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桐山来人!
    司徒谨沉浸在雕刻的世界中,手中的大剑每一次落在石头上,都会留下一道道清晰的石痕,他的手法飘逸如风,仿佛把整个石头的纹路都完全看透一般,每一剑都精确到极致,没有一点多余!

    大剑时而快速挥动、时而缓慢点触,刚开始的时候,司徒谨将很多的魄气灌进剑身,手腕也用了一定的力气,但是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流畅,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灌进剑身的魄气越来越少,挥动大剑的手腕也下意识的减轻了很多力气,可这样并没有对他的动作造成丝毫阻碍,他反而觉得自己的状态越来越佳!

    “唰唰唰——”

    伴随着司徒谨的雕刻动作,越来越多的碎石末从石头上掉下来,偶尔也会有几个相对大一点的石头被司徒谨切掉抛开,可是不管是做什么,司徒谨的动作都没有出现哪怕一丝丝的停滞,他越来越沉浸在这种雕刻的快感中,与自然界的融合也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极致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的精神力陡然暴增,对周围所有的一切也从未感受的如此清晰。

    终于,石头上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一支花朵的形状慢慢显现,这花朵一共有八片花瓣,每片花瓣都很大,虽然没有颜色的陪衬,但却让人一眼看到就有种开的很张扬的感觉。

    司徒谨身边已经围了好几层的东华学生,这些东华学生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司徒谨已经雕刻出来的花朵胚胎形状,或是深思、或是苦想、或是一脸若有所悟的样子。

    虽然身边有这么多人,但是司徒谨的精神却是高度集中,他没有抬头,但是他能清晰感到这些人的存在,他甚至能看到在场中每一个东华学生的表情,但是这些人的存在却对他丝毫没有影像。

    一天时间过去了,站在司徒谨身边的很多东华学生都已经明悟出了一些东西,直接坐到了地上开始修炼,而那些还没有悟出东西的,则依旧站在司徒谨身边,紧紧盯着司徒谨那已经快要雕刻完的花朵。

    “哎?我说你挤什么挤?”

    “拜托,让我往前一点!还差一点点,我就能想明白了!”

    “往前什么往前!这地方就这么多,你往前了我怎么办?再说了,谁不是差一点点就有所明悟了!”

    ......

    有些学生因为自己站的位置不好,看不清司徒谨雕刻出来的花朵,反而跟别人抢起位置来了。

    幸好司徒谨所说的不准搞内斗的话还牢牢记在大家心里,大家顶多吵吵两句,倒是没有人因此真的打起来。

    三日之后,当司徒谨最后一次挥舞手中大剑之后,他整个人终于停了下来,在他面前的巨石上,已经空出来了一大块地方,在那里面,立着一株栩栩如生的植物,那植物的根茎加起来足足有一米多高,上面顶着一朵巨大的花,由八朵花瓣组成,如果不是因为石头的颜色太暗,那花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真的花一样。

    其实在此之前,很多人就已经注意到了,司徒谨雕刻的这株植物的原形就是他旁边不远处的那株大红花。

    一连几天,司徒谨一直站在那里,而且精神状态又高度集中,当他沉浸在雕刻世界中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他一停下动作,无尽的疲惫感立马将他包围,他回过身,看到身后很多东华学生都坐在那里一脸冥思苦想的神情,还有一些人不知道是不是悟出了什么剑招,竟然直接就在附近找了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练起剑来。

    剩下那些人则依旧在眼睛发直的盯着他刚刚雕刻出来的红花石雕,这些人无一例外,眼睛里面都充满了血丝,可是他们却不甘就这样放弃,那样子看起来是一定要从眼前的石雕中有多收获才会罢休。

    明明在场的有两三千的东华学生,但是当司徒谨雕刻完之后,却没有一个注意到司徒谨,司徒谨也对这个场景感到有些意外,他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向着身后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

    走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之后,司徒谨才坐下身子,然后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状态,他很快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比之前精进了不少,对魔法元素的敏感度也大大加强。

    本来他练习雕刻是为了提升剑术,没想到练习雕刻竟然还能极大的提高精神力,这是司徒谨之前没有想到的。

    进入冥想状态之后,对体力的恢复有几大好处,很快司徒谨的身体就逐渐的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就这样不知道冥想了多久,突然,司徒谨听到山谷谷口处传来阵阵吵闹的杂音。

    他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忘了一眼谷口的方向,他的一只脚微微用力,下一秒,他整个人朝着谷口方向直接疾驰飞去。

    与此同时,山谷谷口附近,五个肩上佩戴桐山学院肩章的学生站在那里,在他们面前,是以巴查为首的兽人族战士。

    而在巴查等兽人的身后,以胡须男为首的一干桐山学生被吊在树上,所有人看上去都是奄奄一息。

    “喂喂!有没有搞错啊?虽然知道大胡子很弱,但没想到他带了这么多人,竟然连这些弱的不能再弱的兽人都打不过!”

    一个黄头发的短发青年看了一眼胡须男等人,对另外四个桐山学生开口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那黄发青年的脸上却还带着一丝笑容,一颗小虎牙露在外面,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毫无危害性。

    “弱者就是弱者,不管他带了多少人,也不会改变他是弱者的事实!”站在五人中间的一个长相比较阴柔的男子语气平淡的开口:“竟然派我们小队过来找他们,真是够大材小用的啊!”

    这时,五人当中身材较壮的一个男子粗声粗气道:“别废话了,赶紧办正事,办完之后我还要回去继续吃肉!饿死我了!”

    随着司徒谨挥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人跑到司徒谨身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司徒谨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