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乐乐苏醒
    带领着大家回到大本营之后,司徒谨先是让霍华德等人带着那些新加入大本营的东华学生在大本营附近熟悉熟悉环境,然后他跟特里斯坦两人来到了大本营里面的一处木屋面前,据那些留在大本营里面的人说,拉尔夫就被安置在这里。

    推开木屋的房门,司徒谨微微一怔,杰兰特、贝狄威尔还有加雷斯三人竟然都在。

    三人看到司徒谨和特里斯坦,也是有些意外。

    “你们回来了?”杰兰特开口问道,看来是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已经知道了。

    司徒谨点了点头:“拉尔夫呢?他怎么样了?”

    站在三人正中间的贝狄威尔往旁边让了让身子,露出他身后躺在床上的拉尔夫的身体。

    司徒谨走上前一步,发现拉尔夫不但身上的衣服都被换了,而且之前脸上的那些伤口都已经消失不见,相比之前那张有些蜡黄的脸,拉尔夫如今的皮肤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细腻光洁,仿佛是婴儿的脸一般,可能是脸部变化太大,拉尔夫整个人的气质都跟完全不同了。

    见拉尔夫的双眼依旧是紧紧闭着,司徒谨眉头微皱:“这么多天了,他还是没有醒过来吗?”|

    “你不用担心!”杰兰特的声音从司徒谨身后传来:“丹吉尔,哦,也就是这几天一直在照顾拉尔夫的一个药师,他说了,还魂丹虽好,但是服下去的人必须要睡上整整七天七夜才会苏醒,如今拉尔夫已经睡了五天了,他身上的伤口也都已经奇迹般的愈合了,再有两天他应该就会醒来了!”

    “这样啊!”司徒谨点了点头,悬着的一颗心也松了下来,看着拉尔夫一脸纯真、睡的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虽然知道拉尔夫不会听到,但是他还是轻声开口:“拉尔夫,你安心睡吧!欺负你的那几个人已经得到了相应的惩罚!”

    司徒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指望得到拉尔夫的回应,但是当他真的说完,奇妙的一幕却发生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拉尔夫先是动了动脚趾头,然后竟然对着司徒谨做出了点头的动作,虽然他依旧还是闭着眼睛。

    这一幕让在场的几人都是感到非常惊奇,半晌,加雷斯突然笑了:“这家伙!睡觉也不老实!”

    自打上次背着拉尔夫一路跑回来之后,加雷斯也是累得够呛,体力好几天没恢复过来,所以他并没有跟司徒谨一起去找古斯塔夫,这几天,他呆在大本营,倒是经常过来看加雷斯。

    贝狄威尔依旧是一脸坚毅的模样,可能是这些日子连着修炼的缘故,他的身上比之前多了一丝凌厉的锋芒。

    “也许是他心里太想回应司徒了吧!”贝狄威尔开口道。

    司徒谨拿出一粒价值连城的“还魂丹”给拉尔夫服用的事,即便是他跟杰兰特两人,当初听到的时候也是非常吃惊,吃惊之余,心中对司徒谨也多了一丝敬佩,那么贵重的丹药,司徒谨竟然能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给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吃,也难怪拉尔夫心中对司徒谨会如此感激了。

    想明白这一点,大家对刚刚拉尔夫主动回应司徒谨的一幕也不觉得有什么吃惊的了。

    几人又在木屋里面呆了一会,然后才离开木屋。

    走回大本营,看到大本营里面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杰兰特跟贝狄威尔都是一脸的吃惊。

    吃惊过后,杰兰特开口对司徒谨道:“现在我们大本营的所有人加起来怎么也有**千人了,虽然还有一小部分东华的学生没有过来,但我们现在这些人已经完全可以代表整个东华了。”

    司徒谨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紧接着,杰兰特又道:“大本营人多了,我们也得管理起来了,不然时间一长,肯定出现问题!而且我们现在还和兽人处在同一个山谷!”

    “这个你有经验,你来吧!”司徒谨道。

    杰兰特也没拒绝:“行,交给我吧!”

    说完这句,杰兰特的表情突然一黯:“说到底,我还是太没用了!修炼了这么多天,可我依旧没办法拿剑,无法在你跟别人对战的时候帮你,我也只能在这些小事方面帮你出出力了!“

    见杰兰特这副模样,司徒谨突然抬手,拍了拍杰兰特的肩膀:“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我相信你没问题,只是你还需要一些时间!”

    “时间吗?”杰兰特苦笑一声:“但愿吧!”

    “司徒!”杰兰特忽然一脸正色的看着司徒谨:“以前沃辛在的时候,一直希望能带领整个东华走向强大!如今,他不在了,但我觉得你不会做的比他差!”

    司徒谨笑笑:“你倒是对我挺有信心。”

    杰兰特也笑了:“直觉!”

    二人又聊了几句,就分开各自去忙了。

    按照之前的想法,司徒谨打算找个地方好好琢磨琢磨,看看能不能自己设计出一些有趣阵符来,借此加深对阵符的理解。

    他在大本营附近随便找了个地方,刚刚坐下,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司徒?你现在这是在哪啊?”

    “嗯?”司徒谨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这是乐乐的声音,他感到有些惊喜:“乐乐?你醒了?”

    “嗯!不醒能跟你说话吗?”

    听到乐乐这熟悉的口吻,司徒谨有些无奈:“你这丫头睡了这么久,怎么一醒来就这么对我说话?!”

    乐乐冷哼一声,只是声音里面夹杂着一丝俏皮,好像是故意做出这副冷冰冰的模样一般:“你还没回答我,你现在这是在哪呢?!”

    “哦!”司徒谨反应过来,然后简单的跟乐乐解释了一下。

    听完之后,乐乐却道:“奇怪!这么感觉这地方有点压抑!”

    “压抑?”司徒谨不知道乐乐做出这个判断的根据从何而来,正想说话,突然听到乐乐急促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这是......?不会错的!不会错的!司徒,快往前面走!快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