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有你一人足矣!
    司徒谨心下一恍,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棋盘旁边,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只有棋盘上面有些微弱的亮光。

    刚刚耳边响起的那道声音虽然很是突兀,但是却并未让他感到吃惊,经历了棋盘之内那似真似假的一幕幕之后,他已经猜出跟他说话的人是谁。

    虽然知道对方还在等待他的回答,但是他却一阵沉默,然后微微阖上了眼睛,半晌,待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双眼已经是一片清澈:“你做的是对是错,我无法给出评价。”

    说完这句话之后,司徒谨感到自己周围的空气仿佛滞了一下,虽然没有看到对方人,但是他却能感到对方此刻无限失落和怅然的情绪。

    他接着道:“不过,让我选的话,我也会跟你做同样的选择。”

    一阵沉默,突然大殿内传来一阵“哈哈”的大笑声,笑声里面充满了释然与快意,与此同时,司徒谨感到自己周围的空气也是一松。

    突然,司徒谨看到自己面前的虚空中浮现了一道人影,虽然这道人影看起来有些缥缈虚幻感,但司徒谨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这道人影是谁,赫然是他在棋盘内看到的蓝军最高将领!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一个人能理解我当年的做法,够了!足够了!有你一人足矣!”

    那蓝军大将说完这句话之后,目光中露出一丝追远:“当年,为了保住那八十万士兵的性命,我选择放弃我的君主,但是因此我却也遭受到了无尽的埋怨,就连那些被我救下的士兵,都埋怨我当时不该选择去救他们!我也因此埋怨过我自己,但是我心底却始终还藏着一丝怀疑,难道我真的选择错了吗?“

    说到这,那蓝军大将目光转而变的坚定:“我不相信永远都没有人理解我的做法,即便当世没有,后世总会有的,因此我命人偷偷打造了这座地下城池,重现当年的情景,而我的亡灵,则一直镇守在此。”

    顿了下,蓝军大将叹了口气:“可是我等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出现一个人能够理解我,我的亡灵即将就要消散,我以为我再也等不到了,没想到......”

    说到这里,他将视线转向司徒谨,然后大笑不止,笑着笑着,竟然有两行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哈哈哈......苍天终究待我不薄啊......我满足了......我真的满足了......”

    听到对方说出来的这些话语,再看对方这幅样子,司徒谨感到心里非常复杂,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晌,他开口道:“这么多年来应该有很多人进来过这里,看到过这盘棋局,难道就没有一个人选择去救那另外一半士兵吗?”

    司徒谨话落,那蓝军大将终于停止了大笑:“当然不是,每年进入这里的人都不少,虽然多数人都会选择回去救城,但总有少数几个人会选择反其道而行之,不过这些人之所以会做出这种选择,无非是为了解棋而解棋,并非是真心做出此种选择。”

    那蓝军大将说完这些,见司徒谨目中还有疑色,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我之所以会这样说的证据就是,他们无法走进棋局!”

    司徒谨似懂非懂:“什么意思?”

    蓝军大将解释道:“我设下这盘棋的精妙之处就在于,除非是真的跟我当年做出选择时的心情相同,否则是无法进入这盘棋局当中的,而你刚刚已经进入了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司徒谨终于明白了。

    蓝军大将看着司徒谨,突然向前走了两步,站在司徒谨面前:“在意识完全消散之前能看到你,我真的非常开心,不管在此之前我等了多少年,都值得了!“

    司徒谨静静的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那蓝军大将叹了口气,目光变的缥缈:“我该离开了,这里也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在离开之前,送你几件小东西吧,当做你为我解开心结的酬谢!”

    话落,司徒谨面前突然浮现出几件东西,分别是一把翠绿色的短剑、一件看起来很薄的金色软甲、一卷竹简还有一小块玉牌。

    司徒谨看着这几样东西,并没有伸手去拿,这时,那个蓝军大将开口道:”这几件东西都跟了我很多年,碧阳剑是我的贴身武器、蚕丝软甲是我当年出征时吾王亲手赠送给我的,至于这竹简,上面记载了我潜心多年研究出来的十个排兵布阵图,而这玉牌......“

    说到这,那蓝军大将突然顿住,然后对司徒谨道:“刚刚在大殿之中,你应该见到那两个金甲武士了吧?”

    略微一想,司徒谨便明白了对方说的就是之前在大殿中不停向四周撒碎片的那两个金甲卫兵,他点了点头。

    蓝军大将这才开口道:“那两个金甲武士是用死人尸体炼制出来的傀儡武士,之前我多年在外征战,多亏他们两个的贴身保护才能一直安然无恙,这也是我王当年特意找人为我炼制的......”

    当蓝军大将说到这的时候,司徒谨能明显感受到对方此刻的黯然伤悲之情,当年他虽然放弃了拯救他的君主,但是焉知他的心中没有他的君主?只不过在他君主一姓之人和八十万条生命面前,他只能无奈的选择了后者,而这种选择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毕生的诅咒?

    陡然之间,眼前这个虚幻的身影在司徒谨心中变的高大了起来。

    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一个现代人,他脑中的思维定式也是现代人的思维定式,他没有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概念,也没有什么君王贵族的生命就大于普通百姓生命的想法,在他眼中,没有人能轻易决定另一个的死亡,即便这个人是一军将领,他也不能轻易放弃几十万大军的生命,那毕竟是活生生的生命。

    可是,他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已经接受了太多“人人平等”和“民主”等观念的洗脑,而眼前这个蓝军将领却没有,但这个人却还是做出了跟他同样的选择,宁愿一个人背负所有骂名,这样一个人让司徒谨心中顿时升起了浓浓的敬佩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