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零七章 还有一件事情
    当晚,夜色明亮,清风送爽。

    山谷里一处巨大的开阔场地上,几十个特大篝火架架在那里,其中最中间的那个篝火架最大,而其他篝火架则相对要小一些,所有篝火架都已经被点燃,将整个山谷的天空都照的一片火红。

    场地四周摆满了食物和酒水,一排一排的,直接延伸到百米开外,还有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占了不少地方。

    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内准备如此大规模的篝火晚会,如果只靠山谷内那三千多兽人,肯定是没办法这么快就准备好的。

    好在下午的时候,自从司徒谨安排霍华德叫东华的学生都去帮忙以后,霍华德不辱使命,很快把大本营内的多数东华学生都叫到了兽人族这边,近万人一起准备,再多的活也就不是个活了,一人忙活一点,很快就把晚会需要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场地中间,三千多兽人围成了两个大圈,一些人身上挂着长鼓,两只手不停的在上面拍打着,一些人手上握着圆埙,放在嘴边不停的吹,还有一些人则抱着好像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做的琵琶一类的东西,手指在上面来回的波动,不过这些人只占少数,多数兽人都是两手空空,大家脸上挂着喜庆的笑容,围着篝火架又唱又跳,将整个山谷的气氛都带动的欢快起来。

    相比兽人,东华这边的学生可就要拘谨多了,多数人都只是坐在场地周边,看着场中那些兽人在那欢歌笑语,心中却在猜测司徒谨让他们参加这个篝火晚会的用意!

    司徒谨也坐在场地的一角,不过在他身边,还站着考波尔和布伦帕两人,三人面前摆满了酒水食物,漆黑的夜色伴着红色的火光洒在这些酒水食物上面,让这些酒水食物看起来都多了一丝淡淡的神秘感。

    很快,又有两个兽人从一个篝火架上面抬下来一大串被烤好的低级魔兽肉,然后费力的将那一大串肉抬到了司徒谨和考波尔他们这边来。

    考波尔跟布伦帕这两个兽人族的老家伙,从晚会开始的时候,就一直笑的合不拢嘴,还硬拉着司徒谨坐在他们身边,好像生怕司徒谨会不见一样。

    “哈哈哈!好久没这么开怀过了!”考波尔拿起一串肉吃了一口,哈哈大笑道。

    布伦帕喝了口酒,看着场中热闹非凡的景象,也是一脸喜色:“今天这个篝火晚会,可跟以往我们举办的那些篝火晚会都不同啊!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幕,我布伦帕死而无憾了!”

    “哎?你说你,这么开心的日子,你提什么死字啊?”布伦帕话落,考波尔立马不满道。

    布伦帕赶紧道:“说的是,说的是!怨我说错话了!”

    二人又说了几句,考波尔突然转头看向司徒谨:“司徒啊,举办这个晚会其实就是想让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你看看你们东华的学生这么拘束,这可不该是参加篝火晚会的样子啊!”

    自打司徒谨同意了接受兽人族的归顺之后,考波尔对司徒谨的称呼也立马从“司徒先生”变成了“司徒”。

    “不用管他们!”司徒谨笑笑:“等气氛到了,相信他们自己就放开了,现在先让他们好好适应一下吧。”

    “说的有道理啊!”考波尔想了想,然后点头道。

    司徒谨拿起面前一杯兽人族自酿的果酒,喝了一口,赞叹道:“这酒味道不错。”

    布伦帕大笑道:“哈哈!小司徒,你就敞开喝吧,酒水今个管够!”

    三人正聊着,杰兰特突然从一边走了过来,直接走到司徒谨面前,因为各种乐器和欢歌笑语的声音夹杂在一起非常吵闹,他特意弯下身子然后靠近司徒谨耳边道:“司徒,我们这边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等会就把那个方案当众宣布了?”

    司徒谨点点头,也没开口说什么,杰兰特立马会意,然后转身离开了。

    等到杰兰特一走,考波尔突然靠近司徒谨,开口问道:“司徒啊,虽然巴查几人已经恢复了被大阵压制的力量,但除了他们几个,我们部落剩下的兽人可都还被那阵法压制着呢,你看?”

    “呵呵,”司徒谨淡淡一笑:“考波尔族长,你别着急,虽然对我来说在一个人身上画个阵法并不难,但是有几千人,你也要给我一点时间!”

    “是啊,老东西,我们好几千人,而小司徒就一个人,哪是那么快就能都解决的?你给人家小司徒一点时间,催什么催你!”司徒谨跟考波尔正说着,布伦帕突然也靠过来插了一句。

    “对!对!你说的对!”考波尔赶忙道:“是我太着急了,司徒啊,你就当我没说。”

    见两人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的,司徒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如何看不明白这两人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演这一出的,不过对于两人的心情他也理解,遂道:“二位族长,这件事情我心中已经有了安排,你们就交给我吧,最多一个月,我肯定让咱们部落所有人都从那大阵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咱们?”

    考波尔跟布伦帕立马敏锐的注意到了司徒谨话语中的两个字眼,司徒谨竟然开口说“咱们部落”?

    这让两个老家伙立马喜上眉梢,本来二人心中还有些不放心,担心司徒谨只是迫于他们的一再坚持,没办法才答应接受他们的归顺,心中其实并不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但是司徒谨都这么说了,那明显就是告诉他们,他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二人心中的一直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下来,看向司徒谨的眼神顿时也亲近了不少。

    司徒谨当然也是看出了考波尔和布伦帕心底深处的担忧,所以才故意说出这两个字,为的就是给两人出一颗定心丸,看到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他知道他的那两个字已经生效了。

    “司徒啊!”过了一会之后,考波尔的神色突然严肃起来:“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给你,希望你千万不要拒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