭芭走来,他才开口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如今的巴查见到司徒谨,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排斥的神情了,反而是满脸笑容,要是不亲眼见到,司徒谨都不相信那个在他看来十分呆板的大汉竟然也会笑的这么灿烂。

    “司徒先生,这才刚刚过去没两天,您不会已经忘记答应我们两个族长的事情了吧?”

    司徒谨低头看了一眼鲁芭芭,鲁芭芭立马跑到司徒谨身边,用一只小手拉起司徒谨的大手。

    “你是说鲁芭芭吧?”

    还真别说,司徒谨还真忘了这事了,要不是巴查现在带着鲁芭芭出现在他面前,他一时半会肯定想不起来这回事。

    “司徒先生,鲁芭芭以后可就交给您了!”巴查抬手摸了摸鲁芭芭的小脑袋,满脸都写着宠溺。

    既然那天晚上都已经答应考波尔和布伦帕了,司徒谨现在自然也不会说出什么反悔的话来,他点了点头:“好,那暂时就让她呆在我身边吧,等你们什么时候想让她回去了,再把她给带回去!”

    巴查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司徒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司徒先生,那个”

    见巴查这副模样,司徒谨已经猜到这个兽人大汉要跟他说什么了,他微微一笑:“巴查,你就别老喊我什么先生先生的了,我听着都觉得别扭!”

    听到司徒谨的话,巴查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半晌道:“那这样吧,我以后也跟你们学院的那些学生一样,喊您司徒老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