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七章 这就算了?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前方徐徐走着。

    听加雷斯解释完,司徒谨点点头,然后对加雷斯道:“你对大陆学院好像很了解啊!此前来过这里吗?”

    加雷斯摇头:“怎么可能来过!我家离这远着呢!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外出远行!”

    “那你对大陆学院怎么知道这么多?”司徒谨又问。

    加雷斯模模糊糊道:“因为我家中有人此前也在大陆学院深造过一番。”

    见加雷斯貌似不想再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司徒谨也就没有再多问。

    二人又走了一会,突然,看到路边一个摊位上摆放着一套短刀具,司徒谨不由得停下脚步。

    自打他练习雕刻以来,虽说有斯洛特送他的一把匕首,但雕刻之术博大精深,很多时候单凭一把匕首司徒谨觉得根本就不够用。正因为这样,每次雕刻到一些极小细节的时候,司徒谨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不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雕刻下去,而是因为他不知道用手头仅有的工具要怎么雕刻下去。直雕还好说,弯雕的时候还用直刀真的是非常吃力。

    正因为这样,以司徒谨那种对什么都比较追求完美的个性来说,他总觉得他雕刻出来的雕像有些不尽人意。

    之前因为是在大山里面,他也不可能买到什么刀具,所以一直也就用他手上有的刀片和斯洛特给他的匕首将就着雕刻。

    最初的时候用木头雕刻,木头材质较软,用简单的工具倒也还能雕的不错,但现在他可是用石头雕刻,石头材质极硬,单凭一两种工具根本不可能雕刻出一个像模像样的雕像来。

    这几个月下来司徒谨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早就打算等到了大陆学院以后,抽空买一套相对齐全的雕刻刀具,没想到这才第一天进入大陆学院,就被他看到一套不错的刀具。

    这套刀具加起来足足有十把,直刀弯刀、尖刀圆刀,总之,每把刀形状各异,大小不一,正符合司徒谨心中想要购买的雕刻刀具的模样。

    摊主是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短发男子,上身穿着一件乳白色薄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宽松裤子,脸色白皙,看起来很是儒雅。

    这男子手里拿着一本不薄不厚的书册,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是以并未注意到司徒谨在他摊位面前停下。

    加雷斯本根司徒谨并肩前进,突然见司徒谨停下,也跟着停下了脚步,当看到司徒谨的目光正汇聚在地摊上的那排刀具上面时,加雷斯道:“怎么?司徒兄?你对这套刀具有兴趣?”

    司徒谨点点头,然后半蹲下身子,拿起一排刀具中的其中一把弯刀,他先是用手捏了捏弯刀的刀身,然后又伸出两指轻轻弹了弹刀身,那刀身立马发出阵阵清脆的叮咛声。

    这时,那本来正在看书的男子也注意到了司徒谨的动作,不过他却只是淡淡的扫视了司徒谨一眼,并未将书册从眼前拿开。

    “这套刀具在打造之时融入了大陆上极度珍贵的矿石”紫母“,属于绝品刀具,价格十万金币,不议价!”男子开口道。

    男子说完,司徒谨还没开口,一旁的加雷斯却嘴巴大张:“什么?这么一套简单的刀具竟然要价十万金币?我说大哥,您没搞错吧?”

    男子随意的瞥了一眼加雷斯:“爱买不买,要十万我还觉得亏了呢!”

    “你......”见男子这般模样,加雷斯不禁有些气结,不过,最终却也没对男子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半晌,转身对司徒谨道:“司徒兄,这套刀具价格实在是太高了,就算你真想要买刀具也不一定非要买这一套啊!不如我们再走走看看吧!”

    司徒谨已经把刚刚拿的那把弯刀放回原处,正欲开口说话,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哼!没钱就赶紧滚开!你们不买本少爷还要买呢!”

    话落,加雷斯只感到自己整个身体被向旁一挤,接着,一个穿着一身藏蓝色服饰的青年出现在了加雷斯跟司徒谨眼中。

    青年看起来十七八岁,中等身材、肤色偏黑,额头宽阔、下巴尖尖,上下脸这种不协调的分配让青年看起来显得有些奸佞。

    不过饶是这样,当把青年的脸跟青年身上的那套藏蓝色的服饰放在一起打量时,就会发现青年脸上的奸佞之色好像少了很多,而且青年整个人看起来还仿佛多出了几分玉树临风的味道。

    没错,之所以会让人生出这种感觉,完全是因为青年身上的那身服饰太过夺目。当然,说是夺目倒也不是因为这套服饰有多华丽鲜艳,事实上这套服饰看起来很是低调。

    在司徒谨看来,这套衣服跟他前世所在地球上的军队制服倒是有几分相像。上衣的领口、袖口还有裤子的两边裤脚都镶着金边,还有衣服前面的一排扣子也是金色的,这种金色让青年整个人看起来都多了几分贵气。

    不过男子才一张嘴,就让这种凭借外物才勉强沾上的贵气瞬间从他身上消失不见。

    那摆摊男子刚刚还对司徒谨和加雷斯爱答不理,看到这青年却眼睛一亮,瞬间放下手中的书册,对男子笑道:“小哥也对这套刀具感兴趣吗?您如果想要的话,我赔本卖您,只收小哥八万金币!”

    加雷斯刚被男子挤到一旁,心里正压着一腔火气,一听到那男子的话,立马怒道:“你这人怎么做生意的?刚刚我朋友要买你这套刀具你开价十万,转眼间换了个人你却只要价八万,你是不是成心跟我们过不去啊?!”

    加雷斯气愤说完,没想到那男子却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加雷斯道:“哼!这刀具是我的,我爱卖多少钱卖多少钱,爱卖谁卖谁,你管得着吗你?”

    “嘿!”加雷斯气极反笑:“你这狗眼看人低的奸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啊?”

    这次,那摊主男子没有说话,那个刚刚冒出的青年却冷声道:“没听到摊主怎么说的吗?还在这里磨磨唧唧做什么?赶紧给我滚!”

    加雷斯正欲还口,一直蹲在一旁的司徒谨却突然站了起来,对加雷斯道:“算了,一套刀具而已,不要也罢!加雷斯,我们走吧!”

    听到司徒谨的话,那青年用十分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司徒谨,而那摊主看向司徒谨的眼神跟那青年也差不了多少,都是一脸不屑。

    加雷斯对司徒谨道:“什么?司徒兄?被人这么欺负,我们这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