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章 有缘必会再见
    当司徒谨把雕刻好的人物雕像立在斯洛特面前时,斯洛特却只是淡淡扫视了一眼。

    “怎么,大叔,你觉得这雕像雕刻的不像你吗?”司徒谨问道。

    果然,斯洛特每次见到司徒谨时,最挂念的还是司徒谨储物戒指中的美酒,他眯了眯眼睛,然后对着司徒谨勾了勾手指。

    司徒谨已经习惯如此这般的斯洛特了,也没说什么,直接拿出一坛酒递给斯洛特。

    斯洛特拿到酒,先是打开酒塞,然后将鼻子靠近酒坛开口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

    接着,斯洛特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看着司徒谨道:“臭小子,你竟然能酿出这么好的酒来,让我都想把你带在身边了。“

    司徒谨撇撇嘴:“现在跟待在你身边有什么不同?我一口酒也没少给你喝啊!”

    斯洛特道:“之前确实是这样,不过今日之后嘛......”

    司徒谨习惯性挑眉:“今日之后怎么?”

    斯洛特随意的晃了晃酒坛,突然道:“我打算离开这里了。”

    司徒谨微微一愣,随即惊道:“什么?”

    斯洛特笑笑:“那么大惊小怪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一直呆在这山上吗?”

    司徒谨依旧有些没反过劲来:“那你怎么早不走、晚不走,偏偏现在要走?”

    “嘿嘿!”斯洛特突然干笑了两声,然后道:“之前我中途路过这片山脉,本就没想过要在此多做停留,只不过无意中发现了惊为天人的仙女,所以才一直不舍得离去,现在仙女已经离开了,我自然也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

    听到斯洛特的话,司徒谨哑然失笑:“我说大叔啊,都说酒色这两样东西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现在看来,你对这两样东西都是相当沉迷啊!”

    斯洛特嗤笑道:“哼!那又怎么样,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人生在世,能快活一日就快活一日,有美酒跟美人相伴,才不枉活过一遭!”

    听斯洛特说出如此洒脱的一番话来,司徒谨心中倒是对斯洛特生出一丝敬佩之情,不过想到斯洛特要走的事情,他开口道:“就算是这样,大叔,我拜托你有点责任心行不行?好歹喝了我那么多酒,你竟然中途就要把我扔在这里不管?”

    斯洛特又喝了一大口酒,酒汁从嘴角流出来,被他顺势有衣袖擦掉,他看着司徒谨拿上来的雕像,道:“之前我跟你说过,只要你能用木头雕刻出我的人物雕像来,你就算完成了这一阶段的训练。“

    司徒谨点点头,然后脱口道:“但你也说过,还有下一步的啊!”

    斯洛特又开始用手摇晃酒坛了,嘴里道:“是有下一步,不过既然这一步你已经顺利完成了,下一步对你来说自然也不是问题,我就算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你什么了。”

    司徒谨忙问:“那我下一步要做什么?”

    斯洛特瞥了一眼司徒谨,淡淡道:“雕刻。”

    “哈?”司徒谨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大叔,没搞错吧?雕刻这个阶段不是已经完成了吗?怎么还要练习雕刻?”

    斯洛特笑道:“此雕刻非彼雕刻,之前我让你以木头为材料练习雕刻,木头质软,可以锻炼你用剑的柔劲和巧劲。而我现在跟你说的这个雕刻,是让你以石头为材料练习雕刻,石头质硬,可以锻炼你用剑的刚劲和强劲。”

    听完斯洛特的话,司徒谨又问道:“那用石头雕刻完之后呢?再下一步是什么?”

    斯洛特耸耸肩:“再就没下一步了?”

    “什么?”司徒谨看着斯洛特,意外道:“大叔,这就是你教我的所有东西了?”

    斯洛特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不然呢?”

    司徒谨一脸不甘心:“可你什么都没教我啊!”

    “胡说!”斯洛特立马反驳道:“我已经把我毕生所学所感都教给你了,你竟然能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来!”

    见斯洛特是真急了,司徒谨没再说什么,但是看着斯洛特的表情却明显在说,他还是这样认为的。

    二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斯洛特终于先退让了一步,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可别以为我是在糊弄你!早就跟你说过大道至简的道理,我教给你的东西看似简单无用,但却可以让你终生受用无穷,只要你一直记住我教给你的东西,以后不管练习什么剑招都可以事半功倍。“

    斯洛特冷笑一声:“哼!还让我记住你教给我的东西?你教给我什么了?”

    斯洛特一脸无奈:“我说你小子别这么咄咄逼人好不好?”

    说完,见司徒谨还是一脸不屑的样子,斯洛特又道:“别看现在我跟你说什么你都认为我是在糊弄你,但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了。”

    司徒谨又是一声冷哼。

    斯洛特气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不这样没完没了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你难道要在我离开之前一直跟我摆臭脸吗?”

    司徒谨回道:“那你让我干什么?”

    斯洛特干笑了两声:“来,多拿出几坛酒来,今晚我们两个喝个痛快!”

    司徒谨脸部微微抽动,说来说去,这厮果然还是在打他酒的主意,虽然有些无语,不过想到斯洛特就要离开了,司徒谨还是一下子拿出了几大坛酒。

    一见到这些酒,斯洛特立马双眼放光:“哈哈!算你小子有良心!”

    这个晚上,司徒谨跟斯洛特相对而坐,喝了一个晚上的酒,聊了很多的话题,不知过去了多久,二人相继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当司徒谨睁开眼睛的时候,斯洛特已经不见了,入目的只有倒在地下的那些狼藉的酒坛,司徒谨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才从地上站起来。

    继潼清筠离开之后,斯洛特也离开了,司徒谨心里有些微微失落,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旁边一棵大树的树干中间刻着两竖排大字,虽然这两排字写的龙飞凤舞的,但司徒谨还是勉强看清了是什么字。

    “相逢即是有缘,有缘必会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