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七章 送给潼清筠的礼物
    听潼清筠说把这颗丹药当做谢礼给他,司徒谨微微一愣。

    其实自打上次他去帮潼清筠找五叶花之前,潼清筠就已经把在他体内动的手脚给消除掉了。也就是说,从那之后司徒谨给潼清筠准备晚餐已经不是强制性的了,而是完全出于他的自愿。

    之所以依旧为潼清筠准备晚餐,倒也不是因为司徒谨天生喜欢服侍别人,更不是因为他心里对潼清筠有什么其他想法。要说司徒谨心中对潼清筠突然生出一些莫名的感觉,那也只是这半年来的事情,之前还谈不上。

    他愿意继续为潼清筠准备食物,一方面是因为潼清筠一直以来对他都算比较尊重。虽说刚开始的时候让他为她准备吃的是有点强迫性的意味,但事实上,潼清筠从来没有强迫他做过什么,对他虽说谈不上是热情,但也还算友好,二人之间相处的还算比较平和愉快。

    另一方面,他跟斯洛特学习剑术,短期内也不可能离开这座山脉,就算不给潼清筠准备吃的,他自己也要吃东西。而且刚开始的时候,他已经答应潼清筠说等她离开以后才停止为她准备食物,司徒谨也不想轻易食言。

    不就是每日一顿饭菜吗?对司徒谨来说真不算是什么事。

    听到潼清筠说这枚丹药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命,司徒谨立马道:“这丹药既然这么厉害,价值肯定不菲,我不过就是每日为你准备点吃的而已,当不起你这么贵重的谢礼,你还是拿回去吧!”一边说着,司徒谨将手中的小白瓶重新递回到潼清筠面前。

    潼清筠却并没有去看司徒谨递过来的小瓶,而是淡淡开口道:“不过就是一颗还魂丹而已,这种丹药我要多少有多少,你不必跟我客气,收下吧!”

    说到这,潼清筠停了一下,然后又道:“如果你实在不想接受,那就扔掉它好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说这话的潼清筠,一颜一态都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意味,虽然这种意味很淡很淡,但正是因为这种很淡很淡的感觉,反而让潼清筠看起来更加神秘高贵。

    既然潼清筠都这么说了,司徒谨也就不矫情了,他收回伸出去的手,然后道:“那好,我就收下了!”

    潼清筠没再说什么,起身打算离开石桌这边。

    见潼清筠打算走开,司徒谨还想张口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一晚,和以往一样,司徒谨依旧是倚坐在水洞入口处,手里拿着短匕首在一块不大的圆木上刻来刻去,他的神情看起来相当专注,只见他的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而他拿着匕首的那只手,则不停的动来动去,时而婉转、时而竖直,看起来相当灵活。

    天渐渐亮了,像是一张被蒙了一块黑布的少女的脸,一点一点将黑布撩开,最终露出了一张明亮而又光彩的容颜。

    就在太阳刚刚升上山顶之时,司徒谨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当看到自己手中那已经雕刻好的人物雕像时,他整个手一抖,险些将那雕刻好的人物雕像扔到地上。

    在他手中的人物雕像赫然是参照潼清筠的模样雕刻的,那宽大而又高贵雅致的衣袍、那丰韵而又曼妙的身姿,那随意挽起的头发,那副永远都是一脸淡然而又平和的神情,简直跟潼清筠是一模一样。

    司徒谨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人物雕像,昨天晚上他沉下心来专心致志的雕刻了一个晚上,没有去想任何事情,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这一个晚上做了什么?

    难道这个女人在自己心里已经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记了吗?

    司徒谨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着他手中的小雕像栩栩如生,跟潼清筠像极,如果不是因为心里对潼清筠印象极深,他怎么可能轻易就把潼清筠的人物像雕刻的这么惟妙惟肖?

    司徒谨依旧还在跟自己较劲,突然,潼清筠整个人竟然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跟以往每次出现在司徒谨面前的时候一样,毫无预兆。

    看到潼清筠,司徒谨突然像看到了鬼一样,下意识的就想把他手中的人物雕像给扔出去,没想到,潼清筠却已经注意到了司徒谨手中关于她的小雕像。

    “这是?”潼清筠眼睛看着司徒谨手心的位置,开口问道。

    司徒谨发誓,两世为人,从来没有一刻让他觉得是如此的尴尬而又窘迫,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人抓了现行一样。

    “那个......”司徒谨有些磕磕巴巴,脑子里飞快的在搜索着可用词句,突然,似想到了什么,司徒谨眼睛一亮:“啊!你说这个啊,因为我最近这段时间都在练习雕刻,昨晚听说你就要离开了,相识一场,我也想在你临走之前送你一件礼物,所以连夜雕刻了这个,希望你不要嫌弃!”

    司徒谨一口气说完,然后就紧紧盯着潼清筠的表情。

    虽说他刚刚勉强想到了说词解释他手里关于潼清筠的小雕像,但是潼清筠毕竟不是一般女人,司徒谨生怕她会直接开口拒绝这个雕刻,不要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潼清筠看起来就是这种女人。

    司徒谨甚至有种感觉,就算哪个男人开口说要把整个天下送给潼清筠,潼清筠都丝毫不会在乎。是的,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相信任何见过潼清筠的人都不会怀疑这一点。

    出乎司徒谨的意料,下一秒,潼清筠竟然伸出一只手,淡淡道:“是么?那就拿来吧。”

    司徒谨有一瞬间出神,然后反应过来,赶紧把手里的雕像递给潼清筠。

    潼清筠拿在手里,只是略微扫视了一眼,便将那雕像收到了衣袖中:“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我要走了。”收好雕像以后,潼清筠开口对司徒谨道。

    司徒谨点点头。

    潼清筠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对司徒谨淡淡说了声:“再见!”

    说完,转过身子,长袖一挥,眼看着潼清筠整个人就要消失在自己面前,司徒谨赶忙出声喊道:“那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