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原来这不是梦!
    司徒谨睁开双眼,入目处一片雪白,他呼出一口气,却发现喷出口的白气立马在半空中结成了冰晶,然后被寒风一吹,顿时消失不见。

    “是梦吧!”他心里如此想着,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呼——”

    下一瞬,一股强烈的寒风从他脸上扫过,他感到自己的脸好像是被刀刮过一样,猛的睁开眼睛,司徒谨吓了一跳。

    “原来不是梦!那自己这是在哪里?”

    他试图起身,刚一动弹,就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硬邦邦的重的要命,微微低头,司徒谨登时吓了一跳。

    “嚯!怎么自己身上有这么厚的雪?”

    舔了舔嘴唇,也是一片冰凉的触感,还有种凉凉的融化感,他稍稍抬头,这才注意到,天空竟然飘着鹅毛大雪,一阵寒风吹来,司徒谨再次感到脸部生疼,身体不是不疼,而是已经被冻的失去了知觉。

    “这是什么风啊!简直是刮刀子好吗!”即使是司徒谨这种喜兴不漏于色的人,在面对这种恶劣的天气时也不禁开始咒骂起来。

    趁着身体还没完全失去知觉,他赶紧试着活动身体,然后又使劲搓了搓手和脸,过了一会之后,他终于艰难的站起了身子,往四周一看,顿时又被吓了一跳。

    只见周围白茫茫的一片,视线所及之处尽是白雪皑皑,除了风声以外,天地间一片寂静,这里除了冰雪,好像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简直就是一片冰雪世界!

    司徒谨回想起他在失去意识之前,好像是刚走近潼清筠的身体,抓住了她的一只胳膊,紧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司徒谨心里越发纳闷。

    就在这时,他看到前面的白雪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虽然看着很不明显,但确实跟这片雪白的天地有些违和感。

    他抬起脚,试图走上去看看,脚刚落下,立马感到自己整个腿部往下深深一陷,司徒谨低下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尽数被雪淹没,再回头看看身后,只有他刚刚躺过的地方看起来比周围矮一截。

    他叹了口气,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走了几十步再往前一看,只见前面的白雪下面好像有一只女人的手,虽然被雪盖住,但却露出了两根纤细的手指。

    司徒谨心下一动,赶紧走上前用手将那只手上面的雪一点点扒开,半晌,潼清筠那张绝美的容颜出现在了司徒谨的面前,看到潼清筠,司徒谨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之色,他刚刚就猜到这雪下面被埋的应该就是潼清筠。

    终于将潼清筠身上的雪全部扒开,司徒谨试着叫了潼清筠两声,但潼清筠却紧闭着双眼,丝毫没有反应。

    大雪还在不停地下,雪花落在潼清筠晶莹剔透的容颜上,却没有立马融化,只是眨眼之间,潼清筠的脸上就一片雪白,司徒谨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潼清筠的脸,丝毫没有温度,冰凉刺骨。

    他心下一紧,赶紧把手按在了潼清筠的胸口处,好在感受到那里还有心跳,虽然很微弱,但是却证明潼清筠依旧活着。

    司徒谨终于放下心来,他赶紧将潼清筠脸上、身上的雪全都拍掉,然后又把潼清筠的衣领给她紧了紧,视线在周围扫过一圈,他微微皱眉,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裹在了潼清筠的身上。

    ......

    一天后。

    在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中,一个小小的黑点在以极度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这个小黑点不是别人,正是司徒谨!此刻,他的脸上都结满了冰晶,身上也被不停飘落下来的白雪给覆盖住,虽然他每向前迈出一步,就会甩掉一些落在他身上的雪,但是,马上就会有新的雪花飘落下来。

    在司徒谨的背上,潼清筠一动不动的趴在上面,虽然司徒谨已经极力保护她不被寒风吹到,但是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了,她却依旧没有醒来,那张本来就非常白净的容颜现在看起来更是多了一丝透明的感觉。

    司徒谨已经背着潼清筠在这片看不到尽头的冰雪世界走了一天一夜了,虽然期间他曾多次凝聚体内的魄气护住体表,想要借此抵御这无尽的严寒,但奇怪的是,每次只要寒风一吹过来,就会立马将他维持在体表的魄气给吹散,十几次下来,他发现他终于无法再次凝聚出魄气护住身体了。

    这里太冷了!这种冷已经超出了寻常意义的寒冷,司徒谨相信,要是普通人处于这片极寒天地之下,恐怕不到两个小时就会冻死过去。就算是他,在这片冰雪世界呆了一天一夜,现在也就快要受不住了。

    尤其是这几个小时,司徒谨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过来的,他背着潼清筠,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慢慢感觉身体好像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他只是凭着一股意识在艰难的走着,他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更不知道他这样一直走下去有没有意义。

    “呼!”司徒谨再次呼出一口气,突然,他感到脚下被什么一绊,紧接着,他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趴倒在了地上,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半晌,司徒谨终于从雪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立马从嘴里吐出一大口白雪,他心中感到一阵郁闷,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没想到在这等着他!

    突然,他想到了潼清筠,赶紧转过身子,发现潼清筠已经被他甩到了一边的雪地上,他之前为潼清筠裹在身上的衣服都滑落了下来,露出下面一大片雪白如玉的肌肤,几步走到潼清筠面前,将潼清筠的衣服再次裹紧,司徒谨再次用力将潼清筠给放到了后背上。

    “这样下去不行!”司徒谨眼中闪过一丝焦急的光芒:“如果再不想办法,她可能就要冻死了!”

    这样想着,司徒谨眼中迷茫的目光转而变的坚定起来,脚下的步伐也稳了许多,就这样一直往前又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道十分虚弱的声音在他耳边淡淡响起:“我们这是在哪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