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八章 破解迷幻阵
    确实,就在前方不足百米处,两侧的石壁交汇在一起,汇聚成一个死点。

    司徒谨几人停下脚步,加雷斯又道:“不应该啊!从我们刚刚进到这里面开始,就只看到这一条路,后面本就是死路,现在前面也无路可走,这也太诡异了吧?”

    加雷斯话刚说完,只听杰兰特突然大喊一声:“快看前面!”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向前看去,这一看,都是吓了一跳,只见前面两壁交汇处突然涌现出大量一米多长的小蛇来,这些蛇五颜六色、蛇纹也是多种多样,一钻出来之后便吐着蛇信朝着司徒谨他们这边直奔而来,不大一会,便有上百条小蛇从石壁中钻出。

    “哇,怎么这么多蛇啊!”加雷斯大叫道:“这些蛇都从哪里来的?”

    贝狄威尔也是有些惊慌道:“先别管这么多了,我们赶紧往后撤!”

    话落,回头一看,神色大骇,原来不止是前面有蛇,后面也有密密麻麻的小蛇在爬来爬去,放眼望去,周围竟都是这种小蛇。

    眨眼间,这些小蛇便盘旋着身体来到了几人的周围,将几人团团围在中间,被这些五颜六色的小蛇用一种危险而又虎视眈眈的眼神注视着,所有人都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加雷斯有些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道:“好家伙,这一共得有多少条蛇啊?“

    眼见一条小蛇忍不住先冲了上来,贝狄威尔一把抽出腰间的短剑,对着那条小蛇就是一挥剑,就在众人以为那条小蛇已经必死无疑之时,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条小蛇竟一分为二,分解为两只小蛇,再次朝着几人这边跑来。

    贝狄威尔先是微微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像是不信邪一般,他再次挥动手中的短剑,眨眼间对着那两条小蛇连连甩出十几道剑芒,没想到当他停手的时候,地上的那两条小蛇已经再次分解出数十条小蛇,这些小蛇刚一出现,便再次吐着蛇信朝着他们这边奔来。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虽说刚刚就出现了不少小蛇,但几人也只是感到头皮发麻而已,心里并未真的将这些小蛇放在心上,但现在可不同了,这些蛇可以无限分解,换句话说就是怎么杀也杀不死,谁还敢在心里小瞧这些蛇?

    贝狄威尔收回短剑,一脸惊愕,就在这时,越来越多的小蛇开始向几人这边靠近,众人都是满脸凝重之色,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只听司徒谨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家别慌,这只是迷幻阵而已,不用理会这些蛇,它们并无攻击性!”

    “哈?”加雷斯难以置信道:“迷幻阵?司徒兄,你是说这些蛇都是假的吗?”

    司徒谨淡淡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也可以这么说,这些蛇只是从迷幻阵中演化出来的虚影而已,所以大家不用害怕!”

    “真的假的啊?”加雷斯还是有些不相信:“虚影有这么逼真吗?”

    恰在此时,一条小蛇突然快速窜到司徒谨面前,一个弓身跳跃,竟然企图跳到司徒谨的身上,司徒谨虽然注意到了这条小蛇,但却并没有出手阻止,而是放任这条小蛇往他身上跳。

    没想到,下一秒,小蛇的身体刚刚接触到司徒谨的衣服,竟仿若透明一般穿过了司徒谨的身躯。

    这下,加雷斯几人终于相信了司徒谨的话,几人心中不禁开始暗暗感叹这阵法的奇妙,半晌,加雷斯笑道:“司徒兄,有你在可真好啊!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我心里都有底啦!”

    说完,看着司徒谨的背影道:“司徒兄,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虽说这些蛇是假的,但我们也不能一直呆在这里看假蛇吧?”

    司徒谨背对着加雷斯几人摆了摆手,嘴角露出一丝胸有成足的微笑,只见他蓦地伸出两指,指尖顿时窜出一丝淡蓝色的光芒,接着,司徒谨舞动两指在半空中不停的划来划去,速度极快,众人竟只能看到一团光影不停闪动,却已看不清司徒谨的手指。

    不多时,众人眼前一亮,只见一道闪着光芒的圆形小光阵突然自司徒谨面前出现,光阵里面画着众人看不懂的奇怪图形,那图形带着光阵慢慢转动,渐渐漂浮到了前方两面石壁交汇的交点处,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那小光阵一下子隐入了石壁当中。

    “哎?”加雷斯疑道:“怎么没了?”

    话刚落下,只见前方突然浮现出一个方方正正的方形大阵,大阵里面也是画着许多奇形怪状图案,众人定睛一看,发现大阵中间的那个圆形小阵看着竟有些眼熟,特里斯坦道:“前方大阵中间的那个小阵图应该就是司徒刚刚放出的那个小阵吧?”

    司徒谨微微一笑,道:“没错,这只是一种很简单的阵法,破解方法有很多,我只是选取了其中相对简单的一种解法,直接用小阵控制住整个大阵,大阵自然可以迎刃而解。”

    破阵方法成千上万,即便是同一个阵法,也有很多不同解法,有的人喜欢用强攻手段破阵,有的人喜欢用阴柔手段破阵,有的人根本懒得破阵、直接用最简单的方法解阵。

    破阵跟解阵不同,破阵以破坏为目的,大都会破坏阵法;而解阵则以解开为目的,大都不会破坏阵法,只是在原有的阵法上面动些手脚而已,看似简单,但相比破阵手段却不知高出多少倍,司徒谨正是后一种人。

    这么多年来,他脑中不知记下了多少阵符图,所以很多阵法他只看一眼,就知道其中关键所在,他不需要花大气力去破开阵法,那样太耗时间和经历,而且相比破阵,他确实更加喜欢解阵的感觉,这让他每次解开阵法都有种成就感。

    司徒谨话刚说完,只见前方大阵闪动几下,然后渐渐隐去不见,就在大阵刚刚消失的同时,前方豁然开朗,只见之前还交汇在一起的石壁突然分开了,一道小路蓦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一幕再次让大家感到一阵奇妙,看向司徒谨的目光也充满了不可思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