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别吓我!
    听到这道声音,司徒谨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整个人一喜,微微侧头,却看不到潼清筠的脸。

    “你醒了?”

    司徒谨说完,半晌没有听到回音,以为潼清筠又晕过去了,正想停下看看,突然听到潼清筠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很低很低,但是他却清楚的听到了。

    “这次是这里吗!?”

    很明显,潼清筠的这句话不是对司徒谨说的,但司徒谨还是开口道:“这里?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又是一阵沉默。

    “喂!你不是又晕过去了吧?”因为风很大,所以司徒谨必须要很大声的喊才能传出一点点声音。

    可是依旧没有人回应他。

    他刚想把潼清筠放下看看,突然,只见前面有一块鼓起来的东西,远远看上去好像是山包,但又不太像,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司徒谨却还是加快了脚步,朝着那边一深一浅的走了过去。

    看着距离明明不远,但是就这么一小段路,他却走了好几个小时,等到达那貌似山包的东西面前,司徒谨才终于看清,原来这是一个石洞,虽然洞口被厚厚的积雪封住,但是下方却还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司徒谨心里有些激动,走了这么久,就算现在在这里出现一座金山,都没有眼前这个石洞对他的吸引力大,在这片极寒之地、刮个风都能把普通人催晕,还有什么比发现这么个石洞更让人感到惊喜?!

    他抬起脚,用尽力气对着动口狠狠一踹,堆积在洞口面前的那些积雪顿时塌落了下去,露出一个只能容纳成年人半个身子进去的小洞口。

    紧接着,他弯下身子,背着潼清筠走进了石洞,刚一进洞,因为没有了寒风的阻力,他立马感到身体都轻了很多,虽然石洞里面也很冷,可是却比外面好多了。

    石洞不是很深,但也不是很浅,司徒谨往里面走了几十米之后,只见前面出现了一块开阔的小空地,地方不大,周围的墙上也是布满了层层厚冰,他将潼清筠从后背放下,发现潼清筠果然又晕过去了,而且脸上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雪。

    “喂!醒醒!”

    司徒谨拍了拍潼清筠的脸,可是潼清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着就像一个睡美人一样。

    司徒谨又抬起潼清筠的一只手握在了手里,入手处一阵冰凉,已经完全没有了体温。

    “喂!你别吓我!”司徒谨又晃了晃潼清筠的身体,可是潼清筠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他再次抬手按在潼清筠的胸口处,发现潼清筠的心跳比之前更微弱了,几乎就要感受不到。

    “怎么办?虽然进了这个石洞,但是这里还是太冷了!“司徒谨皱着眉头,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焦虑起来。

    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前一亮:“嗯?冷?那想办法热起来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司徒谨赶紧将意识探进储物戒指,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拿了出来,顿时,本来就不怎么大的石洞立马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填满。

    这些东西多是坛酒,有大坛的,也有小坛的,占地方的也主要是这些酒坛,其他的则都是司徒谨这些年来随手放进储物戒指中的杂物。

    司徒谨的视线快速在这些杂物上扫过,当看到里面竟然还有一套行军的行李,他立马想起这是他之前在亚罗帝国当兵的时候放进去的,心下一喜,赶紧上前去把这床被子捡了出来。

    因为石洞里面的地面也都结成了厚厚的冰块,司徒谨又一把抄起一个大酒坛,将酒坛打碎只留着底部之后,他先是张嘴饮了一大口酒,然后将从储物戒指里面倒出来的所有可燃物品都一股脑的放进了那酒坛的坛底,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抬起两指对着那些可燃物轻轻一点,下一秒,那堆可燃物品立马燃烧了起来。

    将其他东西重新收回到储物戒指,司徒谨抱着被子走到潼清筠身边,先是将被子紧紧裹在潼清筠身上,然后将潼清筠连人带被子抱到了火堆的旁边。

    弄好这些之后,他自己才感觉到冷,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直接把身上潮湿的衣服脱掉,重新换上了一套干爽的衣服,然后坐在潼清筠身边,自己也开始烤火。

    就这样过去了大约两个多小时了,司徒谨再看潼清筠,发现她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脸倒是越来越白了。

    司徒谨探出手,再次摸了摸潼清筠的脸,然后是脖子,发现潼清筠的身体依旧是一片冰凉,明明裹着被子,明明躺在火堆的旁边,可是却一点热乎气都没有。

    “这样还不行?”司徒谨站了身子,迈着脚步在狭小的空间内来来回回走了几次,然后突然停下,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这犹豫没有持续太久,他回过身子,看着依旧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的潼清筠,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紧接着,他几步走回到潼清筠身边,突然开始脱衣服,先是上衣,然后是裤子,直到身上就剩下一条短裤,他才掀开裹在潼清筠身上的被子。

    紧接着,司徒谨又把潼清筠身上的衣袍扯了下来,也没心思细看什么,他直接钻到被子里面,将潼清筠整个人给抱在了怀里。

    身体很快传来一阵刺骨的冰凉感,当然还有细腻的丝滑感,但是此刻司徒谨却没心思去想这些,他现在心里只是在想怎么可以让潼清筠不那么冷,怎么才能让她醒过来。

    潼清筠身上的冷气不断的冲击着司徒谨的身体,但是司徒谨不但没有闪躲,反而将潼清筠整个身子抱的更紧了,两只手也在被子下面握紧了潼清筠的两只手,他希望尽可能的将自己身上的热量传递给潼清筠。

    在做这些的时候,司徒谨什么都没有想,他没有去想自己看到潼清筠昏迷不醒为什么会这样焦急,也没有去想他为什么会去做这些举动,他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让潼清筠就这样一睡不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