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是怎么想的?
    司徒谨回过头,发现考波尔正被一个兽人扶着,就站在自己身后,可能是因为他刚刚突然看到潼清筠出现,心里太过震撼,都没注意到考波尔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潼清筠对考波尔微微点了点头:“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我刚刚已经听他们说了。“

    听到潼清筠的话,考波尔脸色顿时黯淡下来,不过很快又渐渐明亮,看向司徒谨道:“这次多亏了司徒先生,不然估计您就看不到我这个老家伙了!”

    潼清筠也看了司徒谨一眼,然后道:“是我不好,当时走的时候应该给你们留点保命的手段。”

    “快别这么说!圣女大人!”考波尔立马道:“圣女大人已经给了我们部落太多的庇佑,要不是因为有圣女大人在,我们部落身处这个诅咒之地,怎么可能一直以来都平安无事!这次的事情对我们部落来说是注定要经历的一劫,所以圣女大人千万不要自责!”

    考波尔说话的同时,在场的兽人也纷纷点头,看起来对潼清筠是相当的爱戴。

    司徒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禁对潼清筠的身份感到更加好奇。

    考波尔一口气说完那番话,然后开口道:“圣女大人,为了报答司徒先生等人的大恩大德,老夫已经邀请他们在这谷里设立他们的大本营,您看......?”

    潼清筠微微颔首,淡淡道:“这件事情你们自己决定就行了,不用问我,毕竟我只是个外人。”

    没想到听到潼清筠的这句话,巴查异常激动:“圣女大人,您这是什么话,我们可从没拿你当做外人啊!”

    自打知道考波尔邀请司徒谨等人在谷内设立大本营之后,巴查心里一直非常抵触,他也曾经找过考波尔当面反驳,但无奈考波尔不但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还把他给大骂一顿。

    巴查虽然是该部落的战士统领,但是跟考波尔这个族长比起来,不管是地位还是权威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这个部落可以没有巴查,但如果没有考波尔,立马就会迷失方向,族长在他们兽人部落里那就是天一般的存在,所以巴查就算心中再怎么反对考波尔的决定,表明上却也只能服从。

    本来看到潼清筠回来,巴查心里还一阵激动,寻思着以他对潼清筠的了解,对于司徒谨这些杂七杂八的人,潼清筠肯定不会允许他们呆在山谷当中,让巴查万万没想到的是,潼清筠竟然跟司徒谨认识,而且听那说话的语气,还是挺熟的那种认识,这可真是让巴查欲哭无泪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巴查心中对潼清筠却是非常尊重的,这种尊重堪比对考波尔的尊重,所以一听潼清筠自称外人,他立马忍不住开口。

    潼清筠没有去看巴查,只是语气平淡道:“这是事实,在你们这里,我确实只是个外人。”

    说完,也不等巴查说话,开口道:“我先去那个地方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去那里找我!”

    话落,便朝着山谷里面的方向走去。

    网这潼清筠清丽脱俗的背影,所有人都看的有些出神。

    司徒谨看向考波尔:“考波尔族长,她是谁?为什么会在你们这里?”

    考波尔却喃喃道:“看你们认识,我还以为你清楚她的身份,原来你也不知道!”

    司徒谨有些愕然:“什么意思?你们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考波尔苦笑一声:“我们不清楚她的身份,只是已经受她庇护有百年之久了!”

    “什么?”司徒谨还没说话,一旁的加雷斯一下子跳了过来,瞪大眼睛:“百年之久?什么意思,意思是她至少有一百多岁了吗?我的妈呀!完全看不出来好吗!”

    说完,又一副神神道道的样子:“什么人能活这么久,还保持着如此年轻的容貌?简直是闻所未闻啊!她不会是老巫婆吧?”

    司徒谨心中也是浓浓的惊讶,他突然发现,他对潼清筠这个人完全不了解!对大陆上的很多事情也完全不了解!

    考波尔目光中露出一丝茫然:“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出现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你觉得难以理解,那只能说明你自己的见识不够,仅此而已!”

    顿了一下,考波尔叹了口气:“就像是我们兽人一族,现在世上还有多少人清楚我们的存在呢?”

    听到考波尔这番半是感慨半是感伤的话语,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沉默。

    司徒谨眼中也露出一丝困惑,看着潼清筠渐行渐远的身影,他突然抬起脚步,奔着潼清筠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当司徒谨快步走到潼清筠身后时,一直朝前走去的潼清筠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司徒谨:“怎么?你还有事?”

    司徒谨紧紧的盯着潼清筠的玉颜,那张脸他曾不止一次的雕刻过,他自认为他对那张绝美的容颜已经非常熟悉,但现在他却觉得这张脸有些模糊,有些看不清了。

    “你,是谁?”司徒谨听到自己的声音。

    潼清筠看着司徒谨,淡淡开口:“我是谁,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一阵沉默。

    潼清筠突然开口:“我倒是想问你一句,你为什么会出手救他们?”

    “嗯?”司徒谨微微一怔,随即冷笑一声:“怎么,出手救人也需要理由吗?你可别告诉我,在你心里也把不同的人、不同的种族分成三六九等?”

    司徒谨话落,潼清筠那双总是波澜不惊的双眼中蓦地闪过一丝光彩,她有些出神的看着司徒谨,那样子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到司徒谨一般,让司徒谨感到浑身一阵不自在。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这么看我?”

    “你......”潼清筠突然伸出一手,缓缓地伸向司徒谨的脸,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她又很自然的把手收了回去。

    “我什么?”司徒谨更加不解。

    潼清筠没有回答司徒谨的话,而是再次问道:“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司徒谨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潼清筠是问他对不同种族的看法,他直接道:“我没什么想法,在我心中没有什么种族之分,我只知道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