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章 男女之间
    听到潼清筠的话,司徒谨心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们之所以会来到这片冰雪世界,果然是跟潼清筠的某种能力有关系,对于这种能力司徒谨心里也有所猜测,现在却是更加确定了。

    他看着潼清筠,语气淡淡道:“既然你清楚我为什么这么做,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至于你说要把我留在这里?呵!貌似你自己现在都没办法出去吧?!“

    似是没有料到司徒谨会这样说,潼清筠微微一怔,没有再说什么,她压在司徒谨身上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

    司徒谨立马感到潼清筠的两只手从他的手掌中抽出,掌心平压在他的胸膛上,试图撑起自己的身体。

    “你要起来?”他话才刚问出口,就感到潼清筠压在他胸口的双臂突然一软,紧接着她那具已经微微撑起的**又狠狠的落了下来,压在了他的身上。

    可能人体持续散发出的热量确实惊人,加上是两具贴在一起很久的身体,累积在一起的热量就更加惊人!

    司徒谨不知道他睡过去了多久,但是他觉得他的身体至少不像是昏睡之前那么冰冷麻木了,而且还多了一丝热量,这样一来,他也就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知觉。

    本来潼清筠的身体贴在他的身体上时,他还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但是当潼清筠先是微微抬起身体,然后又一下子压了下来时,<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19f09bbaff868dffa288fea29ff19ca2fe839d3333f1a681ff8590f19aa159fc9094f09bbafda1bdfc82bbff868df1a4b6fe839dfda1a9">[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盈突然一下子撞在了司徒谨的身上,让司徒谨心中立马一荡,身体好像也一下子热了起来。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只要不是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当怀里抱着一个这样的美妙尤物时,下半身不可能不出现反应,司徒谨非常正常,所以就在潼清筠的身体刚刚落在他身上的同时,他的下半身立马起了反应。

    他脸色一红,感到非常尴尬,就在这时,一股幽兰清香突然窜进他的鼻孔,司徒谨微微抬头,潼清筠那优美的唇形立马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虽然那两片厚度适中的嘴唇此刻看起来毫无血色,甚至是有些苍白,但不能否认,这两片嘴唇却依旧不失它们原有性感,尤其是它们微微张开,并向外喷出淡淡的清香时,那一幕对于所有见到它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世间上最绝命的诱惑!

    “轰!”

    司徒谨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子从内部炸开,这一刻,周围世界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他的眼中就只剩下那两片性感的嘴唇。

    在他意识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他的嘴已经微微张开,一下子含住了潼清筠的嘴唇。

    就像是鱼儿无法在水中畅游、飞鸟无法在天空翱翔,当司徒谨没有吻住潼清筠的时候,他的心中是那么的焦躁、那么的急切,可是,当他一触碰到潼清筠的嘴唇,这种焦躁和急切立马就消失不见,司徒谨那颗浮动不定的心也立马就安稳了下来。

    他的呼吸依旧非常的起伏不定、非常的灼热,但是,他的心中却前所未有满足,被子下面,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潼清筠那曼妙的腰肢,将她的身体紧紧箍在自己的身体上面,不希望她逃离,也不允许她逃离!

    他的嘴唇先是在潼清筠的嘴唇外面不停的吸允,但很快,他就又开始不满足了,就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他突然撬开了潼清筠的贝齿,然后舌头长驱直入,直接窜进了潼清筠的口中,很快,他便在里面找到了潼清筠的舌头,并迅速缠了上去,缠着她跟自己一起沦陷。

    可能是完全没有料到司徒谨会突然做出这些举动,直到司徒谨的舌头已经卷住了自己的舌头,潼清筠才微微有些缓过神来,她那双从来都是平静如水的双眸中终于浮现出一丝很明显的错愕。

    紧接着,她下意识的想要抽离身体,但是,她现在的身体极度虚弱,跟一个普通女子并无两样,加上被子下面,司徒谨又紧紧的箍住了她的身体,她根本就无法动弹。

    意识有那么短短一瞬间的停顿,潼清筠微微抬眼,当看到司徒谨那张年轻而又俊美的脸庞时,她的眼中忽然浮现出一丝迷离的色彩,脑中那些逐渐模糊的画面突然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

    一个一身华服的英俊男子站在一个绝美的女子面前。

    “清筠,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把不同的人分成不同的等级?大家在一起愉快的相处难道不好吗?”

    “清筠,你难道也跟他们的想法一样吗?觉得应该把不同的人、不同的种族分成三六九等?”

    “清筠,你说人的生命不应该是平等的吗?”

    画面一转,里面依旧是一个英俊的男子和一个貌美绝伦的女子,不同的是,男子的脸已经不是刚刚画面中那个男子的脸,而是变成了司徒谨的脸。

    “怎么,出手救人也需要理由吗?你可别告诉我,在你心里也把不同的人、不同的种族分成三六九等?”

    “我没什么想法,在我心中没有什么种族之分,我只知道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两个画面中男子的身影渐渐重合在一起,最后停格在司徒谨那张棱角分明的俊颜上面,被子下面,潼清筠那本来不停试着从司徒劲手上抽离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一双美目也渐渐合上,她竟然不再抗拒司徒谨的动作。

    对于潼清筠的这一转变,司徒谨几乎是立马就察觉到了,他没有去细想为什么,也来不及去想!

    被子下面本来握住潼清筠腰肢的双手突然放开,一点一点向上移动,<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57b1cbd7b2c7d9b2cbffb1eaebb1efd2b0faf7bfd4ef17b2dedabed5f4b3eff3b2ccf5b3efe7">[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盈上面停了下来,<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ca2e715c2348692c56662c576f2f766a2f764a2d504e2f474b2c464d2d604b2d4e7c2e724a2c40402c456b2e77452e704c2348692e726e2f51688a2c555e227765">[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就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身下突然传来一道很轻很轻的嘤咛声,这道声音让他终于恢复了一丝丝清醒,手上的动作下意识的由粗鲁变成了温柔。

    潼清筠的身体立马因为司徒谨的动作而微微颤抖起来,她的眼睛闭的更紧,心底却传出一道很深的叹息声。

    (今天思路不畅,更的晚了点,晚点还有两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