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二章 不要走
    斯洛特朝着司徒谨伸了伸手,司徒谨立马会意,这是斯洛特又跟他要酒喝了,撇了撇嘴,但他还是拿出一坛酒递给斯洛特。

    斯洛特一看到酒,眼睛立马放出不一样的光彩,果然这厮是个地地道道的酒徒。打开酒坛的塞子,往喉咙里灌了一大口酒,斯洛特站起身子,朝着山顶的一棵大树下面走去,司徒谨立马跟上。

    走到大树的下方,斯洛特抽出腰间的长剑,司徒谨立马感到一股凌厉的气息瞬间将他包围。那长剑的剑身通体红色,上面刻着几朵云纹图案,剑刃闪闪发亮,极是锋利。司徒谨看着斯洛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下一秒,只见斯洛特整个身体突然向上一跃,同时,他手中的长剑对着大树上面的树干轻轻一挥,而在落地之前,他手中的长剑对着树干的下部又是轻轻一挥,这样,一截长长的树干就这样被斯洛特从大树的中间部位给截了下来。

    就在这截树干向旁边倒下的时候,大树上面的树干也因为下面被抽空而垂直落下,落在大树最下方仅存的树桩上面,发出一道很大的撞击声响,然后也朝着一边倒了下去。

    这时,只见斯洛特已经重新站在地上,他的一只手上依旧拎着酒坛,而另一只手却支着那截被他从中间截下来的树干。

    斯洛特看着司徒谨,开口道:“下一步嘛,你要用你手中的剑将这树干雕刻出我的模样。”

    司徒谨剑眉挑起:“什么意思?”

    斯洛特又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然后道:“就是字面意思,修炼剑术本就是一个很枯燥的过程,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再厉害的剑士也是一剑一剑练出来的,你跟我学习剑术,我没有什么剑招教给你,因为剑的招式因人而异、因人手里的剑而异,我的招式再厉害,却不一定适合于你。”

    顿了一下,斯洛特又道:“我能教给你的只不过是一些最基础的东西,别看大陆上的剑士多的数不胜数,但大多数剑士毕生都在追求招式的华丽多样,而忽略了对于剑士来说最基础的东西,而这基础的东西恰恰才是决定一个剑士是否强大的根本因素。”

    斯洛特晃了晃他用手支着的那截树干:“用剑雕刻树干,既能锻炼你使用剑的灵活度,又能锻炼你在用剑时对手腕力道的把控,看似简单,实则极难。从今天起,你就练习这个吧!”

    司徒谨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因为他确实觉得斯洛特好像在戏耍他一样,说是教他剑术,但事实上却什么都没教他,只是让他做这做那的,听到斯洛特的一番话,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他走上前,从斯洛特手里接过那立在地上的一截树干,将这树干倚靠在另外一棵大树上,然后取出他的大剑。

    他想先试试用大剑在树干上雕刻是什么感觉,抬起手腕,接着,司徒谨将剑尖对准树干中心部位从上往下狠狠一划。

    除了划掉一层树皮之外,竟然连个口子都没在树干上划出来。司徒谨有些不信邪,他再次对着树干挥了一剑,这次却用上了不小的力道,没想到,因为用力过大,这次这截树干竟然一下子被他从中间劈开两半。

    斯洛特将司徒谨的举动看在眼中,在一旁笑着道:“怎么样?小子,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吧?”

    见司徒谨不说话,斯洛特道:“行了,接下来你小子就慢慢练吧!什么时候能用树干雕刻出我的模样,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还有下一步?”司徒谨看着斯洛特,嘴角抽动了几下,终是没再说什么。见天色已晚,司徒谨又给斯洛特丢下一小坛酒,然后走下山去。

    在水潭旁边随便准备了点吃的,司徒谨用瓷盘装好端进水洞里,可刚走进水洞,他竟看到潼清筠倒在水洞里的石椅旁边,嘴角还有鲜红的血迹。

    “喂!你怎么了?”司徒谨赶紧把吃的东西放在一边,快步走到潼清筠身边,将她的上半个身子托起。

    这个动作立马让潼清筠胸前的衣袍向两边敞开,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就连那傲人的双峰也若隐若现,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紧急时刻,司徒谨也没注意到这些,他只是紧紧盯着潼清筠那绝色的容颜。只见潼清筠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虽然司徒谨刚刚喊出的声音很大,但她却丝毫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司徒谨心里快速思考着潼清筠倒在这里的原因,难道说跟上次一样,精神上的损伤又发作了?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想了想,司徒谨还是没有头绪,他决定问问乐乐,可是叫了几声,却没有听到乐乐的回应。

    司徒瑾想起,自从上次乐乐用紫塔气息帮助潼清筠安神以后,好像就没什么动静了。根据以往经验推测,一借用紫塔的气息,乐乐都会突然变得非常虚弱,嗜睡无比,司徒谨猜测这次也是一样。

    司徒谨心里一下子没了主意,就在这时,潼清筠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突然动了动:“桐”

    司徒谨赶紧弯下腰,将耳朵贴近潼清筠的嘴唇,半晌,除了一个桐字,却什么都没听清:“喂!你说什么?桐什么?”

    司徒谨晃动了一下潼清筠的身体,潼清筠身上的衣袍又往两侧滑落了少许,但这举动却并没有将潼清筠给晃醒。

    司徒谨还以为潼清筠又再次失去意识,没想到下一秒,潼清筠本来垂在地上的一双纤纤细手却猛然抬起,紧紧抓住了司徒谨腰部的衣服,而潼清筠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相当痛苦的神情。

    被潼清筠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司徒谨赶紧抓住潼清筠的双手,试图将这双手从自己腰部拿开,但没想到潼清筠不但不松手,反而抓的更紧了。

    见潼清筠这幅样子,司徒谨心里愈加着急,他咬了咬牙,打算起身去山上问问斯洛特,也许斯洛特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可没想到,他刚作势起身,潼清筠整个人却突然抱住了他的身体,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不要走对不起”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