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一章 无名小卒
    斯洛特说完,见司徒谨一脸惊讶的立在原地,他咬了一口腿肉,又道:“这腿肉应该是那仙女拿给你的吧?”

    司徒谨含糊应了一声,然后,他突然看着斯洛特,问道:“大叔,你知道那女人什么来历吗?”

    斯洛特大有意味的看了司徒谨一眼,然后开口道:“怎么,难道你小子对人家有兴趣?”

    司徒谨赶紧道:“什么啊!我只是觉得那女人实力高深莫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神秘劲,所以好奇问问罢了!”

    斯洛特笑笑:“仙女是什么来历我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一般人。”

    说到这,斯洛特又对司徒谨道:“我劝你小子不要对仙女动什么歪心思,据我所知,这片山脉中共有六只十五级以上的高级魔兽,而我曾亲眼目睹,仙女抬手之间便轻易解决掉两只这样的魔兽,所以你小子应该明白吧?这等女子不是我们可以企及的。”

    听斯洛特张口仙女闭口仙女的,司徒谨觉得很是别扭,他对斯洛特道:“大叔,你觉得你跟那女人比起来,谁更厉害一点?”

    “我?”斯洛特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虽然我在剑术上也算小有所成,但跟仙女比起来,我肯定不是对手!两只十五级以上的高级魔兽,我拼尽全力也许有点胜算,但胜算也绝对不大!”

    司徒谨还没听过狂剑斯洛特的名号,所以此刻他还不能完全理解斯洛特话里的意思。

    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剑士强者,说他在面对两只十五级以上的高级魔兽时胜算不大,这侧面反映出十五级以上的高级魔兽实力绝对属于逆天级别了,而这样逆天级别的魔兽,却被潼清筠抬手之间给解决掉,那么潼清筠的实力该是什么级别的?

    是的,斯洛特何止不是潼清筠的对手,他跟潼清筠压根不是属于一个级别的。

    只不过这些事情,凭现在的司徒谨是没办法理解的。他只能理解两点,潼清筠跟斯洛特都很厉害,但斯洛特不是潼清筠的对手。

    见司徒谨在那出神,斯洛特以为司徒谨是被他刚刚说的那番话给吓住了,遂道:“不管怎样,你小子也不用太担心了,既然你待在仙女身边这么久仙女也没把你怎么样,相信仙女也没拿你太当回事。”

    说完,斯洛特自己给出解释:“这也难怪嘛!哈哈,你小子就跟个无名小卒无异,谁会拿你太当回事呢?”

    听到斯洛特的话,司徒谨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然后站起身子,不苟言笑道:“你自己在这里慢慢喝吧!我下去了!”

    “哟!”见状,斯洛特干笑一声:“怎么?还嫌我说话难听了啊?我说的可是实话,就你这两把刷子,在哪里不是任人蹂躏的角色?谁会真拿你当个事啊?”

    听到斯洛特的话,司徒谨也不回头,大步朝着山下走去,留下斯洛特在原地干笑不已。

    可能是被斯洛特的话给打击到了,这个晚上,司徒谨再次跳进水潭里,一下一下的挥动他手中的大剑。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司徒谨没日没夜的修炼,除了为潼清筠准备晚餐的时候他会走出水潭,其他时间他几乎都泡在那水潭中,不眠不休。

    感到身体极度乏累的时候,他就回水洞的温泉里泡上一泡,一边泡一边冥想,身体恢复以后他再接着修炼。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个月来,潼清筠隔三差五的会从外面拿回一些魔兽的体肉让司徒谨料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这些魔兽肉的关系,司徒谨觉得自己身体比之前强壮了不少。

    三个月的辛苦没有白费,现在的司徒谨可以很轻易的在水里挥出大剑,这一日,当他又在水里挥出一剑时,他前方的潭水突然突然出现一道长长的旋涡,竟隐隐有种向两边分开的趋势。

    但也只是有这种趋势罢了,最终那道长长的漩涡还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司徒谨又回忆着刚刚的感觉来了几下,同样的那长长的旋涡再次在他眼前出现,但转瞬又消失不见。

    虽然是这样,但司徒谨依然觉得很开心,至少这可以证明他这几个月来的努力没有白费,站起身子走出水潭,穿好衣服,他快步走上山顶,将他的成果告诉斯洛特。

    没想到,斯洛特听了以后却一脸的不以为意:“不就是刚刚有点斩开水面的趋势吗?这离我对你的要求还差的远呢!你瞎开心个什么?”

    司徒谨脸部肌肉抖动几下,不打算再在斯洛特这里找虐了,他转身就欲下山,背后却传来斯洛特心痒难耐的声音:“嘿嘿!正好你上来了,赶紧给我拿两坛酒来。”

    司徒谨几乎是有点咬牙切齿的把酒递给了斯洛特,然后大步流星走下山去。

    时光飞快,又是三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司徒谨光着上半个身子站在水潭中,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同时,他那握紧大剑的双手对着水面垂直往下一切。

    “哗啦——”

    一剑落下,本来非常平整的水面中间突然出现一道直线,下一瞬,沿着这道直线,水面竟然在他面前一分为二。

    就像是一块豆腐突然被切成两半一样,被切开的水面边缘非常平滑整齐,潭水蓦地向两边涌去,眨眼间两边的潭水就层层堆起,朝着四周漾漾挡开。

    整个水潭都因为司徒谨的一个动作而一下子陷入了动态之中,足足过了大约有五秒钟的时间之后,那分开的水面才再次慢慢聚拢,重新合二为一,而潭水的水面也终于再次恢复平静。

    司徒谨收回大剑,扭了扭肩膀,心里暗道魄气果然神奇!他现在已经可以做到用魄气将剑身包裹住,刚刚那一剑就是他利用魄气散发出的强大威势而挥下的一剑,这一剑让他领悟到了魄气的威能。

    这是跟他放出魔法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魔法更多的是让司徒谨觉得很奇妙,可以无中生有,但使用魄气时却让司徒谨有种无所不能的感觉,这是一种很绝对的力量,挥手之间仿佛能斩掉一切。

    司徒谨走出水潭,再次穿好衣服,走上山顶去见斯洛特。

    当听到司徒谨说他已经可以挥剑斩开水面,斯洛特微微眯眼:”哦?终于能做到了?“

    司徒谨点点头,问道:“下一步我要做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