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说谎!
    司徒谨话刚刚说完,那巫咸却猛的抬起头来,看着杰兰特的眼中露出满满的鄙夷之色,下一刻,忽的有些丧心病狂的大笑起来:“杰兰特,你说什么?你这个废人,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等话来,真是有够可笑的!不借助其他人的帮助,你这个连剑都举不起的废物能拿我怎么样?”

    笑到一半,巫咸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语气陡然一转,变的尖锐起来:“说起来,当年要不是因为你太过张扬惹到我的话,我也不会弄死沃辛,更不会抢走你的恋人瓦妮莎,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是罪魁祸首!要怪只能怪沃辛自己蠢,甘愿替你去死,不然的话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听到巫咸的这些话,司徒谨心中对巫咸的厌恶感更胜,不过他更担心杰兰特,怕被巫咸这么一说,杰兰特刚刚走出来之后又再陷进去,侧过头,却见杰兰特一脸平静,并没有因为巫咸的话受到半点影响,司徒谨终于放下心来。

    那巫咸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本来就是为了气杰兰特,但是说到最后,却发现杰兰特一脸淡然,丝毫没有受到自己那些话的影像,巫咸不死心继续道:“还有瓦妮莎,亏你之前对她那么好,可她却自愿离开你,投向我的怀抱!说起来,她的滋味可真是不错啊!每晚把我伺候的别提多舒服了,你能想象得到吗?”

    一边说着,巫咸又开始疯狂大笑起来,这一幕让大殿内所有人看到之后,心中对巫咸都升出了一种浓浓的厌恶之感。

    再看瓦妮莎,虽然已经低下了头,但不难想象此女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如果巫咸真的喜欢她,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等话来,这已经不单纯的是在刺激和羞辱杰兰特了,而是把她拉进去一起羞辱。

    说起来,这巫咸虽然惧怕司徒谨,但是他心中也有一块绝对不能让人触碰的底线,那就是他绝对不能忍受他的死敌杰兰特站在他的头上,本来他被司徒谨吓的都已经意识涣散了,但是一听到杰兰特竟然开口说要亲自了解跟他的恩怨,他立马不受控制的大吼大叫起来。

    就在巫咸又大喊过之后,杰兰特终于淡淡开口,目光中露出一丝明悟:“瓦妮莎么?曾经的我确实很喜欢她,她的离开也确实对我打击不小,但是那也只是曾经。现在的我很庆幸她当初的离开,这等女人跟你很配,却配不上我!”

    “你说什么?”巫咸紧紧的盯着杰兰特,似乎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说谎的蛛丝马迹,但是他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但他还是大叫道:“你说谎!”

    与此同时,瓦妮莎听到杰兰特的话,也猛地抬头,看向杰兰特,但杰兰特却连眼睛的余光都没有分给她。

    瓦妮莎的心瞬间变得有些失落起来,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她心间缓缓升起,让她有种感觉,仿佛自己丢了某种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最终不是寻常女子,瓦妮莎强自把自己心中的那些不适感压下,重新抬起头时,一张长的还算不错的脸庞重新恢复了正常。

    而杰兰特在听到巫咸说“你说谎”的时候,也不出言解释,只是轻轻笑笑,但就是这样,却让巫咸感到更加气愤、更加抓狂。

    巫咸不知道,杰兰特这个人其实就是他内心的一道坎,杰兰特之前没有迈过他巫咸这道坎,这么多年来巫咸又何尝迈过杰兰特这道坎了呢?

    当年巫咸刚刚进入大院,心中对自己的实力感到非常自卑,正因为如此,对于杰兰特那种本身就是天之骄子而又非常狂傲的人才非常记恨。

    因为多次见到杰兰特的张扬,巫咸心中牢牢地烙下了杰兰特这个人的印记,那个时候,为了赶超杰兰特,为了证明自己也不比任何人差,巫咸发奋修行,团结自己周边的人,正因为如此,最终才坐到了东华第一人这个位置。

    可当他把杰兰特打压下去之后,他反而失去了奋斗目标,不愿意再潜心修行了,恶劣的本性也一点一点暴露出来,最终他虽然成为了东华的王者,却失去了跟大院其他强者角逐的雄心,甚至把整个东华也慢慢带的偏离了正轨。

    巫咸没有看透这一层,多年来一直满足现状,这么多年来,杰兰特是在慢慢堕落,他巫咸又何尝不是呢?心有多大,决定了天有多大,他的心太小了,小到容不下一个杰兰特,所以这些年来,他的世界只有一个杰兰特,他的目标乐趣也只是打压折磨杰兰特。

    如今,杰兰特已经从迷圈中走了出来,但是巫咸,却还是在圈子里面,固执己见。

    因为忍受不了杰兰特看向自己的那种不屑的光芒,巫咸脑子一热,整个身子下意识的就要扑向杰兰特,就在这时,整个大殿却突然一黯,然后变的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这突然而来的黑暗让大殿内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一阵心慌,纷纷开口去叫自己的队友,想确认自己小队中的其他人都怎么样了,但令人感到心慌的是,无论谁怎么呼唤,都听不到一点回音,四周前所未有的安静,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毛。

    司徒谨没有去喊其他人,但是他也能清晰地感觉到,除了他自己之外四周再没有一丝人的气息,刚刚在这大殿内的所有人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这种无声的诡异让司徒谨的一双俊眉陡然挑起,不过略微一沉思之后,他的面色便又恢复了正常。

    他隐约猜到,这种情况应该是这个秘境的主人故意弄出来的,也许这就是秘境第三层的考验?

    “哎——”

    就在司徒谨心里刚刚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道悠远而又深长的叹息声,这叹息声无比清晰,仿佛是贴着他的耳边发出来的一样,把他吓了一跳。

    “谁?”

    司徒谨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猛的抬头,下一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微弱的亮光。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