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尴尬
    司徒谨的手不停的在潼清筠的**上来会游动,明明周围冷的刺骨,但是他的身体却越来越热,内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随着这把火越燃越旺,他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知觉,并且越来越灵活。r?anw?e?nw?ww.

    他的下体紧紧顶在潼清筠的身上,就在某个瞬间,他的舌头突然从潼清筠的口中撤离,紧接着,他的嘴唇从潼清筠洁白的颈项上一路下滑,先是颈项下面的锁骨,接着是锁骨下面的两团丰盈,为了方便自己的动作,他的双手将潼清筠的**微微抬起,自始至终,潼清筠都没有制止他。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多久,眼看着二人之间的最后一层张障碍就要突破,司徒谨的动作却戛然而止,眼中的**之色被他一点一点压了下去,最后,恢复了清明。

    而就在司徒谨刚刚停下动作之后不久,潼清筠紧闭着的双眼也缓缓睁开,二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在一起,司徒谨立马心虚的选择了移开。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事实上怎么解释都没用,如果说把人家衣服脱了抱在怀里还勉强能解释成是为了帮人家取暖,那现在呢?对人家又摸又亲又吻,就差男女最后一道线没破,也是为了给人家取暖吗?这么无耻的话司徒谨可说不出来!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突然怎么了,看着潼清筠,脑子一热就亲了上去,后来当潼清筠放弃抵抗时,他的意识就已经恢复了一丝清明,但是虽然脑子里面一直有道声音在提醒他赶紧停下,可是他却怎么都停不下来,直到在二人之间走到最后一步之前,他好歹强迫自己停下了动作。

    前世今生,这是司徒谨第一次跟一个女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状态,他在感情上虽然算不上是白痴,但是在这种怪异的氛围下,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眼神不停的闪躲,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甚至在想,就算潼清筠现在出手杀了他,他也认命了,心里还忍不住自我嘲讽了一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是,出乎司徒谨的意料,潼清筠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对他怎样,只是再次试着起身,这一次司徒谨可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任凭潼清筠一点点撑起身体,最后潼清筠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

    潼清筠就是潼清筠,明明身上一丝不挂,明明一个男子就躺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但是不管是她的神情还是她的举止都没有一丝扭捏,她只是很坦然的站了起来,很坦然的转过身,然后很坦然的走到火堆旁边,拿起司徒谨之前脱掉并扔在那里的衣服。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具完美的女性**,光滑洁白、凹凸有致,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冰冷彻骨的妖娆感,仿佛是人世间最精致的雕像一般,充满了绝命的诱惑力,司徒谨有一瞬间出神。

    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切是真实的吗?他竟然把这样一个女子给抱在怀里摸了个遍?这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就在司徒谨还在那发呆的时候,潼清筠已经从两人的衣服堆里捡起了自己的衣袍,没想到,就在她刚刚弯身拿起衣袍的时候,因为不小心带起了司徒谨的上衣,突然有几个东西从司徒谨的上衣口袋内掉了出来,直接摔倒地上,发出了几道清脆的”啪嗒“声响。

    司徒谨的目光和潼清筠的目光同时转移到了地上,只见地上趴着几个小石雕像,那些雕像都是司徒谨平时练手的时候雕刻的,无一例外都是潼清筠的小雕像。

    看到那几个小雕像,司徒谨这下是彻底尴尬了,为了掩饰这种尴尬,他甚至下意识的开始咳嗽起来。

    “咳咳咳......”

    他也不敢抬头去看潼清筠此刻是什么表情,说真的,他在当时雕刻这些小雕像的时候压根就没没有去想太多,只是顺着自己的意识去雕刻而已,也从没想过有遭一日潼清筠会看到这些关于她的小雕像,哪知道眼下会发生这一幕?

    石洞中此时异常安静,气氛却也异常的尴尬,司徒谨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仿佛要跳出来一样,到后来,他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的这种剧烈跳动的声音,他相信潼清筠也肯定听到了这个声音。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极度异常的气氛,他一把将身上的被子掀开,然后站起身子,走到潼清筠身边,也没去看身边的潼清筠是什么表情,直接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然后转过身,背着潼清筠开始穿戴起来。

    其实,看到地上的那些小雕像,潼清筠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微微怔了一下而已,但是,当司徒谨转过身体背对着她开始穿衣服,露出那一片又红又肿的后背时,潼清筠的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

    司徒谨那大片红肿的后背已经彻底被冻伤了!因为之前躺在冰冷的地上太久,加上地下那些刺骨的寒气不停的钻进他的肌肤,所以他的后背才会这个样子。

    司徒谨此刻还没察觉到自己后背的冻伤,他虽然是在穿衣服,但脑袋却乱极了,不如说,两世为人,他的脑袋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混乱过。

    他的脑中闪过很多画面,都是跟潼清筠有关的,从二人在兽山上的第一次见面,一直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不停的冲击着他的脑海。

    司徒谨心中不停的在问自己,为什么每次他一见到潼清筠心中就会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为什么每次在潼清筠面前,他的情绪总是会轻易波动起来?为什么他雕刻的石像多是关于潼清筠的石像?为什么他此刻会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这些问题司徒谨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现在突然一想,一个越发清晰的答案渐渐浮现出了他的脑海。

    他手忙脚乱的将衣服和裤子套在了身上,扣好衣扣之后,他突然转过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潼清筠的脸,仿佛要把潼清筠整个人给看透一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