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只提一点要求!
    “你们能来到这里,我很开心。“司徒谨站在那里,对所有人微微一笑:”因为这举动本身就已经代表了你们对我的信任,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只提一点要求!“

    “要求?什么要求?”众人看着司徒谨,目露疑惑,毕竟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司徒谨的为人,所以这会听到说“要求”两个字,生怕司徒谨会提出什么让他们难以接受的要求。

    司徒谨将众人的表情看在心里,开口道:“相信大家应该知道,在这片死亡地狱,单凭几个人或是几十个人是成不了事的,这也是大本营为什么会存在的根本原因所在。”

    司徒谨话落,很多人都不禁点了点头,这个他们当然知道。

    司徒谨又开口道:“你们以前是怎样做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今后我希望所有东华的学生能够团结在一起,这就是我对你们的唯一要求!”

    司徒谨这话说完,在场四千多人表情都是一振,先不论其他,司徒谨这句话说的就已经比巫咸高出不止一个层次。

    以前巫咸也对他们提要求,不是一个,是很多个,但不管哪个都是无理由的要求,要么是有利于巫咸个人,要么是有利于以巫咸为首的小团体,从来没有站在整个东华的角度去考虑过什么事情,一点一点的,大家渐渐对巫咸彻底死心,多数东华学生心里其实都认为巫咸没有做东华老大的胸怀,也没有统领东华的能力。

    东华的学生已经压抑了太久,他们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把他们所有人凝聚在一起,然后带领大家去闯出一番新的天地。

    司徒谨话还没有说完:“以后不管是哪个小队在外面遇到困难,当他向外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我希望大家无论在哪个地方,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救援!”

    司徒谨话落,所有人都是一脸振奋,心中也是一阵激荡,以前大家之所以一直在外围转悠、不敢进入这片地域的深处,就是因为东华没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大家知道自己小队就算在外面遇到什么事,也得不到什么有力支援,现在听到司徒谨的话,大家当然是积极响应。

    司徒谨顿了一下,目光渐渐转冷:“当然,你们也可以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但是如果被我知道了,你们以后就不必再回到这里来了。”

    迎上司徒谨的视线,很多人蓦地感到胸口一紧,然后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司徒谨的眼睛,刚刚司徒谨像他们展示了他平和的一面,现在司徒谨却要向他们展示自己冷漠的一面,这是身处高位之人对下驭人都会使用的一个手段,司徒谨也不例外,毕竟单靠脾气好可管理不好一大群人。

    司徒谨又在众人心里加了一码,语气也更加森冷:“尤其是搞内斗!这种事情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一经发现,可不会是被驱逐出这里那么简单!”

    说话的同时,司徒谨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石头,他伸出手,看中眼前众人微微一握拳头,再摊开手心的时候,手里只有一团粉末。

    看到这一幕,众人脸色都是一阵苍白,与刚刚见到司徒谨的第一眼相比,他们现在对司徒谨这个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司徒谨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了这里,望着司徒谨渐行渐远的身影,很多人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沉思。

    直到杰兰特四人跟着司徒谨一一离开之后,这四千多人才渐渐散开。

    接下来的几天里,一些东华学生继续出去找寻联系那些还不知道东华在百牙山新设大本营的学生了,不过多数学生还是留在大本营,虽说司徒谨已经声明东华学生以后要团结起来,但是这只是一个最终的倚靠,想要在外面闯荡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很多东华学生都打算先呆在大本营里面安心修炼一段时间,然后再出去,所以大本营里面也算热闹,到处都能看到一些东华的学生或是在那冥思苦想,或是在那练习自己的招式。

    司徒谨也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自打离开兽山之后,不管是魔法还是阵符,他一直都没怎么修炼,至于练习雕刻也只是偶尔有时间才会做,现在有时间了,他也打算好好整理一下自己修炼的各种东西,然后确定一下自己下一步修炼的方向。

    至于杰兰特四人,除了加雷斯跟拉尔夫一起结伴出谷,一个说是要出去找找看看这附近有什么没见过的食材,一个说是要出去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药材,其他三人也都各自找地方去修炼了。

    尤其是杰兰特跟贝狄威尔,这次修炼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可能是因为跟司徒谨呆一起这么久,一直以来都没帮上什么忙,有时候反而还会拖司徒谨后腿,这让二人心里感到非常自责,同时也终于振作了起来。

    司徒谨坐在一片草地上面,在他身后是一块巨大的石山,他双腿盘膝、闭着双眼,意识已经进入了识海,在那里浮着一个紫色的宝塔,塔门的第一层、第二层都是开着的,他直接进入第三层。

    几年之前他就已经进入了这里,这些年来,第三层典籍上面记录的很多阵符他都已经记了个七七八八,对于一些他自认为不错的阵符他也反反复复研究了很多次,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试试去破解通往第四层的石门了。

    走到石门面前,司徒谨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石门,在普通人看来石门面前什么都没有,但在司徒谨眼中,石门面前则是布满了一个很大的六角光阵,看着看着,他的眼睛陡然间出现一道异样的光芒,就连司徒谨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眼睛出现的这种变化。

    紧接着,那光阵里面的阵法和符文则飞速流转,在司徒谨的眼中,无数小阵和金色符文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自动破解,这并不是它们真的被解开了,只是司徒谨在看着这些阵符的时候,已经进入了一种极度微妙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之下,他可以提前预判出自己可以破解开的阵符,这是一种对自己的破阵能力把握到极致才会出现的极妙状态。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