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七章 初入秘境
    瓦妮莎说完,巫咸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瓦妮莎又道:“我无法做到像他那样,而且“

    “而且什么?”巫咸的目光紧紧盯着瓦妮莎。

    瓦妮莎略微沉吟,一对细眉微微皱起,道:“而且我相信整个大院中也没有人能做到!”

    “这”巫咸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怎么可能,难道说那小子比天才阵符师比勒尔还厉害吗?“

    比勒尔,大陆学院圣肯学院的学生,其所在的小队不只是圣肯学院的王者小队,而且是整个大院的王者小队,他的个人实力虽说不是特别强悍,但其在阵符上的造诣却早就得到了大院的一致认可,是大家公认的天才阵符师。

    瓦妮莎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巫咸。

    想了想,巫咸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笑容:“瓦妮莎,如果这人当真像你说的这样厉害,那他就必须要为我所用,跟杰兰特和贝狄威尔在一起,可是太浪费这家伙的才能了!”

    听着巫咸说的话,瓦妮莎微微低头,没有再说话。

    半晌,巫咸转过身子,看着从后面走上来的其他队友,开口道:“今日我们暂时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我们便再次返回那秘境入口!“

    话分两头,却说司徒谨几人从光阵上消失以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当中。

    司徒谨伸出两根手指,指尖登时冒出一股小小的火苗,瞬间将周围照亮,只见周围黑乎乎的一片,两侧都是尖石峭壁,只有前方有一条幽深的小路,弯弯转转不知通向何方。

    加雷斯几人站在司徒谨身后,样子看起来都有些呆滞,很明显,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太过突然,几人还是没有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没明白过来为什么转眼间一行人会出现在这里。

    司徒谨没有理他们,而是将手指尖的火苗尽可能的贴近石壁,细细的将周边的石壁打量了一番。

    这时,加雷斯终于先缓过神来:“这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处于秘境里面吧!”特里斯坦往前走了几步,借着司徒谨手中的火光打量四周道。

    “秘境?”加雷斯觉得自己脑袋一片混沌,他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想到此前看司徒谨做了一连串奇怪的动作,然后眼睛一花,再次睁眼时,便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

    见加雷斯一脸懵懂的样子,特里斯坦难得开口解释道:“你还没明白吗?司徒他是一名阵符师,刚刚他已经破开了秘境的阵门,所以我们才会来到这里面。”

    “什么?”加雷斯像是被人偷袭了一样,差点从地上跳起来:“司徒兄,他竟然还是个阵符师?”

    这时,杰兰特跟贝狄威尔也恢复了意识,两人没有去看周围的环境,只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司徒谨。

    如果说之前知道司徒谨是一名魔法师让两人感到有些震惊的话,那么此刻两人就是极度震惊了,跟司徒谨认识的时间虽说不长,但司徒谨却总是隔一段时间就带给大家一次震撼,这让两人觉得越发看不透司徒谨了。

    杰兰特走上前,看着司徒谨问道:“你是一名阵符师?”

    司徒谨没有回头,依旧借着火苗发出的微弱光线在打量石壁,不知发现了什么,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

    “算是吧!”司徒谨一边回答杰兰特的问话,一边向后退了几步。

    在杰兰特几人不解的目光中,只见他突然伸出另外一只手,手指翻飞、光华浮动,眨眼间便打出一道金色方正符文,对着石壁上的一个凹槽猛的一甩。

    下一秒,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待目光清晰之时,只见左右两侧的石壁上突然多出一排排壁灯,瞬间将眼前的石壁和小路照的明亮无比。

    做完这一切之后,司徒谨将手指尖的火苗熄灭,然后放下了手臂。

    而他这一手却再次让杰兰特几人一惊,加雷斯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突然跑到司徒金身边,用一副崇拜的口气道:“司徒兄,你也太强悍了吧?!大陆三星名将、剑士、魔法师、阵符师,你也太逆天了吧?”

    “三星名将?”特里斯坦看着加雷斯,道:“你是说大陆名将排行榜上的名将吗?”。

    “没错!”加雷斯一脸兴奋,说到司徒谨的事情仿佛比说他自己的事情还开心:“你们还不知道吧?司徒兄可就是大陆名将排行版上最年轻的名将!”

    加雷斯说完,杰兰特跟贝狄威尔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浓浓的吃惊之色,不管怎样,司徒谨一下子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二人一时间还是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这时,司徒谨开口道:“先别说这么多了,我们往前走走吧,看看前面有什么?”

    加雷斯刚刚说的来劲,没想到司徒谨一句话就把他给堵了回去,只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只听司徒谨道:“大家小心点,不要碰两侧的石壁,我在前面走,你们在后面跟上。”

    说完,当先一步走在了前面,加雷斯立马抬脚跟上,嘴上却道:“不能碰石壁?这石壁虽然看着尖峭,但就算碰一两下也没什么事吧?”

    说完,只听司徒谨声音严肃道:“这石壁上面机关重重,切不可大意!”

    因为壁灯将小路照的很亮,所以司徒谨几人一路走的倒也顺畅,只是本来这条路就不是很宽,众人越走发现路变的越窄,到后来,竟然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宽度,众人只能排队跟在司徒谨身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就这样一直往前走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以后,众人惊讶发现,前方竟然没有路了。

    加雷斯惊道:“这是怎么回事?前面怎么没路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