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可能!
    眨眼间,那道模糊的身影就冲到了司徒谨面前,与此同时,一柄突陡然间从那道身影的手中猛然刺出,对着司徒谨的胸前就是一刺。

    眼看着那突刺的刺尖距离自己的胸口越来越近,司徒谨左手手腕微微一转,下一秒,一个闪着蓝色光芒的月牙形风刃瞬间在他手上凝实,直接别住了已经到达他胸口前面的突刺。

    紧接着,司徒谨左手顺势向上一掀,一下子将眼前的突刺挑开,连带着将那虎牙男的身子逼的连连后退。

    那虎牙男一边后退,一边伸手召回了自己的突刺,虽然跟司徒谨在这短暂的交锋时间中处于被动一方,但他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盛,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兴奋。

    不过话虽如此,但那虎牙男还是打算暂且后退,刚刚他虽然是借着魄气护体从狂风中穿了过来,但是就这一会功夫,他已经感到体表传来阵阵火辣辣的刺痛感,身体被如此凌厉而又猛烈的狂风包围,他的防御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再坚持下去,也是只自讨苦吃。

    可是司徒谨却并不打算让他如意,手中的虚拟风刃蓦地消失,司徒谨再次抬手,一股磅礴的吸力从他手心处陡然散出。

    “吸重术!”

    本来狂风的风向是向着司徒谨对面吹去的,可是就在司徒谨抬手的同时,厄普肖四周的风向却骤然改变,向着司徒谨那边吹去。

    与此同时,正欲后退的厄普肖感到自己整个身体突然被一股极大的力量给拉扯住,他猛地抬头,待看到自己周围的风都在往反方向吹,吹到司徒谨掌心外面时自动停下,然后形成一股超强的旋风,他终于清楚了问题在哪里。

    在那股强力的吸力下,厄普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终于,他的一只脚忍不住向前迈出一步。

    见状,厄普肖的脸色微微一变,下一瞬,环绕在他体表的魄气猛然一亮,紧接着,厄普肖整个身体猛地往后一退,竟然凭借着与生俱来的爆发力和轻盈的身体强行挣脱出了司徒谨的吸重术。

    见状,司徒谨不但没有着急,嘴角反而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他的手再次往前一伸。

    那厄普肖正因为挣脱了吸重术的束缚在暗自庆幸,正欲翻身跳回身后,可他的身体刚刚仰跳到一半,再次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牢牢扯住,然后不受控制的向着司徒谨所在的方向一点一点移去。

    这下,厄普肖是真的有些慌了,无他,因为他感受到这次身体受到的吸力至少比前次要增强了几倍,就算他的身体反应能力再敏捷、爆发性再强,也做不到从这吸力的漩涡中强自撤出了。

    危急关头,一条银色锁链突然从厄普肖身后出现,直接缠在了厄普肖的身上,然后一个大力将厄普肖整个人给拉了回去。

    见厄普肖被人给救走,司徒谨收回双手,风势立马减小,很快这片天地再次恢复了平静。

    司徒谨身后,巴查等兽人战士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睛中充满了惊愕和骇然。

    虽然刚刚的战斗规模很小,但是依旧还是大大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几千年来,兽人一直呆在这片土地,他们以部落为单位分别聚居在不同地点,虽然这些部落有很多,但是所有部落无一例外,除非发生什么超乎预料的事件,不然他们很少外出,只是在自己部落周围活动。

    这些兽人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的太少了,他们也不敢去了解太多,在他们看来,之前先来的那二十几个桐山学生就已经够厉害了,可没想到,比他们更厉害的还大有人在,在这样的人面前,他们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和渺小。

    尤其是巴查,作为部落里的战士统领,看到刚刚的那一幕战斗场景,他在惊讶之余,心中只有苦涩。

    人类太厉害了!再这样厉害的人面前,他们兽人一族究竟能苟延残喘到多久?再过几千年之后,这个世界还会有他们兽人的存在吗?

    再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司徒谨的背影,巴查眼中复杂之色越来越浓,他很清楚,若不是司徒谨刚刚及时出现,他现在已经倒地身亡了。

    也许族长说的是对的,如果不依靠人类,他们整个部落还能存活多久?巴查心中第一次冒出了这种想法。

    无论巴查的自尊心有多强,在种族和部落面对着被人剿杀殆尽的命运面前,他还是不得不选择低头。

    司徒谨抬头,看向站在他对面的五个桐山学生,而那五人也同样也在看着他。

    “唔,好险好险!”厄普肖一脸庆幸的开口,看样子丝毫不以自己刚刚差点被司徒谨抓住为耻。

    那长相阴柔的男子瞥了一眼厄普肖:“拜托!你不要总是这么任性的擅自行动好不好?”

    说完,那阴柔男看着司徒谨,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意:“原来如此,东华刚刚出现的那个双系魔法师原来就是你啊!能把普莱德打败,果然是有两下子的!”

    听到阴柔男的话,厄普肖四人先是微微一怔,随后都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见厄普肖竟然在司徒谨手中吃亏,这些人刚刚还都在暗暗纳闷,心想东华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狠人了,这会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阴柔男继续开口:“我就说嘛,戈斯等人就算实力再不济,怎么会败在一群兽人手里,原来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司徒谨脸色平静,并不答话。

    阴柔男向后忘了一眼戈斯等人被吊着的地方,然后道:“实话说,虽然我们奉命过来找人,但是能不动手我还是希望不要动手的好。虽然不知道戈斯他们做了什么事情冒犯到你,可是我看他们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罚,你看这样如何?把他们放了,让我们几个带他们回去,这样我们双方既不用动手,我们几个也好回去交差了!”

    实话说,阴柔男提出的这个建议不错,至少司徒谨身后的巴查等人都这么觉得,虽然就这样放走那些人,他们心中会有不甘,但这年头就是用拳头说话,就算他们把那些人给杀了报仇,他们也根本就承担不起相应的后果,死去的人已经死了,可活着的人还是要想办法继续活着。

    司徒谨能出面把那些人吊在树上这么久,这些兽人的心中已经很感激了,这会他们也不指望司徒谨能继续为他们出头了,毕竟司徒谨跟那些人本身就没有什么仇怨,没必要因为那些人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没想到,就在那些兽人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司徒谨接下来的回答时,司徒谨几却淡淡开口道:“不可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