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八十章 你们还没有问过我!
    随着奥列克将身上的威压陡然间散开,在场的所有东华学生都是面色大变,不同于刚刚普恩散发出的那种淡淡的威压,奥列克散发出的威压浓郁的让人生不起丝毫反抗的心思。

    本来还在下面大吵大叫的东华学生,一接触到这种无形的压力,立马纷纷后退,一些修为较差的更是口鼻冒血,耳聋眼花。

    而做完这一切的奥列克连看都没再往下方看一眼,那样子看起来好像他做的这一切只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这家伙是谁!怎么好像比普恩还要厉害很多?!”

    “太强悍了!进入学院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家伙!”

    “特里斯坦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东华除了司徒老大肯定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哎!我看未必,就算司徒老大很厉害,但也未必能打得过这个人!”

    “有道理啊!特里斯坦都被这么轻易的击败了,依我之见,司徒老大也不会比特里斯坦强上多少吧?!”

    “先别说这么多,问题是司徒老大人现在在哪啊?”

    “是啊,没见司徒老大出谷啊!司徒老大为什么还不出现?”

    随着东华学生被奥列克的完全压制,这个时候,所有东华学生更加期待司徒谨的出现,不管怎么样,司徒谨现在几乎可以说就是东华实际上的第一人,在东华学生的心理,已经将司徒谨当成了精神支柱,如果此时此刻司徒谨不出现,那么对东华学生的打击将是巨大的。

    可以说,即便桐山普恩小队就此离去,什么都不再做,也会在东华学生的心中烙下深刻的阴影,这些日子以来大家刚刚建立起的自信心随时都有垮掉的可能。虽然对方是五大学院之一的桐山学院,但是东华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在对方五人其中一个人的手上走过两招,这已经不单单是脸面上的问题了。

    在这片死亡地狱,多数时候确实都讲究抱团生存,但那也只是多数时候而已,一个团体或者一个学院的最终走向,还是要看站在这个团体最顶端的那一两个人的实力如何,而大院如今所形成的的这种格局,也只是由少数站在最顶尖的精英强者所决定的。

    说到底,各院之所以选择抱团生存,也是一种强者和弱者的相互选择而已,弱者选择依附强者,不然仅凭他们自己,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而强者则选择接受弱者的依附,同时,对弱者也就有了相应的支配权力。

    如今这个局面,司徒谨如果再不出现的话,东华学生会觉得司徒谨在面对桐山的时候主动选择了逃避,而司徒谨出现了却又打不过人家的话,大家则会觉得自己学院最厉害的一个人都败在了对方手上,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最终结果是这两张的哪一种,对于现在刚刚重生的东华来说都是非常致命的一击。

    看到奥列克竟然在无形之中就伤了很多东华的学生,奥列克身边站着的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不满的喊道:“奥列克!在来之前你明明答应过我你不会伤人的!”

    听到这声音,奥列克看了一眼身边的那女子,一副提不起干劲的模样道:“哦哦!对不住对不住,只是我可没有想到这帮家伙竟然会这么弱!简直是不堪一击!”

    奥列克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场的人却都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他身边的几个青年看着下方的那些东华学生,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嘲笑的神色。

    “说起来,你说的那个叫司徒谨的家伙呢?”奥列克再次斜眼看了一眼那女子,然后开口道:“我们来了这么久了他还没出来,那家伙不会是个胆小鬼吧?”

    听到奥列克的话,站在对面的特里斯坦四人都是一脸怒容的看着奥列克,特里斯坦示意加雷斯放开他的手,看样子是打算再度出手,可没想到,奥列克突然看向特里斯坦,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赶快算了吧!实话说,你们几个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算再试多少次也是没用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

    奥列克话刚说完,目光突然被前方不远处的一座石雕所吸引,他那双睡眼惺忪的双眼中忽的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了几分。

    加雷斯几人正因为奥列克那极度狂妄的语气感到极度火大,这时,只听奥列克开口道:“那个石雕是谁雕刻的?不错嘛!”

    “嗯?”突然听奥列克说起石雕,所有东华学生都顺着奥列克的视线朝前望去,只见立在前方的正是司徒谨前些日子雕刻的那个花像石雕。

    这些日子以来,基本上每个练习剑术的东华学生都到那个石雕面前去参详过一段时间,虽然不能说每个都有太大的收获,但也多多少少都能有所领悟,这会听见那个叫奥列克的男子问起那个石雕,东华学生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肯定是那个叫奥列克的家伙也看出那个石雕的与众不同了。

    “那是我们司徒老大雕刻出来的!”很快,便有东华学生大声朝着奥列克喊道,语气中充满了自豪感。

    “这样啊!”奥列克想了想,突然看向对面的杰兰特几人:“那我倒是对那个家伙有点兴趣了呢!既然你们说他现在有事不在,那你们几个就跟我走一趟吧!等什么时候他来找你们了,我自然会放你们回去!”

    “喂!奥列克,队长还在这里,你少给我擅自做决定!”戴福尔一脸不满道。

    这时,普恩却笑眯眯道:“别这么生气嘛!戴福尔,就按奥列克说的去做就好了!谁叫我们今天来找的那个人不在呢!”

    “哼!”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加雷斯终于忍不住开口:“想让我们跟你们走?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除非我们死掉,不然你们休想得逞!”

    普恩看了一眼加雷斯,两边嘴角往上一弯,露出一副非常奸诈的模样:“你们不想跟我们走也可以,不过下面那些你们学院的学生可就要遭殃咯!”

    听到普恩的话,所有的东华学生都是一脸怒容,普恩这已经明显是**裸的威胁了,不过大家怒归怒,心里也明白如果对方要带人走,他们是阻止不了的,眼下已经不是人多和人少的问题了,而是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的问题,确切说,是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问题。

    “走吧!不用我们动手吧?”普恩又是一脸让人不舒服的笑容。

    杰兰特几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心中正要有所决定,一道声音突然从后面淡淡飘来:“想带他们走,你们还没有问过我同不同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