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三章 动情
    一句温润柔软的身躯突然入怀,让司徒谨微微出神,接着,他才反应过来潼清筠说了什么:“对不起?什么意思?对不起谁啊?”

    虽然潼清筠将司徒谨抱的很紧,但她却丝毫没有一点清醒的迹象,司徒谨欲再次起身,奈何潼清筠的双手却紧紧圈住了他的腰身,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这时,潼清筠那柔美的双唇又微微的动了动,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司徒谨根据唇形还是分辨出来,潼清筠说的还是“对不起”这三个字。

    看着潼清筠,司徒谨好一会没有动弹,最终,他叹了口气,顺势坐下,任由潼清筠伏在他的怀中。

    可能是察觉到了司徒谨已经不会离开,潼清筠环腰抱住司徒谨的双手微微松开,脸部微微上扬,虽然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的像一张白纸,但呼吸却很匀称,见状,司徒谨稍稍安下心来。

    看着潼清筠嘴角溢出的鲜血,司徒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右手伸到潼清筠的嘴边,将她嘴角的血迹轻轻拭去。这时,潼清筠的一对柳眉微微蹙起,司徒谨摇了摇头,刚想将右手拿去,但下一刻,当他将目光投在潼清筠的上半身时,动作却一下子僵在了半空中。

    刚刚因为太过着急,司徒谨并未注意到潼清筠身上的衣袍领口已经完全向两边敞开,露出胸前一大片肌肤,就连那藏在衣下的两团高耸****都露出了大半,这画面足够让人血脉贲张。

    现在看到这一幕,司徒谨顿觉自己心跳加速,想到潼清筠现在状况这么差,自己心中竟然还对人家生出这种心理,司徒谨强自镇定心神,伸出双手将潼清筠的衣领向上合了合。

    本来以为这样之后,自己就会安下心神,但让司徒谨没想到的是,潼清筠的衣服是让他给合上了,但刚刚那一幕却像是定在了他的脑海中一样,让他完全挥之不去。他越是想镇定下来,心里就越乱的要命。

    恰好,潼清筠这个时候又晃动了一下身体,发出一声很魅惑人心的嘤咛声,这让司徒谨本来就已经不安宁的心更是躁动不已。

    现在,潼清筠的脸就在司徒谨面前,离他只有几寸的距离,司徒谨都不用太过细看,就能看清潼清筠脸上的每个表情。

    那如月牙般弯弯的柳眉,那光滑洁白的额头,那挺翘而又端庄的鼻子,那韵味十足的薄唇,还有那饱满圆润的下巴,那细如凝脂的脖颈,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映刻在司徒谨的眼中,让他难以移开视线。

    司徒谨只觉得自己心中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说不清道不明,只觉心里好像有一把烈火在熊熊燃烧,而这火好像瞬间就能吞灭一切。

    两世为人,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有些热烈,又有些怯懦;有些想靠近,又有些想离开;有些欣喜,又有些害怕,总之就是患得患失、复杂极了。

    不知不觉的,他竟然伸出一只手,试图去抚摸潼清筠那娇美而又苍白的面颊,那只一直以来都灵巧有力的右手,此刻竟有些颤颤巍巍。

    近了......很近了.......当那只手马上就要触碰到潼清筠的脸部肌肤时,突然,司徒谨的耳边好像有一顶响钟蓦地敲响,瞬间将司徒谨给震醒。

    看着自己那停留在潼清筠脸侧的右手,司徒谨怔怔出神。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突然生出这种奇怪的心理?”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司徒谨有些无措,他闭上眼睛,强力将脑中那些奇怪的思想挥走,然后屏气凝神,打算进入冥想状态。

    可这个时候,一阵淡雅的清香却又钻进司徒谨的鼻孔,这香味很淡很淡,却让司徒谨瞬间迷醉于其中,再也不想醒来。良久,他缓缓睁开双眼,再次将视线投在潼清筠的脸上。

    无疑,这香味来自于潼清筠的身体,是潼清筠身上自带的体香,刚刚司徒谨就已经明白了。这次,看着潼清筠的脸颊,司徒谨的心情平复了很多,至少不像刚刚那么躁动火热了,司徒谨终于冷静了下来。

    没有再患得患失,他顺从自己的内心,不再强制自己将目光从潼清筠身上移开,而是细细打量着潼清筠的一切,这时,潼清筠的嘴里又发出一声嘤咛之音,仿佛睡的极不安稳。

    司徒谨换了个姿势,然后将身体倚靠在身后的石椅上,环着双手就这样将潼清筠抱在怀中。虽然心里不想承认,但司徒谨不能否认,这一刻,他突然有种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秒钟的想法,虽然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但却还是让司徒谨吃了一惊。

    他的脑中竟开始不知不觉的回想起跟潼清筠认识之后的一点一滴,还有潼清筠那副永远都不咸不淡的表情,一下子就从司徒谨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仿佛已经潜藏在他的脑海中很久很久。

    司徒谨的视线虽然放在潼清筠的脸上,但脑子里却已经乱七八糟,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就这样,司徒谨一直东想西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司徒谨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入目处是一片凹凸不平的石面平地,视线微微上移,一道婀娜丽质的身影就这样映入他的眼帘。

    司徒谨脑中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他一下子从地上坐起,见潼清筠已经安然无恙的坐在了他的面前,表情很平和也很冷淡。

    这一幕让司徒谨心里突生一种感觉,仿佛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一样。不过,司徒谨很清楚那不是梦境,因为昨晚在他心中突然生出的那种奇妙的感觉,现在还是非常的强烈。

    他站起身子,对潼清筠道:“你......没事了?昨晚你......”

    还没等司徒谨说完,潼清筠却突然出声打断了司徒谨即将出口的话语:“我没事,昨晚我服下了五叶花,身体因此出现了一些反应,现在已经好了。”

    潼清筠说话的语气很平淡,跟她平时说话的样子并无不同,见潼清筠不想再说昨晚的事情,司徒谨也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点点头道:“你没事了,那就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