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做错了吗?
    就在司徒谨整个意识都已经进入棋局的时候,那些跟他一起经历棋局考验的其他人都已经完事了,又不是一盘多有难度的棋,无非就是一道选择题,不一就二、不二就一,没有多余选项,不管是心里打着什么什么主意,这个时候都选择完了。

    不过每个做完选择的人,等了半天都发现没有什么动静之后,心里都是感到一阵奇怪,当然也有些患得患失,不清楚眼下到底是什么回事。在多数人看来,不管自己选择的对不对,总该有个结果,现在这样一片安静,毫无反应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还有后续?

    对于其他人此刻的状况司徒谨当然毫不知情,他现在已经化身为蓝军的最高指挥将领,面临的不是棋盘上的一个简单选择,而是战场上真实的两难境地。

    身边的副官依旧在不停的催他,可是他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松口。

    “将军,最多再有两天,王城就保不住了,您再不做决定,我们将什么都得不到,不管是我们的国家还是我们的士兵!”

    “将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请您尽快拿个主意!”

    ......

    那副官不停在司徒谨耳边聒噪,良久,司徒谨心下一狠,沉声道:“我们去救另一半军队!”

    “什么?”副官大惊:“将军,您真的想好了吗?我们丢弃王上、丢弃国家,却只为了救那些士兵吗?”

    司徒谨笑笑,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他再次开口,当发出声音的时候,立马感觉到仿佛不是他一个人的声音,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夹杂在其中,明明是两股不同的意志,但声音却重合在一起:“那些士兵?那可是八十万人、八十万条生命啊!我赫列特何德何能,可以为了保住一姓之人而放弃八十万条性命?他们都是我的士兵,作为他们的将领,我绝对不会放弃他们不管!“

    “可是,将军......”那副官依旧不甘心的想要争辩,却被司徒谨直接打断:“你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去通知全军准备吧!”

    就在司徒谨这话刚刚落下的时候,眼前的画面陡然一转,周围的军帐不见了,面前是一片峡谷,司徒谨骑在马上,在他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片大军。

    那个副官也骑在一批马上,跟在司徒谨的身边:“将军,前面就是敌军准备坑杀我军另外一半军队的地点了,竟然选择这种地方,明显是诱惑我们进去的陷阱啊!”

    司徒谨笑笑,在他心中明明可以感受到两个声音,但一出口的时候却只有他自己的声音:“无妨!带兵打仗十几年,除非我自愿投降,否则没有人可以战胜我!跟我比,他们还嫩了点!”

    顿了下,司徒谨复又开口:“时间差不多了,安排出去的两支军队应该都已经到了!”

    司徒谨话落,只听前面峡谷两侧的山上突然响起阵阵猛烈的厮杀声,不消一刻钟,厮杀声渐渐消停,见副官一脸迷茫,司徒谨开口道:“作为一个领兵打仗的将领,必须要熟悉地理!对方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坑杀我军士兵,是料定我们肯定找不到登上旁边两座陡山的通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选择进谷,被其在两山之上埋伏的军队一起杀死,可是,对于这一带的地理状况,我却比谁都熟悉!”

    副官恍然大悟,一脸崇拜的看着司徒谨:“将军果然厉害!”

    听到副官恭维的话语,司徒谨的脸色却突然间茫然起来:“我们救下了八十万士兵,但是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就都是亡国之人了!”

    司徒谨说完,副官也沉默了,紧接着,整个大军都被一片悲哀的气息所包围。

    画面再次一闪,司徒谨出现了在了一座宏伟的王城之下,在他面前,站着敌军的最高将领:“赫列特,我王慈悲,允许你等投降,即日起解甲归田,不得有误!”

    司徒谨望着眼前的王城,感到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王城还在,国家已无,如今王城里坐着的是敌国的王上!为了能让他身后的所有士兵有家可以回,他最终选择了投降,条件是他们所有人不得再拿兵器,否则一经发现,立马处死。

    画面再闪,司徒谨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厅,他前脚刚走进大厅,里面立马冲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手里拿着一把剑,一脸怒气的站在他的面前:“逆子!你还回来做什么!?”

    “父亲!”司徒谨听到自己叫出口的声音。

    “别叫我父亲,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这个国家的罪人,枉王上那么信任你,你却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真是家族的耻辱!”

    老者越说越愤怒:“你给我滚!你立马给我滚出这里!你这个亡国之人,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画面再闪,司徒谨出现在了一个宽敞的街道之上,迎面站着一个落魄男子,冲着他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初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在战场之上?我宁愿死在战场,也不愿做亡国的罪人!”

    画面闪的更快了,又是一个人站在司徒谨面前,浑身酒气混杂着颓废之气:“哈哈,将军,你以为你那个时候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吗?不,我恨你!我恨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就不会是这个国家的罪人,也就不会被父老乡亲这样看不起!”

    又是一张脸,满脸的死气:“将军,你真的不该救我!我已经活够了!家国,背在我的身上实在是太沉重!”

    ......

    画面闪过很多很多,最终,停在了一个人的脸上,那个人是司徒谨的副官,跟之前相比,如今的副官看起来老了很多。

    “将军,您说当初我们是不是做错了?您有没有感到后悔?如果重新来过的话,您还会那样选择吗?”

    “......”

    沉默,很久很久......

    司徒谨心中一片迷茫,突然,他听到耳边传来一道悠远而又沉重的声音:“你说,我当年做错了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