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对你的惩罚!
    虽然怀里抱着的是一个绝世美女,但是司徒谨却压根生不出什么其他想法,他只觉得自己怀里好像抱着一块大冰块,加上他是仰躺在地上,将潼清筠的身体放在他自己的身体上面,这样一来,地下的寒气不断向上冲进他的身体,不到一会工夫,他刚刚缓过来一些的身体就再次渐渐失去了知觉。

    这种寒冷跟寻常的那种寒冷完全不同,这是一种极度冰寒彻骨的寒冷,在这片寒冷之地,哪怕人穿的再多,也无法抵御寒气进入身体之内,除非用什么法宝或是法术完全防护住自己的身体,才能抵挡住这无孔不入的阴冷寒气。

    期间司徒谨也曾好几次试着催发自己体内的魄气,打算用魄气抵御周围不断入侵他体内的寒气,但是他虽然可以在体内凝聚出很多魄气,可那些魄气只要一出了他的身体,就立马消散不见,连几秒钟都难以维持,搞到后来,没有弄出魄气防护身体,倒是把他自己给累得不行,无奈,司徒谨只能作罢。

    被子下面,一个男人的身体和一个女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毫无一丝缝隙,男人好看的双手紧紧包裹住女子的两手,并顺势将两臂交叉环在女子的腰间,好让女子的身体能更加贴近他。

    这本来是一副让人看了会立马感到血脉贲张的画面,可是不管是我们的男主人公还是我们的女主人公,对此都毫无知觉。

    司徒谨是被冻的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而潼清筠则是毫无意识,还处于昏迷状态当中。

    刚开始时司徒谨的意识还非常清晰,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眼皮也开始慢慢打架,虽然他不住的提醒自己不能这样睡过去,但是,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他终于还是闭上了双眼,然后就没有再睁开了

    “嘀嗒嘀嗒”

    司徒谨觉得自己仿佛躺在一片柔软的云朵里,四周除了蓝蓝的天空,便是大片大片雪白的白云,那些白云缓慢的转着圈圈环绕在他的身边,看起来触手可及。

    他试着伸出一只手往前面离他最近的那片白云轻轻的抓了抓,入手处一片柔滑丰满,这种感觉让司徒谨感到迷醉,他又连续的在那片白云上面抓动了几下,这时,耳边却传来阵阵不和谐的音律。

    “嘀嗒嘀嗒”

    “好吵”他张嘴嘟囔了一句,随后又模模糊糊道:“修,你在搞什么啊?快把闹钟给我关了!”

    “嘀嗒嘀嗒”

    “修,我说话你难道没听见吗?”

    这次,司徒谨的吐字终于清晰了一点,但是,却依旧没有人回答他。

    “嘀嗒嘀嗒”

    “修!”司徒谨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可是,他的声音才刚刚出口,就像是被吞音机给吞掉了一般,戛然而止。

    不是修,是一张女人的脸,这张脸精美绝伦,会让天下所有看到的男子都顷刻沉沦,会让天下所有看到的女子都立马自惭形色。

    “你”迎上女人那平静如水的明眸,司徒谨整个人微微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他如今正跟潼清筠待在一处冰雪天地的石洞中。

    “你醒了?”完全清醒过来之后,司徒谨的第一反应就是欣喜,欣喜潼清筠终于醒了过来。

    可是,潼清筠看向他的目光中却明显夹杂了一丝淡淡的愠意:“你的手还没有抓够吗?”

    “嗯?”司徒谨一脸错愕,不知道潼清筠突然说的是什么意思。

    二人的脸因为身体原因靠的非常之近,近到潼清筠一开口说话,司徒谨都能闻到从潼清筠口中吐出的清香气息,虽然那清香的味道很淡很淡,但是司徒谨却觉得非常好闻。

    他的视线又往旁边看了看,见旁边的火堆依旧还在燃烧。

    因为已经燃烧了一段时间,产生的热量升到上空将石洞上面的冰层都给融化了,而融化后的水滴直接落到地上,所以才会发出那种“嘀嗒嘀嗒”的声音,而这声音正是司徒谨之前在梦中听到的声音。

    “立刻把你的手拿开!”司徒谨正在那看着洞顶发呆,潼清筠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但是这一次,却明显多了一丝丝情绪在里面,虽然很不明显,但司徒谨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丝情绪。

    他正想开口问清楚潼清筠到底在说什么,突然,感到右手下面传来一阵温暖而又柔软的美妙触感,他有一瞬间出神,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手里抓着的竟然是潼清筠的胸部,他的脸色蓦地一红,猛的抽回了放在潼清筠身上的右手。

    可是这一收手,他的手臂又不小心触碰到了一处圆润的挺翘之地,这次司徒谨没有反应迟钝,他立马反应过来自己碰到的地方竟是潼清筠的臀部,这下,他的脸更红了,被子下面的手也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只能悬停在被子上方。

    忽然,他想起自己跟潼清筠现在是赤身**的抱在一起,他赶紧抬头,急着对潼清筠解释道:“那个我不是想占你”

    “闭嘴。”司徒谨刚一开口,声音立马被潼清筠给打断。

    潼清筠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淡然、那么平和,就跟司徒谨以往多次听到的一样,可是就是这样平淡的声音,却会让听到的人心中难以对她生出一丝违逆的心理。

    当然,司徒谨对潼清筠不存在怕不怕这一说,他现在只是觉得自己确实有些理屈,虽然当初将潼清筠脱光衣服抱进怀里的时候,他没有去考虑那么多,但是不管处于什么情况,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的衣服脱光抱在怀中,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十分越矩的事情。

    “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我很清楚,你不必再跟我解释!”潼清筠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潼清筠的这句话,司徒谨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他将这口气咽下去,就听潼清筠紧接着道:“可是,清楚归清楚,这不代表我可以原谅你!作为对你的惩罚,就将你留在这片世界中自生自灭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