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九十章 考波尔的请求
    听考波尔说他现今已经有近五百岁的年龄,司徒谨几人都有些惊讶,虽然考波尔看起来确实相当老,但是在几人的猜测中,考波尔最多也就七八十岁罢了,没想到考波尔竟然有近五百岁了!

    没有在意司徒谨几人的目光,考波尔继续道:“因为我们兽人的肌肉天生就比较发达,所以不管是在身体的力量还是速度方面,我们都比人类要强大很多,虽然我没有亲眼见到过,但是听老一辈们说,以前我们兽人族的战士是可以让人类闻风丧胆的存在!”

    “以前?”司徒谨敏锐的从考波尔的话里抓住了两个关键字。

    考波尔点了点头,脸上却是一片黯然:“是的,以前,很久很久以前!现在,我们虽然也有战士,但是,他们的力量最多也就可以对付对付普通人罢了!”

    这点就算考波尔不说,其实司徒谨也早就察觉到了,虽然好几次看到巴查带着几百名兽人战士在山谷里面不停训练,但在司徒谨看来,那种训练跟普通人的训练并没有什么不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正因为早就察觉到兽人族没什么力量,所以当初看到那些桐山学生那样对待这些兽人的时候,司徒谨才会那样的愤怒!虽然兽人的长相跟人类有很大差距,但是在实力方面这些兽人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差别,桐山那些学生竟然用那种手段对付一群毫无力量的兽人,这种行为是司徒谨绝对忍受不了的。

    强者世界有强者世界的规则,弱者世界有弱者世界的规则,强者用对付强者的手段去对付弱者,这本身就是超越了规则的事情。就像是大人世界有大人世界的规则,小孩世界有小孩世界的规则,一个大人非要用对付大人的办法去对付小孩,这种事情谁能看得过去?

    司徒谨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反正在他这里,这种事情他是不会视而不见的,这无关正义与邪恶,只是他身为一个人的最起码的良知。可能他的这种思维受他前世生活的地球世界影响很大,但没有前世,就不会有如今的他!

    “是因为力量被存在于这片大陆上的阵法给压制住了,是吗?”司徒谨突然开口。

    考波尔看向司徒谨,用苍老的声音道:“是的,从这个阵法存在之日开始,我们兽人一族就彻底陷入到了被诅咒的命运当中。”

    突然,考波尔的语气一转,变的有些激动起来:“但那仅仅只是开始!他们把我们囚禁在这阵法之内不久,就陆陆续续有很多人类被传送到这片大陆,这些人类一看到我们,二话不说就对我们展开疯狂的屠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兽人族的人数很快就锐减到不足原来的一半!为了不被人类残杀殆尽,我们不得不分成大大小小近千个部落,然后由每个部落的长者带着大家去找安身之所了!”

    “他们?”杰兰特看向考波尔:“考波尔族长,你刚刚所说的他们不知道指的是谁?是锡兰大陆人吗?”

    考波尔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半晌,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司徒谨虽然没有说话,心中却已经对此有了些大概的猜测,根据考波尔所说,那陆陆续续被送进这片大陆的人类应该指的就是大陆学院的学生了,将兽人一族封印在一个大阵当中,并将大院学生不断送进这片大陆,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有某种关联的!大陆学院在这当中到底是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它的背后是否有什么其他势力?

    还有潼清筠,她身为大陆学院的院长,在这当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而且据潼清筠自己所说,她是唐顿人,唐顿人跟大陆学院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

    短短一瞬间,司徒谨脑中已经想了狠多问题,越想他觉得越混乱,到后来,他干脆不再往下想了,毕竟这些事真要说起来跟他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他也没必要去操心那么多!

    “考波尔族长,不知你现在跟我们说的这些跟你要我帮你办的事情之间有什么关系?”冷静下来,司徒谨直接问出主题。

    见司徒谨直奔主题,考波尔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苦笑了一声,道:“司徒先生,是这样的,就在前些日子,我刚刚得到消息,与我们部落距离不远的塔山部落,在被你们大陆学院的学生发现之后,遭到了十分残忍的对待,如果我们不知道同胞的处境也就罢了,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了,又怎能当做没看到!”

    “你是想让我们帮你们救出你口中那个塔山部落?”司徒谨还没说话,杰兰特开口问道。

    听到杰兰特的话,考波尔脸色有些尴尬:“我知道这种事情不应该来请求你们的帮助,但是我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如果我们自己出手,恐怕人没救出来我们自己就搭进去了!”

    杰兰特突然冷笑了一声:“考波尔族长,你为什么认为我们就一定会愿意出手帮你呢?你也说了,对方是大陆学院的学生,而我们也是大陆学院的学生,虽然平时我们各大学院在这片地域打的火热,但是说到底我们才是一路人,哪有为了外人打自己人的道理?你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杰兰特说完,考波尔更加尴尬了,偷偷看了一眼司徒谨,发现司徒谨并没有开口的意思,这让他心中更加不安了。

    司徒谨倒也不是故意不开口,而是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之前他虽然是毫不犹豫的救下了考波尔整个部落,但那是因为他当时对于考波尔整个部落的惨况亲眼所见,在那种情况下,他如果不出手的话,他自己都不能原谅他自己!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虽然考波尔说他的族人遭到了大院学生的残忍对待,但毕竟司徒谨没看到,心中也就没有太多的感觉,而且他也不是圣人,不可能一听说哪个兽人族有难,他就立马飞身过去帮忙,就算他有那个心,他也没那么大的能力,他可不是救世主,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要帮考波尔,那肯定是要拉上东华学院的学生,他自己还好说,但是他可没办法代表所有的东华学生!况且大家看待兽人的理念也肯定跟他大不相同!

    抛开以上这些不说,就是帮助兽人没有任何好处,而且说不准还会为此惹上一堆麻烦这一点,大家也肯定不会愿意出手!即便他以东华第一人的身份强制命令大家去帮助兽人,大家表面服从他,心里也不会服他!所以杰兰特刚刚说的那些,看似很无情,但其实却很明白的点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也正是因为这样,司徒谨才没有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