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六章 先行一步
    另外一边,见自己的剑芒在半路中被完全挡下,卡汀娜一张俏脸仿若罩上了一层寒霜一样,连站在她身后的四女都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冷意。

    就在这时,只见处于光阵正中心的司徒谨突然伸出一手,并拢二指,指尖顿时亮起淡淡的蓝色光芒。

    接着,只见司徒谨的两指在半空中不停划动,指法变换速度极快,每到他略微一顿的时候,便有一道小阵法从他指尖处射进地下的大光阵中心,不出三十秒钟,竟然已经有九个小阵射进了地下的光阵里。

    司徒谨的这一手让在场的所有人看的都眼花缭乱,到了这个时候,杰兰特几人如何还不知司徒谨是个阵符师?而且看司徒谨的举动,还是个很厉害的阵符师!

    除了特里斯坦只是微微一怔,神情很快便恢复正常以外,杰兰特、贝狄威尔还有加雷斯,有一个算一个,都一脸愕然的看着司徒谨那在半空中不停划动的两指,仿若看到了什么神来之笔一样,惊的都忘记了说话。

    就在最后一道小阵法从司徒谨的指尖没入到地下的光阵中以后,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天而降,正好垂入整个光阵的中心处,然后如水波一般朝着这四方阵缓缓荡开,所过之处无不被金光染色。

    司徒谨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站在光阵中心,对着光阵外侧的巫咸跟卡汀娜微微一笑,道:“抱歉,我们要先行一步了,再见!”

    话落,脚下光阵突然飞速旋转,伴随着这种旋转,司徒谨几人的身形渐渐隐去,最终消失不见!

    很快,光阵跟符文都消失不见了,一切又都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很难想象这里刚刚有阵法开启过。

    巫咸一脸气急败坏,脸上仿若罩上了一层阴云,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忘记了卡汀娜几人还在一边,大喝一声道:“瓦妮莎,赶紧过来给我破阵,我要追进去杀了他们几个!”

    巫咸话刚说完,一道银铃般动听的声音突然响起,夹带着阵阵寒气:“慢着!巫咸,你想进去,要先问问我手里的剑答不答应!”

    就在这道声音刚刚响起的同时,巫咸只听一声清脆的剑吟声响起,接着便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将自己包围,他脸色不禁大变,这才想起卡汀娜几人还在一边。

    他赶紧转过身体,朝着卡汀娜所在的方向抱了抱拳,开口道:“卡汀娜小姐,实在抱歉,在下急欲收拾我们东华的几个败类,一不小心对您失去了礼数。您看这样好不好?既然我们大家都是为了秘境而来,不如我们联手破阵进去,到时遇到什么危险,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联手?”卡汀娜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东华第一,不过如此!本小姐看你这个东华第一根本是名不副实!你还没有跟我联手的资格,赶紧带着你的人跟给我滚开,不然我今天要你好看!”

    眼睁睁的看着司徒谨几人从她面前破阵,卡汀娜现在的心情可谓是差到了几点,她现在根本就懒得跟巫咸废话,所以出口毫不留情。

    巫咸热脸贴了冷屁股,一时之间尴尬无比,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看起来难看至极,但是在卡汀娜剑威之下,他最终不敢多说一句。

    没曾想,他不敢说话,他小队里的一个大小眼青年却忍不住开口了:“臭婆娘,你说什么呢?你......”

    可那青年话才说了一半,立马感到自己脖颈一紧,待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脖子竟然被卡汀娜单手掐住,原来卡汀娜不知何时竟已经移身到他们这边来。

    见卡汀娜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自己周围,站在青年身边的几人一脸骇然,纷纷欲取出自己的武器。就在这时,眼前却突然一暗,原来是跟卡汀娜一起的四个女子出现,正好将卡汀娜与他们隔开。

    而且四女站立的方位正好克住他们的行动,可以预见,但凡他们一有动作,必会招来四女的猛烈攻击。

    以卡汀娜为首的五女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尤其是卡汀娜,脸廓径直、颈项雪白、身姿窈窕、一举一动更是如白天鹅般高贵优雅,一身红色的长披风让其身上多了一丝别样的艳丽。

    从刚刚出现之时,除了瓦妮莎之外,几个青年男子大都把目光投在几女身上舍不得离开,如今美色当前,几人却再也无心欣赏,只觉整个身体被彻骨的寒意所包围,让人连动一下都难。

    那被卡汀娜掐住脖子的青年很快便因呼吸不畅而满脸通红,想说话却又说不出,只能看着巫咸,期望巫咸赶紧出手解救他。

    巫咸也被卡汀娜的突然出手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便见自己的队友已经尽数被卡汀娜五女给控制住,他赶忙开口道:“卡汀娜小姐,这是何意?既然你想我们离开,我们马上离开就是,何必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动手?“

    听到巫咸的话,卡汀娜冷笑一声,掐住那青年的纤手微微松开,却又抬起一只**对着青年的腹部狠狠一踹,将青年一下子踹出很远,然后沉声道:“还不快滚!”

    巫咸虽说在东华称王称霸,但是跟卡汀娜比起来,他还真是什么都不是,卡汀娜个人实力在整个大院排名前十甚至更加靠前,而巫咸的名字别说前十,连前百都找不到,巫咸自己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所以虽然心有不甘,还是咬牙对跟他一起来的几人道:“我们走!”

    说完,抬腿便朝着另外一侧的丛林走去,巫咸的队友几人看了一眼卡汀娜,跑过去两人将刚刚被卡汀娜一脚踢飞的青年扶起,然后迅速跟上巫咸的脚步,走进丛林,渐渐走远。

    巫咸六人前脚刚刚离开,卡汀娜便开口道:“海蒂!破阵!”

    那叫海蒂的女子点了点头,快速走到司徒谨他们刚刚离开的那个方位,看着已经重新消失不见的隐阵,想到司徒谨刚刚一出手就打出上百道符文把隐阵挖出,仔细思量了一番,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更加感到惊奇不已。

    想到司徒谨看起来比她还要小个一两岁,在阵符上却已经有这么高的造诣,她暗自摇了摇头,感叹天才果然是难以企及的,却不知道,在别人眼中,她这个年纪轻轻的女阵符师,在别人眼中也属于天才级别的。

    卡汀娜站在一旁,将海蒂的表情悉数看在眼中,已经猜到了海蒂此刻在想些什么。待看到海蒂抬手,费力的打出一个符文之后,再想到司徒谨刚刚出手便打出一连串符文的举动,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以前看海蒂多次破解阵符,她并不觉得海蒂的动作有多慢,但是方才目睹了司徒谨破阵的举动之后,再看海蒂的举动,竟觉得缓慢无比,好似动作被放慢了一般。

    卡汀娜一双凤目微微眯起,心里不禁开始算计起来,半晌,两片薄薄的嘴唇突然微微上弯,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哼!你这家伙,算你有两下子,不过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与此同时,走进丛林的巫咸一路黑着脸都不说话,瓦妮莎默默跟在巫咸身后,其他人则故意与两人拉开一段距离。

    走了好一会之后我,巫咸突然停下脚步,瓦妮莎正好走上来,看着巫咸,开口道:“我们要放弃那个秘境吗?”

    “放弃?”巫咸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甘:“我们一路疾行,好不容易赶了过来,哪有如此轻易就放弃的道理?”

    听到巫咸的话,瓦妮莎有些意外,道:“可卡汀娜她们现在守在那里,我们怎么......?”

    巫咸嘴角浮现出一丝邪笑:“她们又不会一辈子守在那里,等破开阵门,她们进到秘境之后,哪还管得了我们?”

    卡汀娜看着巫咸:“你的意思是,等她们离开我们再过去?”

    巫咸立马道:“没错!她们能破开阵法进入秘境,我们也能!“

    说完,突然面色一肃,看着瓦妮莎:”瓦妮莎,你刚刚也看到那阵门了,你觉得有没有把握破开?“

    东华最厉害的阵符师,刚刚加入东华一年,便跟着沃辛在这片区域中闯出了一些名气,如今沃辛没了,沃辛的队伍解散了,可这东华第一的阵符师依然没有变过,此人就是瓦妮莎!

    瓦妮莎想了想,翠眉微微皱起,道:“应该可以破开,但是我没办法像刚刚那人那么快就破开阵法,至少需要六七个小时才行。”

    “什么?”虽然看到司徒谨刚刚破阵的举动,巫咸已经知道司徒谨是个很厉害的阵符师,但听瓦妮莎居然说要用这么长时间才能破开阵门,巫咸还是大惊:“瓦妮莎,就算你跟那小子很厉害,你们的差距也不该这么大吧?”

    瓦妮莎摇了摇头:“确切说来,刚刚那个人的举动应该不叫破阵,他只是借用符文将阵法转换,顺势将阵门打开而已,这是最高明的解阵方法,既省时间又不耗费精力,只有在阵法上造诣极高的人才能做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