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九门阵
    来到城楼面前,众人发现城楼底层竟然是镂空的,抬眼一看,看到底层最里面有一排墙壁,而墙壁上面画着一个奇怪的图案,除此之外,并外看到登上城楼的其他入口。

    海蒂往前走了一步,看着那墙上的图案道:“是阵门!”

    “阵门?”杰兰特看向海蒂。

    海蒂简单解释道:“那应该就是通往城楼上方的入口,想要进去必须要破开封住那入口处的阵法才行!”

    卡汀娜看向海蒂,问道:“要多久能破开?”

    海蒂看着那阵法沉思良久,然后开口道:“那是一个多方叠加阵法,一时半会我肯定破不开!”

    海蒂刚刚说完,众人只听到身后忽而又想起那铁甲霍霍的齐整声音,回过头,见无数亡灵甲兵又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说完,正欲挥剑出手,却被司徒谨伸手给拦住了:“不必跟这些亡灵白费力气,让我来!”

    卡汀娜停下动作,看向司徒谨,只见司徒谨转过身,抬手在通道出口地方轻轻一挥,紧接着,一道圆形光阵凭空而出,卡在了通道出口,然后渐渐隐去不见。

    司徒谨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复又抬手,在半空中连连舞动几下之后,接着往那光阵消失的地方轻轻一推,众人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见那隐去的光阵再次闪现,不过这次光阵之中不再是空空无物,而是立着一个奇怪的大金环,那大金环跟光阵一同闪现了一下之后,再次一同隐去不见。

    这时,只听司徒谨道:“我在此简单设了一道防御阵,应该能抵挡那些亡灵甲兵一阵!”

    在场众人多不明白阵符此道,听到司徒谨的话,都是一脸木然的点了点头。

    但海蒂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司徒谨,喃喃道:“好厉害!竟然抬手间就布置了一道这么厉害的防御阵?“

    听到海蒂的话,众人都看着海蒂,不过神色依旧有些木然。

    加雷斯试探着向海蒂问道:“很厉害吗?”。

    海蒂像是小鸡啄米一般不停点头,完全没了之前那种高冷美女的范。

    见状,卡汀娜笑着摇了摇头,她很清楚自己这个队友的脾性,外表平和内心高傲,这种高傲不是凭着甚于很多女子的美貌而建立起来的,而是建立在对自己的绝对自信之上,这个自信是身为一个强大阵符师的绝对自信。

    确实,放在整个大陆来说,海蒂身为一个七级大阵符师确实算不上特别厉害,但别忘了,海蒂她现在还非常年轻,而外界那些顶尖的阵符师多是白发苍苍、上了岁数的老家伙,相比他们,海蒂未来在阵符上拥有更加无限的可能,这点只要是稍稍懂点阵符的人都能明白。

    正因为如此,海蒂绝对拥有高傲的资本,但在面对司徒谨的时候,海蒂却实在没办法高傲起来,她一直引以为豪的阵符术在司徒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她甚至有种感觉,在司徒谨面前,她就像是个小学生一样,孜孜渴望着学习更多的阵符知识。

    如果实力相差无几,海蒂可能会不甘心,但实力相差太多,海蒂心中对司徒谨反而就只有浓浓的敬佩。

    司徒谨布置完防御阵之后,转身走进那城楼底层,一直走到最里面,然后抬起头,开始打量起前面的大阵图。

    半晌,开口道:“这是一个九门阵!”

    “九门阵?”听到司徒谨的话,海蒂赶紧跑到司徒谨身边,虚心请教起来:“意思是说有九个阵法叠加而成吗?”。

    司徒谨摇摇头,淡淡道:“九门阵以九为基数,当中包含九九八十一个阵法,其实是由一个行军打仗的阵法演变而来,是一个攻守合成阵法!”

    司徒谨说话的同时,海蒂连连点头,心中越发佩服司徒谨,她刚刚虽然看出这是一个多方叠加阵法,但却无法看出具体叠加了多少阵法,没想到司徒谨只看了一眼,就一语道破这阵法的精髓。

    海蒂哪会知道,像是这种阵法,司徒谨在刚开始学习阵法的时候就已经记下了成千上万个。他不但记忆,而且还在此基础之上根据自己的理解演算出更多的阵法,一个很简单的阵法往往被他推演出数十种甚至数百种解法,他却乐此不疲。

    正因为有了那么牢靠的基础,所以如今看这种叠加阵法,只要不是叠加次数多的无法计算,必须靠层层演算解阵,他都可以一眼看出阵法的精髓所在。

    众人这时候也走到了司徒谨的身后,虽然之前听到司徒谨对海蒂说的话,但是大家却也是懵懵懂懂。

    卡汀娜开口问司徒谨:“要多久才能破开这个阵法?”

    司徒谨笑笑,有意让海蒂多学习一点,便开口道:“这个阵法并不难解,有两种比较简单的解阵方法。”

    果然,司徒谨刚说完,海蒂立马问道:“哪两种?”

    司徒谨继续道:“第一,随意解开其中一个阵法,然后根据这个阵法不断往下演算,最终解开整个阵法,用这个方法快的话一个小时之内就可破开此阵。”

    海蒂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另一个方法呢?”

    司徒谨看向海蒂:“至于另外一个方法,用不用得惯就因人而异了。所谓阵符,乃是阵法跟符文相成相消,符文主攻、阵法主防。一方面,二者如果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可以拥有强大的攻防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攻消防、借防消攻,借阵法挡符文,借符文破阵发!”

    海蒂立马会意:“你的意思是说,可以用符文消掉这个阵法?”

    司徒谨道:“没错。”

    听到司徒谨的话,海蒂立马语塞,这个道理她何尝不明白?但这哪是用不用得惯的方法问题?用这种方法破阵对阵符师的要求极高,没有一定造诣的阵符师根本没法做到!

    阵符两字虽结合在一起,但是确切说确是两个不同的领域,阵法跟符文,每一个领域都够一个阵符师研究无尽,何况是两个领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