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九十二章 不用担心
    司徒谨微微一愣,随即伸出手,跟卡汀娜递过来的玉手轻轻握在了一起。

    半晌,二人松开彼此的手之后,卡汀娜道:“既然我们已经联手,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进去吧!”

    司徒谨笑笑,目光看向大厅正前方的那扇巨大的红门,卡汀娜不知起意,也侧过身顺着司徒谨的目光朝前看去,待看到门上刻画的两行大字,笑道:“原来如此,我说这大厅内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都不进去呢!”

    司徒谨点点头,道:“等吧,现在加上你们,这大厅里已经有四十人了,只要再来两支队伍,我们就可以进去了!”

    卡汀娜微微颔首:“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就这样等了整整一日,却不见再有其他小队到来,加雷斯有些沉不住气道:“怎么还不来人啊?难道说这里一直不来人,我们就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

    说这话的加雷斯却不知道,他们这已经算是好的了,大厅内的比他们早来的那些小队都已经在此等了不止三两天了,最先来的那个小队则已经在此等了五天了。

    见加雷斯一脸不耐,司徒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道:“加雷斯,耐心点。”

    加雷斯冲司徒谨白了白眼,正想再开口说话,忽然见从大厅对面的一个通道出口处又走出几个人。为首的青年身材高大、长相平庸,但身上却散发出一种狠厉的气息,而青年身后还跟着四男一女。

    见有人过来,加雷斯正感到一阵欣喜,当看清青年的面貌时,加雷斯那欣喜的表情则立马僵住了。

    司徒谨跟卡汀娜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大家也只是感到有些意外罢了,唯独杰兰特跟贝狄威尔两人的反应很大。

    “巫咸?”

    看到巫咸,杰兰特整个身体好像都绷紧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完全呆立在原地。尤其是看到巫咸身后那个女子,杰兰特眼中先是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随即整个人都萎靡下来,仿佛是一株失去了生气的花草一般。

    贝狄威尔虽说也呆立在原地,但眼中却充满了一种无言的愤怒,而那愤怒中仿佛还夹杂着一丝懊恼和一丝无力,再配合他那支因为缺少一臂而看起来空空的衣袖,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种悲凉感。

    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杰兰特跟贝狄威尔两人的耳畔,将两人瞬间从异样的状态中拉了出来:”不用担心,你们与巫咸之间的仇怨,很快就会了结。”

    这道声音虽然很轻很淡,但却让杰兰特跟贝狄威尔两人皆为之一震,二人抬起头看着司徒谨,却只见到司徒谨颀长的背影,这让两人不禁有些怀疑刚刚听到的话语是不是真的自司徒谨口中出现过。

    与此同时,站在司徒谨身侧的卡汀娜则敏锐的从司徒谨那双碧色的眼眸中感受到了一道浓郁的杀气,虽然那道杀气只是一闪而过。

    那巫咸刚从通道出口走出来,先是将整个大厅给打量了个遍,当视线扫过大厅中间之时,终于看到了司徒谨几人。

    巫咸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是这惊喜还没持续几秒钟,巫咸的脸却瞬间僵硬住了,无他,因为巫咸看到了站在司徒谨身边的卡汀娜。

    之前卡汀娜在阵门外面将巫咸赶走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巫咸几人进入这秘境当中,巫咸当时为权宜之计不得不先行退让,心里却拿定主意等卡汀娜一走,便率队进入秘境。

    在巫咸看来,秘境里面那么大,就算他违逆卡汀娜的意思进入秘境,他的队伍跟卡汀娜也不会相遇,虽说这只是一种赌博心理,但巫咸却愿意赌一把,他本来就是那种阳奉阴违之人,这种事情在此之前他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再者,虽说巫咸表面上对卡汀娜恭敬有加,但是身为男人的某种优越感,却让巫咸从骨子里面看不起任何女子。但凡遇到漂亮女子,实力强过巫咸的,巫咸便意淫对方,而实力不如他的,他则会用尽无耻招数占尽对方便宜。

    别看在外人眼中,巫咸现在是跟瓦妮莎在一起,但是事实上巫咸对瓦妮莎却并不怎么样。

    之前巫咸之所以想尽办法要得到瓦妮莎,一方面是为了羞辱和刺激杰兰特,因为杰兰特以前是个相当傲气之人,一般人很难被他看进眼里,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有个性、有棱角”,但这个性和棱角在外人看来不免会觉得有些孤傲和看不起人的意思,为此杰兰特也没少得罪他人,巫咸就是这当中一人。

    巫咸虽然身材高大,但心眼却极小,对于杰兰特看到他就像是看到空气的那般模样,曾经让巫咸暗地里没少咬牙切齿,也正是因为如此,沃辛死后,巫咸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杰兰特,直到现在,终于将杰兰特身上的棱角一一磨平,但巫咸对此却还是不满意。

    当然,巫咸将瓦妮莎从杰兰特身边夺走,并一直没有抛弃瓦妮莎,也并不完全都是为了刺激杰兰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巫咸想利用瓦妮莎身为阵符师的能力,毕竟瓦妮莎可是东华最厉害的阵符师。

    这么多年来,巫咸虽然跟瓦妮莎在一起,但也没少跟其他女人鬼混,东华学院但凡有点姿色的女子,早都已经被巫咸给糟蹋遍了,只是碍于巫咸在东华第一人的实力,才没人敢站出来反抗。

    从这点看来,这大陆学院名为一个学院,但其内也充满了某些肮脏和不堪,有些肮脏之事甚至比外面世界还甚,所有学生在这里面对的何止是实力纷争这么简单?还要面对很多比死亡还要更难面对的其他考验,这些考验有些时候会轻易摧毁一个人,让其毕生只能如行尸走肉一般苟活于世,生不如死。

    但是,只有实力,只有绝对的实力才是能立足于此地的唯一一件宝器!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