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零八章 我答应了!
    听考波尔说的如此庄重,司徒谨心中纳闷,面上却不动声色道:“考波尔族长,跟我还谈什么拜托不拜托的,有事你就直说吧!”

    考波尔点了点头,半晌,缓缓道:“是关于鲁芭芭那孩子的,司徒啊,我们两个老家伙希望你以后能把鲁芭芭那孩子带在你身边。”

    “嗯?”听到考波尔说的话,司徒谨彻底愣住了:“带在我身边?”

    见司徒谨还没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考波尔解释道:“司徒,相信你也看出来了,鲁芭芭这孩子跟我们部落里的其他人都不同,虽然这孩子现在年纪还小,可是她以后却是要肩负起我们兽人族复兴的责任的。”

    也没去看司徒谨那越来越疑惑的目光,考波尔目视前方,用一副很苍老的口吻道:“自古以来,我们兽人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一个大巫师,而每次出现大巫师的时候,也代表着我们兽人族都会迎来一个发展的新阶段!大巫师天生身怀法力,不但身负为整个兽人族保驾护航的责任,同时也是兽人族无可争议的领袖人物,对我族来说,大巫师就相当于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其地位是任何人都不可动摇的。”

    司徒谨消化了一下考波尔的话,然后开口道:“难道鲁芭芭那孩子就是.....?”

    这次,没轮到考波尔说话,布伦帕主动道:“没错,那孩子就是我们兽人族这一代的大巫师!”

    司徒谨心里有点小小的惊讶,虽然早就看出考波尔和部落里的其他人都很重视鲁芭芭,但他还真么想到,那么一个不到十岁的小丫头竟然是兽人族说的什么大巫师,想想鲁芭芭那副可爱到不像话的小模样,司徒谨真的很难想象她怎么为兽人族保驾护航!

    不过,司徒谨也只是有点小惊讶罢了,他只是觉得鲁芭芭的身份跟她的年龄和长相有些挂不上边,稍微消化了一下,他就恢复了正常:“两位族长,我还是不明白你们的意思,就算鲁芭芭在你们一族身份特殊,可你们为什么要让我把她带在身边?”

    “哎!”考波尔叹了口气:“司徒啊,那孩子虽然身份特殊,可她现在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以往我们一族出现大巫师时,那些大巫师能力觉醒的时候至少都二三百岁了,可那孩子从一生下来就显露出了身为大巫的天赋,考虑到她肩上未来要肩负起的重担,我们希望她现在能快点成长起来!”

    司徒谨看着考波尔,没有说话。

    考波尔继续道:“话是这么说,可你也知道我们一族的情况,鲁芭芭在我们身边也学习不到太多的东西,而且我们也没能力指导她,所以才跟你提出了刚刚那个请求!”

    司徒谨的视线在考波尔和布伦帕二人脸上来回扫了几眼,然后道:“二位族长,就算是这样,也没必要让鲁芭芭跟在我身边吧,而且我们学院大本营就设在你们山谷,一般没什么事我都会在这里,如果那孩子真有什么事,你们就直接过来找我,能帮的我肯定帮!”

    “小司徒!”布伦帕一脸认真的看着司徒谨:“这事是经过我们两个老家伙慎重考虑、商议之后决定的,你可千万不能拒绝啊!”

    什么就不能拒绝?司徒谨有些哭笑不得,这压根不是拒绝不拒绝的事好吧,他都不清楚兽人族所说的那个大巫师是怎么回事,他就算想指导人家他也得能指导得了啊!

    要是答应了让鲁芭芭跟在他身边,那换句话说,司徒谨就等于是鲁芭芭的半个师父了,如果鲁芭芭只是个普通孩子,司徒谨也能带一带、教一教,可经过考波尔刚刚那番话,虽然不清楚大巫师都有什么能力,但听起来肯定不是一般人,他还怕把人家孩子给带歪了呢!这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答应的。

    见司徒谨有些为难的样子,考波尔又道:“司徒啊,你就放心把那孩子带在身边吧,平时你也不用太管她,就是如果她走岔路了,你帮着批评指正一下就行。”

    司徒谨看了一眼考波尔,又看了看布伦帕,他总觉得这两个老家伙说的轻巧,但事情肯定没怎么简单,或者说,他觉得这件事的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猫腻。如果真的只是想让他帮着指导指导鲁芭芭,大家都在一个山谷里面,什么时候不行,干什么非得让那小丫头跟在他身边?

    司徒谨觉得越来越疑惑,其实他跟兽人族之前也完全没有接触,虽然之前救了考波尔一族,但也不至于让考波尔这么信任他吧?

    仔细想想,从一开始到现在,考波尔对他简直就有种盲目的信任和亲近,好像算准了自己对兽人族没什么恶意一般,不但极力邀请他将东华大本营设在山谷里面,而且也没少主动跟他套近乎,后来到山谷的布伦帕也是,对他简直热情的不像话,而且两人还坚持要带领部落归顺他,这不,刚刚答应接受他们的归顺,现在两人又要把兽人族这一代的大巫师交给他带,这两个老家伙到底在谋划着一些什么?就算想得到自己的庇护,也没必要这么热情吧?

    一时间,司徒谨心中闪过无数念头,不过他的脸上却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半晌,他开口道:“呵呵,二位族长,真的不是我不帮忙啊,你们说的大巫师其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根本没办法帮鲁芭芭那孩子指正什么啊!”

    司徒谨话刚说完,考波尔突然把脸一拉:“司徒啊,我们整个部落现在都归顺你了,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一家人?”

    司徒谨笑笑:“自然是的。”

    “好!”考波尔点点头:“既然都是一家人了,那我们两个老家伙这么郑重的拜托你一件事,难道你都不能答应吗?”

    见考波尔变脸比翻书还快,司徒谨心中苦笑,他也看出来了,这考波尔是软的不行,现在又跟他来硬的了。

    “行了,行了!”司徒谨终于还是妥协了:“两位族长都别生气,我答应了,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