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一章 新的修炼
    无疑,这两排字肯定是斯洛特临走的时候留给司徒谨的,司徒谨怔怔的看着这两排龙飞凤舞的大字,半晌,突然笑了,喃喃道:“有缘必会相见么?”

    是啊!要是有缘的话,那就必定还会见面的,何必失落呢?人生不就是因为这些分分合合而多姿多彩吗?

    如此想着,刚刚浮现在司徒谨心中的失落之情顿时消失不见,司徒谨的心里一下子变的非常轻松。

    他回到水洞附近,跳进水潭中洗了一个凉水澡,将身上的酒气全部冲掉,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斯洛特虽然离开了,但是司徒谨的修行却还要继续。

    他在水洞周围找到了几块方方正正的石块,这些石块都不大,单凭一只手就能握住,找好石块以后,司徒谨没有立马开始雕刻,而是坐到地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石头一边陷入了深思当中。

    斯洛特是说让他用石块开始雕刻,但具体怎么雕刻,斯洛特却没有告诉他。虽然他已经可以用木头雕刻出不错的雕像来,但那毕竟是木头,跟石头可完全不一样。

    木头较软,所以他在雕刻的时候并不需要用太多的力量,也不需要使用魄气。可石头可就不同了,石头比木头不知道硬多少倍,如果他还想不费吹灰之力就雕刻出什么形状来,那可真是痴人说梦话了。

    而且,司徒谨也不相信斯洛特让他用石头雕刻,是希望他使用蛮力跟石头较劲。

    诚然,以石头为材质进行雕刻是为了练习使用剑的刚劲,但是这种“刚”并不等于“蛮”,如果说只要用石头雕刻出雕像就代表用剑基础过硬,那大陆上的那些雕刻家岂不都是有成为高级剑士的潜力了?

    那些雕刻家日复一日的雕刻打磨,将精力跟时间都花在雕刻上面,但那只因为他们的本职工作就是这个。

    可司徒谨可不是为了成为一个雕刻家才练习雕刻的,他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剑术能力才练习雕刻,所以他不能单方面考虑雕刻这件事情,而是要把雕刻跟剑术联系在一起考虑。

    只用蛮力日复一日的在石头上雕刻,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不说,除了锻炼手腕的力量之外,对他提升剑术的其他方面却并没有任何助力。

    但如果他在雕刻石头的时候多多少少使用一点魄气,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对于一名剑士来说,很多时候魄气就等于力气,如果能精妙的控制魄气,那对他来说练习这个雕刻才算真正有些意义。

    而且,就算使用一些魄气,也不代表他就不需要动用力气,毕竟使用魄气过多的话,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毁掉整个雕刻。

    所以最终司徒谨得出结论,以石头为材质进行雕刻,需要遵循八字原则,哪八个字?

    力道为主,魄气为辅!

    如果斯洛特现在知道了司徒谨的想法,肯定会大吃一惊。

    临走之前,斯洛特虽然告诉司徒谨下一步是要用石头进行雕刻,但是他却并没有给司徒谨任何指点,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斯洛特故意想让司徒谨走些弯路,等吃了一些苦头之后,再静心总结得失。

    这样的话,对于司徒谨的修炼才是真正的有好处。如果他把什么都提前告诉司徒谨,到头来只会让司徒谨对他产生依赖性,而不愿意自己思考总结,而思考总结的能力对于任何一个修者来说却又都是至关重要的。

    斯洛特这样做不能不说是用心良苦,但他还是低估了司徒谨的思考能力。

    两世为人,对于司徒谨来说,很多东西都变了,但唯一有一点在他身上却丝毫没有改变,那就是他喜欢琢磨事的本性。

    不管是什么事情,司徒谨都喜欢琢磨一番,这话说的不好听就叫瞎捉摸,说的好听点其实就是爱动脑子或是有思想,说的深沉点就是有心机。具体用哪一种说法,那要看是对待什么事情!

    在对待学习方面的事情,那就是爱动脑子,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天分。正因为有这种天分,所以他才能很快就发觉斯洛特让他用石头雕刻的根本用意,自然而然的他就会少走很多弯路。

    心里拿定主意,司徒谨拿出斯洛特送给他的短匕首,然后试着微微催动体内的魄气,将魄气汇聚到匕首的刀尖处,很快,匕首刀尖处浮现出一点点青色的光芒,这正是司徒谨现在的魄气颜色。

    另一只手拿好石块,司徒谨将匕首刀尖对准石头轻轻往下一划。

    “唰——”

    伴随着一道很轻微的划石声,石头上面立马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纹路,看到这道纹路,司徒谨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刚刚这一下他对魄气把控的还不错,力道也还算控制得当,他觉得他的方向走的没错,既然方向没错,下面就可以钻心把心思放在雕刻上面了。

    接着,司徒谨再次将魄气汇聚在匕首刀尖,对准石头又划了下去。

    一下......两下.......十下.......百下........千下........

    就这样,司徒谨不知不觉就拿着匕首在石头上雕刻了一天,等他停下动作的时候,手中的石块已经被他左划右划,划的面目全非了。

    休息了几个小时,第二天一早,天刚刚放出一点亮光,司徒谨再次拿出匕首,对着另外一块石头再次雕刻起来。

    日复一日,不知不觉斯洛特离开这座山脉已经三个多月了,而司徒谨也拿着石块雕刻了三个多月。现在,他已经可以用匕首在石头上雕刻出简单的人形了。

    这一日,天气异常炎热,司徒谨拿着石头雕刻了大半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因为天气太热,他跳进水潭洗了一个冷水澡。

    洗完澡之后,穿好衣服,他便朝着水潭旁边的森林里走去。

    之前潼清筠在的时候,司徒谨跟着潼清筠每日一餐,等潼清筠走了,司徒谨一个人也懒得折腾,吃东西也没什么规律,看到什么吃什么。

    不过今日他却有点口痒,特别想吃野菜,可能是天太热,所以他的胃也在深切呼唤着清淡一些的食物。

    在森林里采摘了一些野菜,然后有在鸟窝里掏了几个鸟蛋,司徒谨便朝着水洞走去。

    没曾想,他才刚刚走出森林,就看到一个青年正一身****的泡在水潭里面,游来游去的,看起来很是尽兴。

    (还有推荐票的赶紧投起来,一会至少还有一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