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母亲是唐顿人?
    听到司徒谨的问话,潼清筠没有抬头,依旧看着面前的火堆,淡淡道:“算是吧。”

    见潼清筠不想细说,司徒谨也没继续再问,二人就这样静静坐了好一会,司徒谨又开口道:“对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说完,他立马反应过来他们现在是在这片冰雪世界中,赶紧又加了一句:我指的是死亡地狱。“

    潼清筠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你呢?你为什么也会在那里呢?”

    司徒谨笑笑:“我是大陆学院的学生,按照学院规矩,当然要进死亡地狱。”

    潼清筠轻轻点头,突然开口道:“那就是了,我是大陆学院的院长,你身为学生能进去,我身为院长当然也能进去了。”

    司徒谨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反应过来潼清筠说了什么,震惊的差点没从地上一下子站起来:“什么?院长?你?”

    说完,他依旧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不是跟我说笑吧?”

    潼清筠语气平和的开口:“怎么?难道我不像吗?”

    “不是不像!”司徒谨立马接过话语,想了想,缓缓道:“只是......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会是大院的院长。”

    其实不管潼清筠说她自己是什么身份,司徒谨都不会太过吃惊,因为潼清筠看起来本身就不像是寻常女子,但是“大院院长”这个身份,是司徒谨万万没有想到的。

    身为大院下方近百学院当中一所普通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司徒谨觉得院长对他来说是个非常遥远的存在,没想到这个存在如今就在他的面前,而且,这个人现在还刚刚成为他的女朋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司徒谨在心中好好消化了一下这件事情,直到感到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冲击力没那么大了,他才又开口问道:“那么你是哪个国家的人呢?应该不会生来就是大陆学院的人吧?”

    司徒谨刚刚问完,潼清筠立刻稍稍抬眼看了司徒谨一眼,这一眼让司徒谨觉得有些尴尬,他也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好像是太多了,这么刨根问底的,好像要把人家整个人都给调查一遍一样。

    他对潼清筠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是我问的问题太多了,只是因为你已经答应跟我在一起了,所以我也想试着多了解你一些。”

    潼清筠收回目光,然后开口道:“跟你一样。”

    “嗯?”司徒谨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潼清筠是在回答他刚刚的问题,立马又是一惊:“跟我一样?这么说,你也是来自亚罗帝国?”

    这次,倒是轮到潼清筠有些意外,她侧过脸,看着司徒谨道:“你不是唐顿人吗?”

    “唐顿人?”司徒谨有些懵了,不知道潼清筠是根据什么判定他是来自那个超级帝国的人:“你在说什么?我是地地道道的亚罗人,一出生就生活在亚罗帝国!”

    “原来是这样。”潼清筠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平缓,略微沉默,然后开口道:“就算你真的出生在亚罗帝国,你也不一定就是亚罗帝国人。“

    见司徒谨还要开口反驳,潼清筠接着道:“退一步说,就算你的父母不全是唐顿人,他们当中也肯定有一个是唐顿人,你的身体当中肯定有唐顿人的血液。”

    见潼清筠如此肯定自己是唐顿人,司徒谨心里十分不解:“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的身体里面肯定流淌着唐顿人的血液?”

    潼清筠看着司徒谨:“因为你的魔法派系一看就是唐顿魔法派系,除非你的体内流淌着唐顿人的血液,不然你是没办法修炼圣耀魔法的。”

    潼清筠的话在司徒谨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他没继续去问潼清筠什么是圣耀魔法,或是怎么能看出来他修炼的是圣耀魔法!不是他不想知道,而是潼清筠刚刚跟他说的那几句话就已经够他消化很久的了,他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些什么,但是细细一想,又一点头绪没有。

    突然,他脑海中亮光一闪,突然想到潼清筠刚刚说的就算他父母不全是唐顿人,也肯定有一个是唐顿人的话,他觉得自己终于有点头绪了。

    是啊!他只知道他的父亲司徒南肯定是亚罗帝国人,但是他的母亲呢?他对她的母亲根本一无所知,对了,司徒谨突然想到他在出帝国之前,他的奶奶曾经跟他说过他的母亲就是从大陆学院出来的,还给了他一些东西。

    他将意识探入储物戒指,在里面探查了一下,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他奶奶给他的那几件他母亲留下来的东西,一件白色的魔法袍还有两个厚厚笔记本,司徒谨将它们从储物戒指中拿了出来。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司徒谨缓缓开口:“我刚一出生没多久,我的母亲就因难产而去世了,除了她的名字,我对她是谁和她从哪里来根本一点都不知晓,我甚至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将白**法袍和笔记本托在手中,司徒谨看着它们,继续道:“这是我在离开亚罗帝国之前,我的奶奶转交给我的东西,说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东西,或许......她真的是唐顿人!?”

    突然听司徒谨说起自己的母亲,潼清筠本来还有些不解,下一刻,见到司徒谨突然拿出来的白**法袍,她微微一怔,随即淡淡道:“不会错的,你手中拿着的白**法袍就是圣耀魔法师的魔法袍。”

    司徒谨没有说话,他伸出一只手,拿起魔法袍上的其中一本笔记本,然后随意的翻了几页。

    就在这时,只听潼清筠的声音突然出现了一丝很明显的波动:“这是......?”

    “嗯?”司徒谨抬起头,看着潼清筠:“怎么了?这是我母亲留下的笔记本,说起来,听奶奶说母亲好像以前就是从大陆学院出去的,也许你会知道她也说不定,你是不是见过这本笔记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