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巴查来做实验体!
    司徒谨话落,拉尔夫有些发愣。

    司徒谨对拉尔夫微微一笑:“之前已经说了,关于怎么利用那些药草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就行,不必事事都来请示我!”

    见拉尔夫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司徒谨又加了一句:“拉尔夫,我相信你没有问题,给自己多点信心。”

    抬起头,一接触到司徒谨那双碧蓝色的双眼,拉尔夫感觉自己本来非常局促的内心立马安宁了下来,他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这时,杰兰特有些疑惑的看向司徒谨:“司徒,之前跟你提起咱们学院的整体积分比较低,你说你心中对此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这计划到底是什么?你让拉尔夫带人研究炼制恢复系丹药跟你的计划有关系么?”

    听到杰兰特的问话,司徒谨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有关系,不过这只是计划的一个环节罢了,还要有其他环节配合才行!”

    加雷斯一下来了兴趣:“司徒兄,你那计划到底是什么啊?”

    众人都一副对司徒谨的计划非常感兴趣的样子,没想到,司徒谨却难得的跟他们卖起了关子:“不用着急,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总之,现在你们就先着手跟大家公布关于魔晶的分配方案吧!”

    见司徒谨没有将计划说出的打算,几人虽然好奇,但也只能先将这种好奇心暂且压下,大家又商讨了一些其它事情,然后离开司徒谨的房间,各忙各的去了!

    司徒谨又坐在房间想了一些事情,正要出屋去找考波尔要他之前提过的借做实验的兽人,没想到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巴查带着几个狼人走了过来。

    看到司徒谨,巴查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别扭神色,然后几步走到了司徒谨面前。

    “巴查统领,你怎么来了?”司徒谨有些纳闷。

    作为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魁梧狼人,巴查的口音与他的体格也非常符合,一出口就给人一种非常厚重的感觉:“司徒先生,我们族长跟我说你要跟我们借几个人做阵法实验,让我给你调几个人过来,我一想,反正我这些天也没什么事,所以我就亲自带人过来了,你看这没什么问题吧?”

    听到巴查的话,司徒谨心里感到有些好笑,什么最近这几天没什么事,这些天因为塔山部落刚刚搬迁进谷,巴查他们整个部落都在忙着帮塔山部落张罗,巴查身为胡林部落的战士统领,怎么可能没事!司徒谨心里很清楚,这家伙八成是因为对自己还有戒备心理,所以才亲自过来。

    “当然没问题。”司徒谨微笑道:“我正好想过去找你们考波尔族长借人,没想到你这就带人来了,倒也省得我跑一趟了。”

    说完,司徒谨转过身,对巴查道:“走吧,先到我房间。”

    少顷,巴查带着几个狼人跟着司徒谨走进了司徒谨的房间,一进房间,巴查立马开口问道:“司徒先生,不知道你是打算怎么个实验法?又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兽人,司徒谨心中还算比较满意,除了巴查,剩下四五个狼人的身材也比较粗狂,一看就能经得起折腾,这样司徒谨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事实上,在这将近十天的时间里,司徒谨之所以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就是在琢磨研究之前已经印在他脑海当中的那个缩小版的五星大阵。

    通过这些日子的研究摸索,司徒谨已经很清晰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凭他现在的能力,是绝对无法解开布置在这片大陆上的那个超级五星大阵的,对于那个五星大阵,他虽然也能勉强看出一些门道来,但是想要破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司徒谨对自己很有信心,无论多么难的阵法或者符文,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他肯定都能解开,但是这个时间具体有多长,那可就说不准了,有可能是几年,也有可能是几十年,而那对于现在就想要帮助兽人族从大阵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他来说,明显是不切实际的。

    所以,司徒谨只能选择另辟蹊径了,既然无法在大阵上动手脚,那在被大阵封住的兽人的身体上呢?是否可以做些什么?既然大阵的封印对象是有针对性的,那么在封印对象的身上未必不可以画一些阵符抵制或者是抵消大阵对兽人族力量的压制。

    其实这个想法,在司徒谨刚刚看完那个超级五星大阵之后不久就已经浮现在他的头脑中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事先跟考波尔打招呼,说要借人做些阵法实验。

    “先把你们的上衣都脱掉吧!”司徒谨淡淡开口道。

    他刚说完,以巴查为首的几个狼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司徒谨,半晌,巴查有些不确定道:“什么?脱衣服?你不是让我们来做什么阵法实验的么,脱衣服干什么?”

    见巴查几人一脸戒备的模样看着他,司徒谨哭笑不得:“你们几个大男人,脱个上衣怕什么,难道还怕我对你们怎么样吗?”

    听到司徒谨如此说,巴查几人立马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来,他们倒不是觉得司徒谨会对他们怎么样,只是他们一进屋,司徒谨二话不说就让他们脱衣服,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见司徒谨用一脸好笑的神情看着他们,巴查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随即对他身边几个人道:“不就拖个衣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脱!我倒要看看他能鼓捣出什么名堂来!”这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说给司徒谨听的了。

    司徒谨压根就不在意,看着巴查等人将上衣脱下,露出里面结实而又宽阔的胸膛,他的视线在几人身上扫过,脑袋中却已经自动闪现出无数阵符图案,他在思考该如何下手。

    但被司徒谨这样盯着躯体打量,巴查几人却感到越来越不自然,巴查正要再次开口,却听司徒谨的声音突然响起:“先跟你们说好,虽然做这个实验最终不会对你们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像,但在我一会动手的过程当中,你们可能会不时的感到有一些异样,到时希望你们能忍耐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