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司徒谨醒来
    没有太多的铺垫,影像刚一出现,就直接是血腥无比的画面。

    第14一幅画面的背景是一处十分广阔的荒原,荒原之上,十几个身穿大院院服的学生被另外三个赤身**的壮硕男子用极度残忍的手段杀死,这三个****男子每次出手都很果决狠辣,明明他们的手中没有任何武器,但是那些大院学生一对上他们,就脆弱的不堪一击,很多学生连一招都支撑不上,身体直接就被人那三个人给撕成了两半。

    第二幅画面背景是一处沼泽之地,这次大院学生人数多一些,有七八十人,在他们面前站着十几个同样是赤身**的壮汉,虽然大院学生人数占绝对多数,但是两拨人交手不过五分钟,所有大院学生都倒在了沼泽地上,尸体连片、血流成河。

    第三幅画面第四幅画面后面的所有画面跟前面的那两张画面都大同小异,每一张画面里面都有几个甚至是十几个身材壮硕的大汉,面对这些看起来跟大陆人有些异样的狂野大汉,东华学生的最终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而且是惨死!

    画面不停闪过,虽然是隔着水晶屏幕,但是那血腥而又残忍的画面却让房间中的每个人都看的有些心悸。

    最后,影像定格在某个画面,终于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站在水晶屏幕前方,看着潼清筠,语气恭敬道:“院长大人,近十天来我们已经接收到了上百个类似刚刚那些画面的影像图,刚刚播放的那十几幅画面只是我们从那些影像图中随意截取出来的几个画面而已!”

    从刚刚看到那影像图的第一眼开始,潼清筠的表情就出现了一丝轻微的波动,等看完所有的影像画面,再听到中年男子刚刚说过的话,潼清筠的表情罕见的凝重起来。

    “这是?”她的一双美目紧紧盯着紫色水晶屏幕中停格下来的最后一个画面,画面当中,两个魁梧大汉满手鲜血,仰头大笑。

    “没错!是波塞人!”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突然颤颤巍巍的开口:“他们重新回来了!他们真的重新回来了!”

    老者说完这句话,整个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半晌,坐在潼清筠另外一边的一个男子又开口道:“院长大人!我们必须把这件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帝国!”

    潼清筠略微沉思,随即开口向那中年男子问道:“有没有统计出来,我们死在那些人手中的学生一共有多少人?”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随即道:“已经有两千多人了。”

    中年男子说完,潼清筠表情出现了一瞬凝滞,就在这时,房间内一个中年女子开口道:“我们要不要先让学生从兽人大陆中撤离出来?”

    “撤出来?”潼清筠还没说话,一个老者立马开口反驳:“兽人大陆上的封印大阵需要源源不断的杀戮气息滋养才能运转,如果我们现在把所有学生都撤出来,大阵的封印效果至少要降低一大半,到时出现的后果谁能承担得起?”

    老者话落,房间内顿时噤若寒蝉,刚刚说话的中年女子更是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一句。

    潼清筠伸出一手轻轻的扶了一下额头,随即道:“你们有没有派人去兽人大陆?”

    听到潼清筠的问话,坐在潼清筠身边的老妪立马道:“院长大人,这正是我们要跟您说的,一周之前,我们五大学院分别派出了五名教师,组成了一支探查小队进去兽人大陆探查情况,可是一周时间过去了,这支探查小队没有传回来一点消息,而且我们也没办法联系到那只探查小队的任何一名人员,估计”

    老妪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潼清筠面色凝重的想了想,然后开口道:“你们先把这个消息传回帝国吧,看看帝国是什么意思,至于那些波塞人,我会亲自去接触一下!”

    潼清筠说完,她本来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紧接着,只见她周围的空间一点点扭曲,然后,她的身影就那么凭空的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房间内的众人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显然,他们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过潼清筠的这种离开方式了。

    见潼清筠离开,这些人又坐在房间里面讨论了一会,随后才纷纷离开。

    百牙山东华大本营,一个宽敞的木屋内。

    昏迷多日的司徒谨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的视线先是在整个房间扫过,随后定格在了坐在他身边的的一个女子身影上。

    微微愣了几秒钟,司徒谨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清筠?”

    一开口说话,司徒谨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沙哑的不成样子。

    听到司徒谨说话,本来侧身坐着的潼清筠微微侧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司徒谨,开口道:“你醒了?”

    司徒谨点了点头,对于醒来就看到潼清筠坐在自己身边的事还是感到有些不太真实,好一会都没有开口说话。

    见他这幅样子,潼清筠脸上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在极寒之地吃了那么多苦头还不够?竟然一回来就把自己弄到了床上!”

    司徒谨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你就别打趣我了!我也不想,事非得已!”

    说完,司徒谨看着潼清筠道:“对了,你不是说有事要去办么?事情办完了?”

    潼清筠想了下,随即开口道:“算是吧!”

    “算是?”司徒谨剑眉挑起:“我怎么觉得没那么简单?是什么事情,方不方便跟我说?”

    司徒谨话刚落下,还没等潼清筠说话,突然,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推来,紧接着,几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这几道身影正是杰兰特几人,从司徒谨昏迷那天开始到现在,他们每天都会过来看司徒谨一眼。

    看到已经醒来的司徒谨,杰兰特几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喜色,可是,紧接着,当他们注意到坐在司徒谨床边的潼清筠时,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愕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