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零二章 篝火晚会?
    似乎早就料到司徒谨会这样说,考波尔立马道:“司徒先生,不管你怎么说,我老家伙可是认定你了!”

    考波尔话落,布伦帕也忙附和道:“没错,司徒先生,不管你今个答不答应,我们兽人族都跟定你了!”

    司徒谨略微沉思,随即看着考波尔和布伦帕道:“两位族长,你们真不用这样,如果你们是担心我在解阵方面不尽全力,那我现在就可以当众承诺你们,不只是巴查统领几人,还有你们两个部落的所有人,我都会尽快让他们从五星大阵的压制下解脱出来!”

    听到司徒谨的话,考波尔跟巴查都是一脸激动的点了点头,但短暂的激动过后,考波尔立马又道:“司徒先生,你能这么说我老家伙真的是非常开心,但是,我还是坚持我刚刚说的,请一定要接受我们对你的归顺!”

    司徒谨眉头微皱:“考波尔族长,这个我实在......”

    司徒谨话还没说完,考波尔立马道:“司徒先生,看来是我们的表态还不够清晰啊!既然如此,那我老家伙就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你人明天要离开这里,我们今天也一定要归顺你!”

    就在考波尔说话的同时,杰兰特和贝狄威尔两人正朝着这边走来,二人恰好听到好波尔跟司徒谨说的话,虽说早就看出这个兽人族的老族长对司徒谨那是异常的信任和亲近,但考波尔刚刚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让两人感到有些吃惊。

    就算司徒谨明天要走,他们今天也要归顺司徒谨?这表态也有点太吓人了吧?

    说实话,司徒谨也被考波尔的话给弄的愣住了,虽说早就感觉到考波尔对自己好像有种盲目的亲近感,但是司徒谨自问他自己对兽人族所做的一切,还远远不至于让考波尔说出刚刚那番话来。

    虽然考波尔说的“归顺”两字,听起来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但是这两个字背后的含义那可是大了去了。

    什么叫归顺?那是人家甘愿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你手上,说白了,就是以后你指哪我们打哪,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干什么,这里面包含的意义可不单单只是一个信任的问题了!

    司徒谨本来确实不想答应,但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人明天走,我们今天也要站在你的身后,这种丝毫不留余地的表态,让司徒谨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就在这时,布伦帕突然来了一句:“小司徒啊,我们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是不松口,是不是你心里面看不上我们兽人一族啊?”

    “小司徒?”听到布伦帕对司徒谨的称呼,在场众人都是微微一怔,尤其是杰兰特跟贝狄威尔,两人看向司徒谨的眼睛里都浮现出一丝打趣的神色来。

    司徒谨刚刚听到布伦帕对他的称呼,也是有些愕然,但还没等他完全消化那个称呼,就听布伦帕直接往他头上扣了一顶大帽子,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司徒谨敏锐的注意到,跟在考波尔和布伦帕身后的几个兽人都是一脸期盼的瞅着自己,看来他要真再说个不字,这些兽人立马就会按照布伦帕刚刚的引导的想法继续想下去,觉得司徒谨是真的嫌弃他们兽人。

    “这个叫布伦帕的老家伙,看来比考波尔更不好对付啊!”司徒谨在心中苦笑了一声。

    半晌,他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道:“好吧,我答应你们,不过......”

    见考波尔和布伦帕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兴奋的神色,司徒谨话锋陡然一转:“我只能保证,在我离开大陆学院之前,我会尽全力护你们周全,至于之后的事,我可就保证不了了!”

    司徒谨这么说,也算是稍稍回应一下考波尔和布伦帕,毕竟人家说要归顺你,可不是白白的就跟着你混了。

    说到底,归顺也是个双方的事情,对于主动归顺的一方来说,是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被归顺一方,而对被归顺一方来说,一方面要为主动归顺自己的一方牟取最大权益,另一方面也要尽全力保护归顺自己的一方不受到任何伤害。

    其实说真的,对于司徒谨来说,兽人族的归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不管是要跟其他学院抢资源还是要挣积分,东华有近一万名学生供他调遣都是足够的了,而且兽人族本身的力量也不是很强,即便他可以用阵法帮助兽人族抵消五星大阵的压制,但估计短时间内,兽人族也不会形成太大的战斗力。

    很明显,归顺于他,对于兽人族一方来说才是极度有利的事情,而对于司徒谨来说,则是单方面付出的事情,至少从短期看来绝对是这个样子。

    但最终司徒谨还是答应了,为什么?难道他真的是烂好人?

    当然不是!司徒瑾虽说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但是他也绝对不是烂好人!只是他一向奉行一点,那就是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别人对我多好,我就对别人多好!

    不管考波尔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么盲目的信任他,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考波尔一直真心诚意待他,而且就在不久之前,考波尔还二话不说就把山谷里面的所有珍贵资源都交给了他,人家这么对他,他自然也不会不给考波尔面子。

    听到司徒瑾答应了接受他们归顺的事情,包括考波尔和布伦帕在内的所有在场兽人都是面色一喜,两个老家伙激动的面部都生出两团驼色来,看着仿佛整个人一下子都年轻了不少。

    “够了!够了!有了司徒先生你的这个承诺,我老家伙已经再无所求了!”考波尔开口道。

    布伦帕也开口道:“这么大的喜事,按照我们兽人族的风俗,今晚必须要举行大型篝火晚会,我们大家在一起好好庆祝一下!”

    “没错!没错!”听到布伦帕的话,考波尔一双浑浊的老眼陡然一亮,然后道:“说起来,我们已经太久没有热闹过了!是该好好热闹热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