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司徒哥哥是个好人!
    山谷内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立着一个方方长长的木屋,木屋前后都没有阻挡物,而是直接对外敞开,只要坐在木屋里面,就可以把外面的景致一览无余,此刻,在木屋当中,有几个兽人围着那个鹿人老者席地而坐,其中一人就是狼人巴查。

    那鹿人老者经过拉尔夫这几日的连续治疗,现在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不能站起身子,但却可以勉强坐起来了,在鹿人老者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这小小的身影正是鲁芭芭。

    “巴查,伤亡情况统计出来没有?”那鹿人老者满脸皱纹,加上肌肉松弛,一说话脸上的皱纹都有些微微颤动。

    巴查一副恭敬的样子坐在鹿人老者面前,听到鹿人老者的问话,他的眼睑立马下垂,半晌,语带悲伤道:“统计出来了,死亡人数672,重伤人数253,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轻伤!”

    巴查话刚说完,那鹿人老者的身子摇摇一晃,差点倒在地上,幸好旁边两人手快,一把抓住了那鹿人老者。

    “族长!”

    “族长!您没事吧?”

    那鹿人老者再次坐起身子,半晌,开口道:“我没事我没事”

    话是这么说,但鹿人老者此刻却已经是泪流满面,他们部落所有人加起来也就2000多人,没想到这次一下就死掉了将近三分之一,作为一族之长,他怎能不心痛?

    过了好一会,兽人老者才稍稍缓过来一些,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巴查:“巴查,你这几日没有怠慢我们部落的大恩人吧?”

    本来巴查也在暗自伤神,听到鹿人老者的话,他支支吾吾,一时之间没有回话,自打那天把司徒谨等人安顿好之后,他一直都没再理过司徒谨等人,所以这会听到鹿人老者的问话,才支支吾吾不知道要怎么说。

    那鹿人老者见状,怎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顿时气的不轻,伸手指着巴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啊!你啊!”

    见兽人老者这样,巴查不服气道:“族长,您干什么这么在意他们?就算他们出手救了我们,可是他们毕竟是人类,几千年来,我们兽人族被人类折磨的还不够吗?有多少人类手上沾满了我们同胞的鲜血?我们跟人类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就算他们偶尔施舍我们一点小恩小惠,那也只是他们一时的心情罢了,我们难道还要感激他们吗?!”

    见巴查这么激动,就连巴查身边坐着的两个兽人也是一副很认同巴查的表情,那兽人老者又叹了口气:“孩子们,你们不要这么想,人类也不全部都是坏人,他们当中也有好人。”

    “哼!好人?”巴查冷哼一声:“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见到过一个人类好人呢!”

    鹿人老者看向巴查:“那圣女大人呢?她可也是人类啊!”

    听到鹿人老者提到”圣女大人“,巴查顿时语噎,半晌,有些强词夺理道:“圣女大人属于仙人,不属于人类!”

    “哎!”另外一个中年狮人也叹了口气:“圣女大人近一年来一直呆在我们部落没有离开,没想到她前些日子刚刚有事离开,我们紧跟着就遭此大难,如果圣女大人在的话,我们也就不会遭此一劫了!”

    鹿人老者突然看向坐在他面前的鲁芭芭:“鲁芭芭,你能不能再跟爷爷说说当日你出谷之后遇到那个哥哥的场景?”

    鲁芭芭点了点小脑袋,奶生生的将当然遇到司徒谨的场景一五一十的跟鹿人老者又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鹿人老者点了点头:“鲁芭芭,你说你见到那个哥哥第一眼就觉得很喜欢那个哥哥,是吗?“

    鲁芭芭扬起小脸,点了点头:“族长爷爷,司徒哥哥是个好人。”

    鹿人老者微微一笑,摸了摸鲁芭芭的头,然后对巴查几人道:“你们一会就去准备一下,三日之后在圣坛为鲁芭芭举行就任大巫的仪式,通知部落内所有人必须全部到场!”

    “什么?”鹿人老者话落,巴查几人俱是一惊,紧接着,巴查便开口道:“族长,虽然早就确定鲁芭芭将担任吾族大巫之职,可她现在才刚刚8岁啊,就算要就任也要等她满12岁再说,怎么可以现在就?”

    巴查话落,听到木屋外面传来阵阵沙沙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司徒谨等人正朝着木屋这里走来,很快就要到达木屋面前了。

    鹿人老者抬头看向屋子外面,用命令的语气开口道:“你们不必再说什么,此事我自有分晓,你们按我说的去做吧!”

    巴查还想争论,迎上鹿人老者的目光,立马把到口的话咽了下去,然后转过身子,率先朝着木屋外面走去,其他几个兽人纷纷跟上,只有鲁芭芭依旧坐在那里还没有动。

    司徒谨等人走到木屋面前,引领他们来此的几个狼人立马示意他们进去,考虑到自己这边几十号人一下子都进去有些不好,最终只有司徒谨小队走进木屋。

    刚刚进屋,那鹿人老者看到司徒谨,竟然挣扎着起身,然后对着司徒谨就跪下了身子,口中道:“老夫考波尔,感谢阁下当日对我部落施以援手,使我部落得以残存下来,此等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老夫在此一拜!”

    司徒谨刚刚进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那鹿人老者突然对自己下跪,听到对方口中的话,他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将那鹿人老者扶起来:“老人家,不必这样,快起来!“

    将那鹿人老者扶着坐下,司徒谨五人也跟着坐了下来。

    坐下以后,考波尔看着司徒谨等人,开口道:“司徒先生,当日如果不是你们出现,我老头子恐怕已经看不到今日的阳光了!”

    司徒谨笑笑:“老人家,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什么?”听到司徒谨的话,考波尔一惊:“司徒先生,你们这就要走?”

    司徒谨点点头。

    考波尔道:“据老夫所知,你们学院的学生长年都是呆在这片大陆上的,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何不在我们这里呆上一阵子再离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