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六章 潼清筠给的谢礼
    他哪能发现呢?毕竟他之前的心思压根就没在潼清筠身上。

    吃完东西,收拾干净,司徒谨便到外面截了一根手掌长短的圆木,然后拿出斯洛特给他的匕首,开始细细雕刻起来。

    时光飞逝,转瞬又过去了半年,不知不觉,司徒谨在这山上已经呆了一年,而从他出亚罗帝国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零三个月了。

    按照大陆上14岁即属成年的算法,现在的司徒谨不但已经成年,而且再有四个月他就满15岁了。

    要是在家里的话,像是他这种贵族身份的子弟成年之时都是要举行成年礼的,不过现在的司徒谨在山里。

    山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司徒谨哪还在乎这些?!本来他的心理年龄就已经属于成年人的范畴了,他从来就没把自己当做小孩,对于外人眼中看他是否成年这件事也就不甚在意。

    不过,虽然司徒谨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变化,但事实上变化还是有的。那就是他的个子比之前高了一些,身姿比之前挺拔了一些,之前脸上仅存的一丝稚嫩也消失不见了,反而多了一丝坚毅跟俊美。

    当然了,这些还只是外在的变化,内在的变化更大。他的身形看起来虽然还是比较削痩,但这一年来,他的身体比之前可不是强壮了一星半点。

    这一年来,他每天都刻苦修炼,加上潼清筠隔三差五就会弄回来一些高级魔兽的肉给他吃,这对一般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及的大补美食毕生可能都吃不到一块,但对司徒谨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了,想吃就能吃到,有些时候他还因为吃不了而扔掉一些呢!

    也许心理作用也有,不过司徒谨确实觉得自己身体强壮了不少。不管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较之前有大幅度提升。

    在离开亚罗帝国之前,亚罗帝国如今的实际掌权者大皇子罗贝尔,曾许诺赐予司徒谨“厄兰岛”作为他的领地,而且还答应给他五千人马,让他成年以后到“厄兰岛”上任。

    而在他走之前,司徒南又跟他说让他好好在大陆上游历一下,至于五千人马的事情他会帮司徒谨安排,在他成年之后他会把这些人派到司徒谨的领地。

    虽说司徒谨跟他这个父亲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对于司徒南许诺答应他的事情,他还是不疑有他的。只要司徒南这么说了,那他就肯定会帮司徒谨安排好。

    虽说现在司徒谨已经成年了,但是他也没打算立马返回他的领地,当时他从家里出来就已经抱了这个心思。

    当时他都已经十三岁多了,不可能在外面晃荡几个月就去领地上任,要真是那样的话,他也没必要出来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帝国呆着,等到一成年就去“厄兰岛”上任。

    相信司徒南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事先帮他做好一些安排,所以他倒是也不担心这个问题。

    正因为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打算,至少要在外面待个几年,然后再回他的领地。所以这一年多来,他虽然还没有去到大陆学院,只是呆在这个山上,但是他却也不怎么着急。

    在这半年的前三个月里,司徒谨已经可以用匕首将木头雕刻出人形来,这个“人形”指的就是有胳膊有腿、有脑袋有脖子的大概形状,至于细节方面肯定还是没办法顾到的。

    又两个月时间,司徒谨终于可以雕刻出一个完整的人了。这个“完整的人”看起来就不只是一个大概的形状了,而是有鼻子有眼的一个人物雕刻。不过,这样的人物雕刻虽然勉强能看,但却不够精细,很多地方还欠打磨。

    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司徒谨的雕刻技术终于成熟了一些,他雕刻出来的人物已经越来越惟妙惟肖。

    直到这一日,又雕刻出一个人物模型以后,司徒谨将雕刻好木头模型拿在手里打量了一下,越看越是满意。这是这半年以来,他雕刻出的最好的一个人物模型了。

    他决定从明日开始,重新用大剑开始雕刻大的人物模型。现在他对雕刻已经很有感觉了,对于力道的把握也越来越是得心应手。

    现在的司徒谨已经有些明白,为什么斯洛特会让他练习雕刻这种事情了。雕刻看似简单,实际对于力道把控跟手腕灵活度的要求极高。而这两样东西,对于一个剑士来说都是基础中的基础。

    什么是基础?基础就是看似很简单、很无用,但实际上却能决定你在某个领域最终能走多远的一个最根本的因素。

    司徒谨不但体会到了雕刻的好处,而且他对雕刻这件事情的本身也越来越感兴趣,这些日子以来,他只要有一天不雕刻,就会觉得手痒难耐。

    他很享受那种无中生有的过程,一块很普通的木头,在他手里很快就能变成一个惟妙惟肖的人物雕刻,每到这个时候他的心里都会生出一种淡淡的成就感来。这种感觉很难对别人说的清楚,但却真实存在。

    准备好晚餐,拿进水洞里,他跟潼清筠相对而坐。

    潼清筠只是随便吃了几口便不再吃了,就在司徒谨以为潼清筠马上要起身的时候,潼清筠却突然开口道:“从明日开始,你就不用再为我准备食物了。”

    司徒谨抬起头,一脸疑问的看着潼清筠,不清楚她是什么意思。

    潼清筠淡淡道:“明日我就离开这里了。”

    “什么?”司徒谨一惊:“你要走了?”

    潼清筠点点头:“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我自然也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意义了。”

    “你......”司徒谨心里有很多疑问想问,但是一张口,他却又一句都问不出来,虽然两人呆在一起一年多了,但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有些话不是他可以问的。换句话说,就算他问了,潼清筠也没必要告诉他。

    就在司徒谨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的时候,潼清筠又白又细的纤手突然伸到了司徒谨的面前,司徒谨微微抬头,发现潼清筠手掌心里有一个纯白色的小瓷瓶。

    “这里面有一颗还魂丹,你拿去吧!”潼清筠开口道。

    司徒谨怔怔的看着潼清筠手中的小瓶,道:“还魂丹?是什么东西?”

    潼清筠朝着司徒谨伸了伸手,司徒谨会意,从潼清筠手掌心里接过那个小瓶子。

    这时,只听潼清筠三言两语的解释道:“是一种丹药,关键时刻可以救人一命。这颗还魂丹就当做是酬谢你这段时间为我准备食物的谢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