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十六章 抱歉,我不认识
    加雷斯说完一句,紧接着又道:“自己没本事话还那么多,我们在旁边等了这么久,你们都没办法弄死那畜生,现在司徒兄出手弄死了那畜生,好歹也算救了你们一命,你不感激就罢了,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抢你们东西,你还要脸吗?“

    虽说加雷斯跟这巫乐本身没有什么过节,但是听了贝狄威尔先前的那番话之后,他早就把巫咸看成了自己的敌人,而这巫乐又是巫咸的哥哥,所以他自然看这巫乐也不顺眼,所以一开口就捡难听的话说。

    “你......”巫乐被加雷斯一噎,半晌没说出话来。

    这时,古斯塔夫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听到加雷斯的话,古斯塔夫笑道:“这位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那畜生是你们弄死的没错,但是如果不是我们前期费尽心力将它重伤,你们能这么容易就弄死它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杀死这头畜生我们至少出了九分力,而你们至多出了一份力,你觉得呢?”

    听到杰兰特刚刚的话,古斯塔夫已经知道司徒谨几人来者不善,不过古斯塔夫跟巫乐不同,首先他跟杰兰特和贝狄威尔可没什么过节,其次,他是个工于心计的人,考虑到自己这方现在处于不利地位,他并不想激怒司徒谨几人,所以他一开口语气便较为婉转。

    见紫电狂暴熊的魔核被司徒谨拿在手里,古斯塔夫看向司徒谨道:“兄弟,我是洛迦学院的古斯塔夫,你也看到了,为了得到这个魔核我们两个小队损失惨重,事到如今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希望兄弟能把这个魔核让给我,我们整个洛迦学院都会记住兄弟的恩情。”

    古斯塔夫前面的话说的很好听,但最后一句话却明显就是威胁,他这话其实是在警告司徒谨几人,如果得罪了他就等于是跟整个洛迦学院作对,所以希望司徒谨不要跟他抢东西。

    两世为人,司徒谨这识人的功夫不能说特别厉害,但也不差,古斯塔夫刚刚说话的时候看似满脸笑容,但眼睛中隐藏的那抹杀机却没有逃过司徒谨的眼睛。

    这古斯塔夫乃是一个隐忍之人,如今见自己那边处于劣势,所以语气温和,事实上心里面早就已经把司徒谨几人当成了敌人,就算司徒谨现在把魔核给他,古斯塔夫也根本不会领司徒谨的情,在他心里,这魔核本来就是他的,是司徒谨他们抢了自己的东西。

    简单说其实就一句话,不管司徒谨给不给古斯塔夫魔核,他都已经把古斯塔夫给得罪了,只不过古斯塔夫现在没办法拿司徒谨他们怎样罢了!

    司徒谨心里既然早就已经看清了这些,他自然不会把魔核交给古斯塔夫。侧过身,看着古斯塔夫,司徒谨一声轻笑,道:“抱歉,到手的东西我可不会再吐出去,至于你们整个洛迦学院的恩情,我也要不起!”

    那斯朗特就撑着手坐在古斯塔夫身边,听到司徒谨的话,斯朗特一脸不善的看着司徒谨道:“MD,你小子说什么?”

    古斯塔夫冲着斯朗特摆了一下手,斯朗特立马不再说话,这时,古斯塔夫依旧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司徒谨,口里却冷声道:“小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东华学院的老大是巫乐他弟弟巫咸吧?就算巫咸见到我,也要卖我几分面子!你明白我的话吗?”

    古斯塔夫这话其实说的已经是相当谦虚了,别说巫咸那在大院百名之内都找不到的名字,就是个人成绩在前百之内的巫乐,在古斯塔夫面前都得老老实实的。

    没想到,古斯塔夫说完后,司徒谨却不咸不淡道:“巫咸是谁?抱歉,我不认识。”

    说完,司徒谨一副不想再继续说下去的样子,对加雷斯道:“加雷斯,你不是说要给我们做熊肉吃吗?赶紧去收集你的食材,弄完了我们走!”

    听到司徒谨的话,加雷斯这才想起这件正事,二话不说,赶紧朝着那暴熊倒下的地方跑了过去。

    见状,古斯塔夫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冷冷的看着司徒谨,语气森然道:“看来,你是不怕跟我们洛迦学院作对了?”

    司徒谨迎上古斯塔夫的目光,丝毫不让道:“怕的话,我就不会出现了!”

    古斯塔夫大笑一声:“好!”

    话落,衣袖间银光一闪,下一秒,一个半尺长的尖冰突然自古斯塔夫的手心飞出,快若闪电,直接朝着司徒谨的胸口飞去。

    见状,杰兰特跟贝狄威尔神色大惊,就在这时,只见司徒谨眼睛微眯,手指微微一抬,下一秒,众人只听“叮”的一声响,便见那尖冰已经掉落到了地上,而且还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截,很明显是被司徒谨用什么利器给切断的。

    司徒谨的这一手大大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杰兰特跟贝狄威尔,刚刚司徒谨瞬间杀死那紫电狂暴熊的种种举动,就已经让杰兰特跟贝狄威尔大大吃惊,这会竟然不费吹灰之力挡掉了古斯塔夫的一记暗招,动作再自然不过,这可不是光用一句实力强就能说的通的,眼色跟心细程度更是一样都少不了。

    何况那可是古斯塔夫啊!大院中个人成绩排名在前五十以内的人!就算现在的实力因为身体力竭而大打折扣,但刚刚放的暗招却一点都不含糊,就连杰兰特跟贝狄威尔都没看清古斯塔夫扔出的是什么,司徒谨却能一下子出手把那暗招挡下,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杰兰特怔了一下之后,嘴角却突然浮现出一个俊逸的笑容。

    多少年了?多少年他没有过这种大快人心的感觉了?

    这么些年来,他处处隐忍退让,就是不想再惹起什么事端而连累别人。

    就在刚刚,司徒谨说要出手抢东西的时候,他还觉得司徒谨胆子太大,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相当开心,不只是因为司徒谨挡下了古斯塔夫的那一记暗招,更多的是因为他发现相比之前跟他组队的那些胆小而又唯唯诺诺的新生来说,他果然还是更喜欢司徒谨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没错,不知天高地厚有什么不好呢?他以前不也是这样吗?什么都不怕、什么事都敢做、什么人都敢骂,虽然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他问心无愧,那就是他的真性情!这一刻,杰兰特仿佛找到了以前的自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