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四章 改变
    潼清筠没事了,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当然,正常只是表面的,事实上司徒谨的心里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某种改变,某种不为人知的改变。

    就比如现在,早上的时候他刚在水潭旁边的森林中截了一截很粗的树干,之后他就拿着他的大剑在树上划来划去,看起来他现在确实没闲着,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动作明显很是心不在焉。

    这也难怪,他现在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眼前的这截树干上。手上确实是动来动去的,可心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一会想到他刚刚跟潼清筠见面时的场景,一会又想到潼清筠吃东西时的模样,再一会,思维又跳到潼清筠刚刚出浴时的画面,接着,昨晚潼清筠躺在他怀里的样子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总之,他的脑袋里是一刻都没闲着,想东想西的,但所有的画面都跟潼清筠脱不了干系。

    最后,画面定格在今天早晨,潼清筠重新恢复为平时那种淡雅冷漠的模样。想到这里,司徒谨的脑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清明。

    没错,一夜之间,潼清筠在他心中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司徒谨又说不上来。

    使劲摇了摇头,司徒谨试图将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甩走,眼下对他来说最紧急的是完成斯洛特对他下达的要求,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

    他将目光重新放在眼前的一截树干上,当看到树干上被他划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条纹时,不禁哑然失笑。

    看看这个早晨,他都做了什么啊?

    调整好心态之后,司徒谨重新举起大剑,在树干中间沿着一个点使劲向下一划,来来回回,反复多次,最终树干上也只是出现了一个大约有半尺深的树槽。

    因为害怕用力过度再把这截树干给弄成两半,司徒谨一直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力度,这一天的时间,他只是重复着这一个动作。

    因为一直举着400公斤重的大剑,到傍晚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失去了知觉,完全是麻木的在动作。

    一天又一天,转眼间十天过去了,这十天来司徒谨依旧只是重复做那一个动作,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他却丝毫没有掌握到一点雕刻的要领。

    这一天,司徒谨揣着疑惑登上山顶,找到了斯洛特。

    “我说大叔,你让我用木头雕刻东西,这做法真的有什么效果吗?”

    斯洛特整个人成大字型仰躺在一棵大树下面,听到司徒谨的话,他先是斜眼看了看司徒谨,然后伸出一只手朝着司徒谨勾了勾指头。

    司徒谨心下了然,这是斯洛特又跟他要酒喝了,虽然对于斯洛特如此嗜酒如命的一面有些不以为然,但司徒谨还是取出两小坛酒递给了斯洛特。

    见到酒,斯洛特整个人果然立马就精神了,刚刚还有些懒洋洋的模样,现在却像是狼见了羊一样,双眼冒光,一把从司徒谨手里夺过酒坛,打开其中一个酒坛,仰头喝了一大口,斯洛特满意的发出了一声享受的声音。

    这时,他终于将目光从酒坛身上转移到了司徒谨的身上:“怎么?小子?你是在怀疑你叔我说的话?”

    司徒谨撇了撇嘴:“不是我怀疑你,十天了,我每天都用剑在那树上划来划去,可我没有找到一点雕刻的诀窍,这让我还怎么继续下去?”

    “哼!”斯洛特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冷哼了一声道:“你找不到感觉也是正常,谁叫你逞强非要用那么重的一把剑,刚开始练雕刻的时候,肯定是要用顺手的工具,你觉得你那大剑能称得上是顺手的工具吗?”

    顿了下,斯洛特又道:“我看你拿它都费劲,怎么还能分出心思去练习雕刻?!”

    司徒谨看着斯洛特:“那你说怎么办?”

    “诺!”斯洛特突然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金色花纹的匕首,递给司徒谨道:“雕刻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需得先找到感觉才好继续下手,刚开始的时候就拿着一把长剑去练习雕刻,这本身就是一种好高骛远的做法。你先拿着这把匕首去练习,等找到感觉之后再用剑也不迟!”

    司徒谨将信将疑的从斯洛特手中接过匕首:“既然是这样,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早跟你说?”斯洛特有些嘲讽意味的看着司徒谨:“就算我早跟你说让你不要用你的那把大剑,你会愿意吗?还不如让你自己先去体会体会,遇到难处了你自然会再来找我,这个时候再跟你说你不是更容易接受吗?”

    斯洛特说完,司徒谨有些意外的看着斯洛特,没想到这厮看起来像个酒鬼,对人的心思倒是把握的蛮精确的。

    一手拔掉金色匕首的外鞘,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气瞬间从匕首的刀刃处弥漫开来,感受着这把匕首那不轻的重量,司徒谨看着斯洛特道:“这匕首不是寻常物件吧?”

    做了这么多年杀手,司徒谨对于各式各样的暗杀武器也算是比较了解,匕首自然也在其中,虽然不见得能一下子甄别出这些暗杀武器的确切价值,但他也能判断出个大概。斯洛特给他的这把匕首,一看就不是一把寻常的匕首。

    没想到,司徒谨问完后,斯洛特却一脸满不在乎道:“有什么不寻常的,还不就是一把破匕首,你要真觉得它不寻常,那就多给我几坛酒好了。”

    见斯洛特竟然逮住机会就跟他讨价还价要酒喝,司徒谨有些哭笑不得:“看来对你来说,果然没有什么比酒更重要了啊!”

    又跟斯洛特闲聊了几句,司徒谨才拿着斯洛特给他的那把匕首下山。

    刚走回到水潭边上没多久,司徒谨正在思索着一会给潼清筠准备什么吃的,突然,潼清筠整个人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今天,潼清筠身上依旧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宽大衣袍,衣袍上绣着几个方方正正的金色符号,这不多的金色让潼清筠整个人看起来高贵而又端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低调而又华丽的气质,再结合潼清筠那张精致绝美的容颜,让人不禁感叹,此种女人果然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尘世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