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九章 外区维安队
    加雷斯虽然也站在司徒谨旁边,但是他却并不觉得黑袍青年弹出的琴音有多好听,相反,他却觉得刚刚那琴音怪怪的,反正他是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及至黑袍青年开口说出一句丝毫不着边际的话语,加雷斯更是感到一头雾水,他把头一歪,看着黑袍青年:“世多迷音?什么意思啊?”

    说完,加雷斯又将脸转向司徒谨:“司徒兄,他在说什么啊?你能听得懂吗?”

    司徒谨没有回答加雷斯的话,他也在细细回味黑袍青年刚刚的那句话,越是回味越是觉得大有意味。

    听音识人,黑袍青年刚刚弹出的琴音虽然大悲大哀,但是却坦坦荡荡、纯净如水。

    虽不知这黑袍青年是什么人,但是司徒谨心中却莫名的对这青年生出一丝好感,也许是因为黑袍青年刚刚弹出的琴音引起了司徒谨内心深处的某种共鸣。

    这时,黑袍青年将视线对准司徒谨,淡淡开口道:“你能听懂我的琴音。”

    黑袍青年说这话时用的并不是疑问语气,而是陈述语气。

    司徒谨没有说话,加雷斯却更加感到莫名其妙,他靠近司徒谨,然后用极低的声音对司徒谨道:“司徒兄,这人怎么如此奇怪?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司徒谨还没说话,一道声音却很是突兀的在场中响起:”MD,又是你这小子啊?我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警告过你,让你不许继续在这里弹那些难听的曲子,你是不是把本少爷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啊?”

    听这道声音有些略微耳熟,加雷斯立马回头,待看到身后站立之人竟然就是刚刚跟司徒谨抢买刀具的尖脸男,加雷斯瞪大眼睛:“怎么又是你?”

    看到加雷斯跟司徒谨,尖脸男微微有些意外,不过意外很快被不屑所取代:“又是你们两个?哼!杂鱼赶紧给我死开!”

    一边说着,尖脸男再次将加雷斯一下子挤开,然后伸出一只脚对着黑袍青年腿上的古琴就是狠狠一踢:“你这小子每日都在此弹一些妖曲迷惑人心,半年之前本少爷就让你滚出大陆学院,为什么你现在还在这里?啊?”

    说完,男子又对着黑袍青年怀里的古琴一阵连踹,男子用的力道不小,几脚下来已经把黑袍青年踹倒在地,而黑袍青年怀中的古琴也被甩到一旁的地上。

    黑袍青年强自坐起身子,看了一眼那尖脸男,然后开口道:“你已迷失在我的琴音之中,迷失之人没有资格命令我做什么。”

    尖脸男的表情本来还算正常,一听到黑袍青年的话,脸色却难看至极:“哼!你这小子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胡言乱语,看来上次的事情并没有让你吸取教训啊!”

    尖脸男的面目和口气如此狰狞,但黑袍青年却对此视而不见。他双目四扫,当看到他那古琴正躺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地上时,黑袍青年站起身子,作势就要去捡那地上的古琴。

    这举动彻底惹恼了尖脸男子,尖脸男一脚上前,对着黑袍青年背后就是一踹,黑袍青年闷哼一声,接着整个身体一个趔趄,然后趴倒在地上。

    见状,尖脸男不但没有收手的意思,反而冷笑一声,再次抬起右脚,看样子是打算再给那黑袍青年几脚。

    可就在尖脸男对着黑袍青年飞出一脚时,那只脚还没碰到黑袍青年的身体,尖脸男的脚下却突然一顿,就那么停在了半空之中。

    脚下传来的阻力让尖脸男神色一凛,他微微低头,看到一把十分丑陋的大剑正顶在自己脚下,将自己整个右脚给水平抬起。

    顺着这把大剑往上看去,司徒谨的脸出现在尖脸男的视线当中。见状,尖脸男冷笑一声:“小子,我不是让你滚吗?你竟然还敢在这里多管闲事!”

    司徒谨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平静的看着尖脸男。

    这个时候,周边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看到尖脸男那身藏蓝色的服饰,许多人用一种很是同情的目光看着司徒谨,并跟旁边的人窃窃私语道:“这小子谁啊?竟敢跟大院的学生作对?难道也是大院的不成?”

    “我看不像啊!大院的学生一般都会穿着院服出现,这小子可没穿啊!”

    加雷斯正站在一旁,因为根本没有想到司徒谨会突然出手,所以他现在也有些没反过神来,听到周边人说的话,加雷斯终于有些明白了,怪不得那尖脸男会那么狂妄,原来是大院的学生。

    对于尖脸男的举动是明白了一些,但加雷斯却有些搞不懂司徒谨是怎么想的了。

    刚刚在那卖刀具的摊位面前,尖脸男对他们那么恶语相向,司徒谨都没有出手的意思,现在怎么还为了一个豪不相干的人出手了?

    见司徒谨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尖脸男突然笑了:“小子!有种!”

    一边说着,尖脸男的右脚却在暗自使劲用力,试图将脚下那柄托着他脚的大剑给踩下去。

    用了三层力,脚下的大剑纹丝不动......用了五层力,脚下的大剑依旧纹丝不动......当用到八层力,而脚下的大剑却依旧纹丝不动时,尖脸男的心里已经不敢再小瞧司徒谨了。

    在外人眼里,二人现在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维持着刚刚的姿势没有变动,但事实上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两人已经无数次交锋。

    终于,尖脸男将全身的力气都汇聚在自己的右脚,随着用力过度,尖脸男的脸上已经是青筋毕露,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水,可让他吃惊的是,脚下的那柄大剑依旧是纹丝不动。

    这个时候,一些围观的人也看出了一些门道,都把目光汇聚在尖脸男的右脚跟司徒谨手中的大剑之上。

    见这么多人在旁围看,且自己已经用尽全力,而对方看起来却依旧是一脸的云淡风轻,好像什么都没做一样,尖脸男顿觉颜面尽失。

    突然,尖脸男的右脚猛的一收,对准司徒谨脸庞就是一个横扫。

    司徒谨眼睛微眯,手中大剑也是一收,然后手腕微微一旋,将剑身朝着自己耳边就是一挡。

    “砰!”

    下一秒,那尖脸男踢出的一脚却正好被大剑的剑身给挡住了。

    二人刚过一招,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围观的那些人扭头一看,立马快速跑开,嘴里喊着:“外区维安队来了!快走!”

    本来正跟司徒谨对打的尖脸男听到喊话,忙收回踢在司徒谨大剑之上的一只腿,对司徒谨留下一句狠话:“小子,今天算你运气不错!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尖脸男转过身子,匆匆离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