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什么是胜利?
    因为那光线并不是很强,所以司徒谨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那道亮光,他微微抬眼,紧接着却微微一怔,只见他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朱红色棋盘,说是棋盘,但跟司徒谨以往见过的种种棋盘却又完全不同,棋盘上有山有河,有草有木,一切仿佛是真一样,让司徒谨看着那棋盘顿时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个时候,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眼前这个棋盘给吸引了,至于刚刚那道突然出现的叹息声,则已经被司徒谨忘在了脑后。

    他的眼睛在棋盘上来回游动,发现棋盘上有两方军队,一方军队穿红色军装,另一方军队则穿着蓝色军装。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棋,也没人出来告诉司徒谨这棋的规则是什么,但是司徒谨还是很快看明白了眼前这盘棋。

    这盘棋其实已经下完了一大半,如今,场上的形势非常焦灼。

    红方看似处于不利的一方,但是有一支军队却已经攻到了蓝方的城下,虽说短时期内攻不进蓝方的城门,但红方的主力军却在另外一个战场俘虏了蓝方很多人。

    而蓝方呢?有一半军队被红方俘虏,另外一半军队却也面临着两难选择,要么不管自己那半被红方俘虏的大军,由着其被红方坑杀,而其自身直接赶回王城,杀死已经到达王城下的红方小股军队,这样蓝方就是胜利的一方;要么去救那半被红方俘虏的军队,但是王城就丢了,蓝方就败了!

    站在下棋的角度来说,这事实上是一盘并没有难度的棋局,下棋的最终目的是胜利,哪怕死掉再多的棋子,只要最终胜利了,那就是成功了。但是当看完这盘棋之后,司徒谨的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

    他带过兵,守过城,甚至在大陆名将排行榜上,也能找得到他的名字。也许在别人眼中,眼前的这盘棋只是一盘棋而已,但是他却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站在指挥官的角度来说,这盘棋对于每一位战场上的指挥官都是一种最沉重的考验,胜利是什么?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还是宁愿放弃领地而保全士兵的姓名?

    拿眼前这盘棋来说,蓝方要做的是放弃自己的另一半军队,迅速赶回王城杀掉红方那一小股围在王城下面的军队,这样的话蓝方就算胜利了,但是这真的是胜利吗?牺牲掉数十万、数百人的生命,换取这种胜利?

    这种不拿人命当性命的做法,对于从二十一世纪地球转世而来的司徒谨来说尤其难以接受。回想之前在提亚斯的时候,面对乌塔国和瓦尔族大军的联合攻击,司徒谨最终选择用小股奇兵出城偷袭,何尝不是因为他太在乎手下士兵的生命,所以选择兵行险着?

    就在司徒谨看着眼前棋局怔怔发呆的时候,之前在大殿当中的每一个人都面对着跟司徒谨一样的棋局。

    这盘棋对司徒谨来说如此难下,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却再简单不过,看明白了棋盘的上的局势之后,很多人立马指挥蓝军回去保卫王城,至于那一半即将就要被红军坑杀的士兵,多数人都不放在眼中,有战场就有牺牲,有战场就有死亡,这种选择在很多人眼中实在是连选择都算不上。

    还有一些人看明白这盘棋之后,则心思回转,动了很多歪脑筋。既然这盘棋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简单的一盘棋那么简单,蓝方只要走一步就可以取胜,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哪有这么容易就可以通过考验?难道说要反其道而行之?这一少部分人选择派出蓝方大军去营救另一半军队。

    跟其他所有人的反应不同,此刻的司徒谨没有去考虑胜负,他依旧在看着眼前的棋局,这棋实在是太难下了,占优势的一方真的是蓝方吗?司徒谨反而觉得对于蓝方来说,这盘棋反而是胜也败、负也败。

    保卫住了王城,却丧失了无数士兵的性命?这能叫胜利吗?救下另一半士兵,却失去了家国,蓝方所有士兵就算都活下来了,那也都是亡国之兵,这又能叫胜利吗?到底什么是胜利?也许对于指挥官来说,绝大多数时候根本就没有绝对的胜利。

    良久,司徒谨苦笑一声,他发现这个选择题简直就是没得选择。他的目光锁定在棋盘上,穿过一片片山脉、穿过一道道河流,突然,他感到心神一阵恍惚,紧接着,他面前的景色陡然一变,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好像出现在了一个大帐当中。

    就在同一时间,一道轻咦声突然在司徒谨头顶响起,只不过如今的司徒谨整个人仿佛都进入了某种幻境一般,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司徒谨的意识在大帐内游荡,他看到大帐里面有两个人,一个人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看起来三旬左右,一身铁甲将其身体紧紧包在当中,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杀伐气息,另外一个人一身蓝色军装,身材较瘦,看起来一副文弱的模样。

    就在司徒谨刚刚看到两人之后,那文弱男子一脸焦急的对那个魁梧大汉道:“将军,到底怎么办,您倒是拿个主意啊?现在我们是返回王城,去救我王?还是去救我军另外一半军队?”

    那魁梧大汉一双浓眉紧紧锁在一起,一股浓浓的威压立马朝着四周散开,大汉的双拳紧紧握在了一起,半晌,很是艰难的开口道:“再让我想想......再让我想想......”

    就在这大汉开口的同时,司徒谨整个意识一顿,他发觉那大汉刚刚说出的话就是从他嘴里吐出的,换言之,他眼中的大汉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再确切点说,他的意识现在仿佛跟那大汉的意识融合在了一起,现在的他就是眼前这个大汉,也就是蓝军的最高指挥官,而那大汉也就是现在的他。

    司徒谨还没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听自己耳边传来那文弱男子的声音:“还要想?将军,您已经想了半天了,现在时间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您再想下去的话,不管是回去守护王城还是去营救我军另外一支军队,我们就都做不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