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现在就可以试试!
    那卷发的微胖青年在登上了三层大殿的阶梯之后,目光先是在整个大殿扫视了一圈,当看到司徒谨时,青年的目光略有停滞,然后才又移开,转而看向大殿当中的杰兰特几人。

    这个时候,杰兰特几人已经将那两个金甲武士再次撒出来的碎片都取到手了,当那青年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站在大殿当中淡淡的看着那卷发青年。

    那卷发青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笑意,突然抬脚步步走向大殿中央,走到杰兰特等人面前,然后用一种极度霸道的语气开口道:“限你们在半分钟之内把刚刚拿到手的碎片都交出来,否则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们吐出来!”

    那青年话落,杰兰特突然笑了一声,走上前一步道:“贺拉斯,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到手的东西,我们可不会白白的就送出去!“

    杰兰特说完,那叫贺拉斯的青年嘴角微微一勾,仿佛刚刚注意到杰兰特的存在一般,看着杰兰特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东华的杰兰特啊!听说沃辛死了以后,你就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废物,连剑都举不起来,怎么现在又张狂起来了?难道是找到新的靠山了?”

    芬兰学院,在这大院当中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学院,不过这些年来,却也没人敢小瞧这个学院。

    众所周知,大院中各个学院的排名是看这个学院的总体实力,而这实力换算成具体可见的东西就是每个学院每年的总毕业率,而不是看单个小队或者单个人的实力。

    换言之,哪怕一个学院当中有一个积分极高的学生毕业了,但那也代表一个毕业率,而另外一个学院就算是有两个刚刚满及格线的学生毕业了,那也是两个毕业率。

    这算法看起来有些无厘头,但细细品味起来,却也有点意思。强者分为很多种,有能让自己一人变强的强者,也有能让自己和周围众人都变强的强者,而大陆学院所看重的正是后一种强者。

    一个自身实力很强的人,即便他最终成为一个学院的最强者,但那也只能代表他个人的强悍,而不能代表这个学院的强悍。反之,一个人自身实力就算不那么强悍,但他能让学院中的很多人都跟着他变强,那才能真正光大这个学院。

    之所以说到这,是因为这芬兰学院就是属于单单几个小队实力很强,但总体实力却很一般的学院。

    从积分的多少来说,这个叫贺拉斯的青年也不是芬兰学院的第一人,单说到真实实力,在芬兰学院当中贺拉斯敢叫号第一,没人敢叫号第二。在大院当中,也有很多像是贺拉斯的这种人,积分到了一定数目之后,就不在乎分数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实力不强。

    贺拉斯跟杰兰特二人算不上认识,不过之前沃辛在的时候,沃辛小队在这大院当中确实风光了一阵,老一点的学生几乎没有不认识他们的,尤其是杰兰特之前又特别个性扎眼,走到哪里都是一副酷酷的模样,为此也没少得罪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

    至于杰兰特一眼认出贺拉斯,那就更没什么出奇的了,贺拉斯这人的霸道张狂在大院当中也是出了名的,虽然他单人积分排在大院二十名开外,但很多人都推测贺拉斯的真实实力可以排进大院前十。

    贺拉斯嘴上跟杰兰特说着话,却突然转过身子,看向了站在大殿一侧的司徒谨:“难不成那个就是你新找到的靠山?”

    贺拉斯这句话说完,大殿当中但凡聪明一点的人都马上明白过来,原来这贺拉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从刚刚出现到现在,他看似是想找杰兰特几人的茬,但真正瞄准的人却是司徒谨。

    听到贺拉斯的话,司徒谨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但却并没有说话,他倒是想看看这贺拉斯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紧接着,贺拉斯干脆一副挑衅的模样从大殿中间走到司徒谨面前,开口道:”小子,你叫什么?“

    司徒谨一脸平静的看着贺拉斯,淡淡道:“你无需知道。

    “呵!够张狂的啊!”冷笑一声,贺拉斯的语气忽然间变得极度阴寒:”你不会以为你打败了普莱德,这大院当中就没多少人能治得了你了吧?“

    听到贺拉斯的话,司徒谨微微一怔,他才刚刚打败普莱德没多久,按理说除了他们小队和卡汀娜小队之外,应该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这贺拉斯会知道?

    他心下正感到疑惑,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卡汀娜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一亮,然后一把从身上取出了紫晶牌,看了几眼之后,走到司徒谨身边,将手里的紫晶牌递给司徒谨。

    司徒谨不明所以,但还是顺势接过了卡汀娜的紫晶牌,看了一眼之后,心里大感意外,紫晶牌上竟然有他跟普莱德对打的影像,而且影像还非常的清晰。

    对于紫晶牌的功能用途司徒谨之前也仔细研究过,略微思索之后,他马上明白过来,原来此前在他跟普莱德对战的时候,已经有人偷偷录下了他们对战的全程经过,并且将整段影像都分享了出去。

    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恍然大悟,之前听大厅内很多人说什么影像他还有些不太明白,这下总算明白了,原来那些人都已经看过这段影像了。

    心里虽然感到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司徒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他把紫晶牌还给卡汀娜,看着面前的贺拉斯,微微一笑:“如果你认为你能治得了我,你现在就可以试试!”

    “好!有种!”贺拉斯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却略显夸张:“小子,已经很久没有人让我感到这么有趣了,看来我是要好好调教你一下,让你知道打败一个普莱德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得意的事情!“

    贺拉斯话落,还没等有所动作,又有一支小队从下面走了上来,众人定睛一看,待看清那支小队之后,眼中纷纷闪过一抹怪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