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把七十四章 好冷!
    潼清筠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她将目光从司徒谨手上的笔记本上面收回,然后开口问道:“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司徒谨立马道:“奥莉芙!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潼清筠的头微微地下,半晌,开口道:“没有。”

    司徒谨也就是那么一问,也没真想着潼清筠会认识他的母亲,毕竟大陆学院很大很大,而且里面的人也很多,两个同处在这里的人就算不认识也很正常,心里这样想着,所以当潼清筠说没听过他母亲的名字时,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只见潼清筠突然对着他伸出一只手:“你把你手上的两个笔记本拿给我看看。”

    听到潼清筠说要看笔记本,司徒谨直接将两本笔记本递到了潼清筠的手中。

    潼清筠拿过笔记本,翻开几页看了看,然后突然开口道:“这两本东西对你来说应该非常有用。”

    “嗯?”司徒谨一副不解的样子:“什么意思?”

    潼清筠一边用手慢慢的继续翻动笔记本,一边淡淡道:“这两个笔记本上所记载的东西都是关于兽人大陆上各种东西的分布区域和分布情况的,而这些东西当中有很多都是大陆学院规定的可以兑换积分的物品,对于身为大陆学院学生的你来说,应该没有什么比这两本笔记本对你来说更有用了吧!?“

    对于潼清筠口中的“兽人大陆”,司徒谨一下子还没明白过来是哪里,看着潼清筠道:“兽人大陆?”

    “就是被你们称为“死亡地狱“的地方。”潼清筠淡淡道。

    一听说兽人大陆就是死亡地狱,司徒谨感到非常意外,本来他以为死亡地狱应该是异域空间中的某地域,但听潼清筠刚刚那么说,他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眼下他也没有就着这个问题往下深想,他现在更加震惊的是关于潼清筠刚刚说的这两个笔记本里面记载的东西。

    “真的假的?”他伸手从潼清筠手中拿过一个笔记本,然后随意翻看一页,仔细看了一下。之前不知道这笔记本里记载的是什么的时候,他觉得看里面的文字是一头雾水,现在听潼清筠这么一说,他再看,立马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比如这一页上面记载着的两句话:

    “雷云豹,八级雷属性魔兽,多在迷幻深林外围一带活动,速度快,不易捕获。”

    “白金草,根部白色,珍贵草药,多分布在百花谷一带,周围一般有刀甲虫守护。“

    司徒谨又随便翻了几页,发现每页当中记载的语句都跟他刚刚看到的那两句类似,再结合潼清筠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心下感到极度吃惊,如果这两个笔记本上面记载的一切都是属实的话,那这两个笔记本可就珍贵了!

    司徒谨相信,如果其他大陆学院的学生知道他手中有这种东西,肯定不惜代价也要把这两个笔记本给抢走,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两个笔记本本身就代表了无穷无尽的积分。

    对于普通的大院学生来说,积分在他们眼中就代表着毕业,而能从大陆学院毕业,本身就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

    锡兰大陆之上,无论是哪个国家,对于能从大陆学院毕业的学生都相当认可,毕竟能活着走出大陆学院,本身就已经代表了这个人的能力,而对于有能力的人才,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极度稀缺和珍贵的。

    如今,大陆上的局势非常复杂,虽然表面看着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却已经暗流涌动,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在暗暗为自己国家未来的出路做出长远谋划,以迎接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到来的大乱之世。

    在这样的一个时期,每个国家对于人才都是极度渴求的,而从大陆学院走出的学生就是它们最好的选择,这些国家不需费尽心力、也无需花费时间去证明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人才,因为能从被称为“死亡地狱”的大陆学院毕业,本身就已经证明了这个人的能力。

    当然,积分的毕业作用只是相对于那些普通的学生来说而已,其实,积分的作用当然不只是这么简单而已,当积分到达了一定高度,那又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世界了,对于如今的司徒谨来说,他距离那个世界还非常遥远。

    从笔记本上收回视线,司徒谨习惯性的挑起了俊眉,然后陷入到了深思当中。他在想他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手中会有这样的笔记本存在?

    不过,他也只是稍稍的想了想而已,便不打算再去想了,因为他明白他现在所掌握的线索太少了,就算胡乱猜测一些什么也根本没有意义,与其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想,顺其自然。

    说实在的,因为他刚一出生没多久,奥莉芙就去世了,所以他心中对于自己这个母亲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加上一直以来,家中又很少有人提起他的母亲,这让他对自己的这个母亲就更加感到陌生了。

    因此即使知道了一些关于他母亲的事情,司徒谨心中依旧可以很冷静的对待,就跟他平时一直很冷静的对待处理其他事情一样,当然,这些事情不包括跟潼清筠有关的事情

    潼清筠把手中的笔记本递还给司徒谨,司徒谨立马接了过来,然后将白**法袍和那两个笔记本又重新收好。

    就在司徒谨刚刚收好那几样东西之后,他突然觉得后背又疼又痒,紧接着,他又觉得身体内部好像一瞬间被冰块填满了一样,寒气不断外散,冷的让他说不出话来。

    在外人看来,就会发现司徒谨的嘴唇一下子变成了青色,脸色也突然间白的可怕。

    就在潼清筠刚刚注意到司徒谨的异常时,司徒谨已经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不住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嘴里不停喃喃道:“好冷好冷”

    眼看着他的身体就要滚到火堆里面,潼清筠一下抬起身体,然后伸手抓住了司徒谨的衣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