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实验?
    这件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也是大大出乎司徒谨的意料,不过这样一来,考波尔送给他们的大礼倒越发显得贵重了。

    “司徒!”杰兰特看着司徒谨道:“那个塔山部落的族长现在已经到了山谷,现在正在考波尔那边,对方提出想要跟你见上一面!”

    司徒谨点点头,脸上并没什么意外:“好,那你带我过去看看吧!”

    与此同时,考波尔的房间内。

    一个狮脸人体的兽人老者正端坐在考波尔面前,老者脸上有些戚容,显然刚刚经受过什么打击,到现在还没从打击中完全走出来。

    “布伦帕,你也别太悲伤了,这是我们一族注定要经历的劫难,经此一劫,你部落能保存下来这么多人已经很不错了!”考波尔安慰对面的狮人老者道。

    那狮人老者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明白这点,这是部落里一下死了近一半孩儿,想想我就觉得心痛啊!”

    说完,那叫“布伦帕”的狮人老者突然看向考波尔:“老东西,你们山谷里面那些人类是怎么回事?还有,他们为什么会愿意带人过去救我们?这可有些超出常理啊!”

    考波尔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布伦帕的话,却开口道:“布伦帕,时隔五百多年,我们兽人族终于又出现了一位新的大巫师!”

    “什么?”考波尔话落,布伦帕一脸吃惊。

    布伦帕还在吃惊当中,考波尔突然说了句:“鲁芭芭,你出来!”

    考波尔说完,他身后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紧接着,鲁芭芭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布伦帕面前。

    跟之前的穿着打扮完全不同,如今的鲁芭芭依旧是那一副萌死人不偿命的小模样,圆圆的脸蛋、雪白的肌肤,但她身上却穿着一件黑色的金边衣袍,头上还带着一个小小的金冠,手中则拿着一根比她整个人还要高出很多的古朴手杖,浑身上下充满了贵气,看起来像是个小大人一样。

    “这是?”布伦帕看着突然出现的鲁芭芭,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考波尔却看着鲁芭芭,一脸慈祥的笑意为布伦帕介绍道:“这是鲁芭芭,是我族新一代的大巫师!”

    原来兽人族的大巫师并不是随时都有的,而是每隔几百年才会出现这么一个,因为兽人族现在分为很多部落,所以大巫师每次出现在哪一个部落是无法确定的,而上一次兽人族出现大巫师的时候已经是五百多年前的事了。

    听到考波尔的话,布伦帕越发吃惊了,身子都不自觉的前倾,突然,布伦帕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鲁芭芭,张大嘴巴道:“这孩子难道是?”

    考波尔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她就是!”

    布伦帕看着鲁芭芭,似乎想要把鲁芭芭整个人给看透一般,这举动让鲁芭芭感到有些胆怯,不自觉的退到了考波尔的身边,考波尔立马伸出一手拍了拍鲁芭芭的小小身体,示意鲁芭芭不要紧张。

    紧接着,考波尔又开口对布伦帕道:“我们兽人族分开的也是够久的了,是时候大家该重新聚集在一起了!”

    考波尔刚说完,立马有兽人向考波尔报告,说司徒谨来了,布伦帕因为不知道司徒谨是谁,所以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考波尔已经站起了身子,见布伦帕还坐在席子上发呆,考波尔开口道:“布伦帕,你要见的人已经来了,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

    “我要见的人?”布伦帕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这时,考波尔突然弯下身子,在布伦帕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听到考波尔的话,布伦帕睁大了双眼,随即眼中闪过一股莫名的激动之色。

    当司徒谨跟杰兰特走进房间时,就见考波尔和另外一个狮脸老者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

    还没等司徒谨开口,那狮脸老者立马开口道:“阁下就是司徒先生吧?!我是塔山部落的族长布伦帕,这次我们部落能脱离虎口,多亏了阁下的帮助啊!”

    见那狮人老者一见到司徒谨就对司徒谨如此热情,杰兰特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说起来,这狮人老者乃是他一路从塔山部落护送过来的,从他第一次见到这狮人老者一直到将对方护送到这边以来,对方一直是满脸愁容,在面对他的时候也一直是一脸戒备的模样,可现在对方在见到司徒谨时,竟然这么热情。

    司徒谨倒是没想太多,他很客气道:“布伦帕族长严重了,我已经听杰兰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说起来,我们也没出太多力!”

    “话不能这么说啊!”布伦帕立马不赞同道:“要不是你们出面,对方怎么会二话不说就放过我们?”

    双方又客气了几句,司徒谨突然对考波尔道:“考波尔族长,之前听你说了布置在这片大陆上的那个超级大阵的事情,我一直比较感兴趣!因为我对阵法也有些研究,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怎么可以让你们兽人在一定程度上摆脱那个大阵的无形压制,现在我刚好有了一些想法,你看看能不能借我几个人,我想做个实验!”

    司徒谨话落,考波尔和布伦帕二人皆是一愣,尤其是布伦帕,脸上的震惊之色显露无疑。

    “没想到司徒先生竟然还懂阵法啊!”考波尔突然大笑了两声,随即一脸喜色道:“不管需要多少人,司徒先生你尽管开口就是了,我老家伙肯定配合!”

    考波尔说完,布伦帕也反应过来,忙道:“如果他们部落的人不够司徒先生你做实验,还有我们塔山部落的人也供司徒先生你随时调遣!”

    见对方竟然连什么都不问,就直接答应了要给他人,司徒谨也是有些意外,这让他本来准备好的说辞都用不上了,只能简单说了句:“放心,虽说是实验,但我可以向二位族长保证,不会对做实验的人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