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三天就三天!
    不过,这惊讶还未完全消失,当看到司徒谨在地上画出的图案时,一些人立马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是?”

    “好复杂的阵法!”

    “是啊,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啊!”

    “司徒老大也是阵符师?”

    “不知道啊,我听说司徒老大不但是双系魔法师,而且还是个剑士,可我从没听说过他还是个阵符师啊!”

    “就算是天才,可这也太逆天了吧!?”

    “都别说那么多了,还是先看看这个阵法吧!”

    “我倒是想看啊,可完全看不懂啊!不说别的,你就看看这一个阵法当中包含了多少个小阵吧,至少上百个小阵!”

    “上百?我怎么觉得不止这么一点?”

    “那你说有多少?”

    “至少几百个吧!”

    “太夸张了吧?!有那么多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说了半天,大家最后将目光汇聚到了一个人身上,这人正是刚刚开口跟司徒谨说话的那个黑色短发青年,这青年名叫巴泽尔,是东华除了瓦妮莎之外最离开的阵符师,当然,这当中也不包含司徒谨。

    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巴泽尔摇了摇头:“我也看不出来,这个阵法太复杂了!”

    巴泽尔说完,所有人再次骚动起来。

    “什么,巴泽尔都看不出来?”

    “巴泽尔可是个六级小阵符师啊!”

    “就算司徒老大比巴泽尔厉害很多,可也不至于这样吧?司徒老大画出的阵法,巴泽尔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家依旧还沉浸在无尽的震惊当中,可巴泽尔却紧紧盯着司徒谨手上的动作,他能感觉到,司徒谨现在是故意把手上的动作放的很慢,如果司徒谨快起来,他肯定连司徒谨的动作都看不清。

    虽然心里也震惊于司徒谨竟然也是个阵符师,而且貌似还是个非常厉害的阵符师,但眼下,巴泽尔更感兴趣的是司徒谨现在画出的这个阵法。

    相比其他职业,阵符师是个很特殊的职业,虽说不管在哪个领域想要走的高一点、远一点,兴趣都是必不可少的,但“兴趣”这东西对于阵符师来说却是尤为重要的。

    阵符的世界太复杂了,作为一个阵符师,每天要跟无数的阵法、符文打交道,如果没有兴趣支撑,一般人真的很难坚持下去。客观来说,阵符世界真的是一个非常枯燥的世界,没有兴趣做领路人,注定这个阵符师不会有太高的成就。

    巴泽尔就是个对阵符很有兴趣的家伙,每次一看到新奇的阵法或是符文,他都恨不得一头扎进去,现在的他就是这种状态,虽然看不懂司徒谨画出的阵法,但却丝毫不妨碍他内心对这个阵法产生的极大兴趣。

    虽然司徒谨故意放慢动作,但是不大一会,他就把阵法画完了,重新站起身子,看着一干东华的阵符师,道:“大家看看,如果让你们照着这个阵法画出一模一样的阵法,大约多久可以做到?”

    他话刚说完,场面立刻炸开。

    “什么?让我们照着画?”

    “都没看明白,怎么画啊?”

    “是啊,即便是再简单的一个阵法,每一指都是要按顺序画出来的,一旦打乱,那这个阵法就不是原来的阵法了,何况这个阵法又这么复杂!”

    “说的是啊!即便是让我照着画,那我也画不出来啊!”

    “这个阵法超出我的级别太高,我也无能为力!”

    “司徒老大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阵符师啊?这么复杂的阵法,竟然眼都不眨一下,几分钟就画出来了?”

    “我倒是更加感兴趣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阵法不会是司徒老大自己自创出来的吧?”

    “瞎扯!这阵法我们看着就够复杂的了,那创造出来它的人得是什么等级的阵符师?”

    “说的也是,可能是我想多了!”

    大家都在那一脸情绪激动的说来说去,唯独巴泽尔一脸认真的样子蹲在草地上,看着司徒谨刚刚画出的阵法不说话。

    大家说的话司徒谨也都听到了,见没有一个说能照着画出来的,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这都把阵法给画出来了,只是让这些人照葫芦画瓢,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还说做不到。如果他们真的做不到,那可就彻底把他原先的计划给打乱了。

    其实,司徒谨是真的太高估这些人的能力了,虽说他是把原阵法画出,让大家照着画,但是这些阵符师级别最高的就是巴泽尔,其他人都是二级三级的小阵符师,别说照着画了,他们压根都没看懂司徒谨刚刚画的是什么。

    虽然司徒谨故意放慢了速度,想让他们能够看清自己动作,但是对这些人来说,他所谓的慢速度,那也是极快的速度了,当司徒谨画出下一指的时候,这些人往往还在消化着司徒谨最初画出的阵图,所以即便司徒谨速度再慢,他们也跟不上。

    见大家一副为难的样子,司徒谨在心里叹了口气,就在他正打算放弃,让这些人回去的时候,巴泽尔突然开口:“司徒老大,我想如果你能给我一点时间研究一下的话,我应该可以照着你刚刚画出的那个阵图画出一模一样的阵图。”

    “嗯?”司徒谨将目光转移到巴泽尔身上,见这个青年就是刚刚问自己为什么要把他们叫来的青年,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巴泽尔本来还是蹲在地上的,听到司徒谨的问话,他站起身子,落落大方道:“我叫巴泽尔,沙勒巴泽尔。”

    司徒谨看着巴泽尔:“巴泽尔,你刚刚说只要给你一点时间,你就可以照着我刚刚画出的阵图画出一模一样的阵图?”

    巴泽尔点点头:“是的,司徒老大。”

    “那好,你要多久时间?”司徒谨问道。

    巴泽尔想了想:“一周吧!”

    “不行,太久了!”司徒谨立马开口:“最多给你三天时间!”

    “这”巴泽尔微微一愣,随即又想了想,脸上闪过一丝决然:“好!三天就三天!”

    见巴泽尔这幅样子,司徒谨心中对这个叫巴泽尔的青年生出了一丝好感,年轻人嘛,就得有点闯劲!

    “这三天的时间,你如果遇到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过来问我,如果你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会安排给你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