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十八章 取回五叶花
    听司徒谨说有私事,雪莉微微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意,看来对于之前司徒谨对她爱答不理之事,小姑娘还是没有释怀。

    贝西却道:“司徒兄弟,此次你竭尽全力救了我兄妹三人,也算是我兄妹三人的大恩人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尽管开口,我们必定义不容辞!”

    虽然觉得雪莉有些飞扬跋扈,但是司徒谨却对眼前这两个青年很有好感。虽说自己出手救了他们,但是这两人跟自己交谈起来却一直不卑不亢,而且言谈举止也不失礼仪。

    两世为人,司徒谨很清楚,有些人越是表面上对你表现的感激、谦卑不已,心里其实越不是这么想的。相反,有些人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事实上这种人才是真正的重情之人。

    他笑笑,道:“暂时不需要,以后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我不会跟你们客气!”

    他刚说完,雪莉就在一旁阴阳怪气道:“还以后呢?天大地大,此次一别,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到面都难说,就算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想让我们帮忙,也得能找得到我们啊!”

    司徒谨哑然失笑,他刚刚那么说其实就是跟贝西客气一下,不至于让贝西下不来台,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拿话噎他。

    贝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一旁的达特忙打圆场道:“呵呵,那个雪莉妹妹的意思是,我们今日分开以后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更枉论报答司徒兄弟今日舍身救我们的大恩了!“

    说完,达特又道:“司徒兄弟,待你在这边处理完私事以后,接下来你是要去哪里呢?”

    司徒谨略微沉吟,然后实话实说道:“等在这边处理完事情,我打算去大陆学院!”

    “什么?”司徒谨一说完,雪莉立马一脸吃惊道:“你也要去大陆学院?”

    司徒谨看着雪莉,雪莉立马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她俏脸微红,这时贝西接过话道:”司徒兄弟,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实不相瞒,此次我们三兄妹离家外出,也是为了去那大陆上赫赫有名的第一学院“大陆学院”。”

    “哦?”司徒谨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那看来我们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

    达特也笑着扬起了俊眉:“是啊!本来还以为今日一见,以后很难再有见面的机会,没想到我们要去的竟然是同一个地方,这样的话,我们很快就又能碰面啦!”

    司徒谨也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雪莉突然一副嘲讽的语气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土老帽,大陆学院可不是一般的学院,其面积大小跟一个小型国家无异,就算我们要去的地方都是那里,以后见面的几率也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听到雪莉的话,贝西跟达特两人都讪讪的笑了笑。二人心里也是有些纳闷,虽说雪莉平时就有些大小姐脾气,但为人还算是比较和善,今天在这个救了他们的少年面前,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阴阳怪气的?

    其实雪莉自己也不明白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按理说眼前这个家伙救了他们兄妹三人,她怎么都应该对对方表示感谢,但是一看到司徒谨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她就觉得心里不爽,说起话来也自然就冷嘲热讽的

    不过,司徒谨也并不跟她计较,微微笑道:“虽然大陆学院很大,但是只要我们有缘,相信肯定还会再次见面。“

    说完,他又道:“天色已经不早了,安全起见,你们还是赶紧动身离开这片山脉吧!我还有事,也要离开了!”

    听他这么说,贝西跟达特抬手对司徒谨抱了抱拳,接着,贝西开口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这就准备离开了,期待不久的将来能在大陆学院跟司徒兄弟再次相聚,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把酒言欢!”

    司徒谨点头,道:“好!”

    雪莉那双桃花眼闪动了几下,不知又打算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撇了撇那张樱桃小嘴,看着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见三人打算离开,司徒谨又开口道:“这片山里魔兽横行,很是危险,你们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听到司徒谨的嘱托,贝西跟达特兄弟两人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跟司徒谨道:“司徒兄弟,感谢的话我们就不再多说了,后会有期!”

    司徒谨也回道:“后会有期!”

    看着雪莉三兄妹疾驰而去,司徒谨也转过身子,一跃跳进森林,然后消失不见。

    .......

    第二天傍晚,司徒谨重新出现在了水洞面前。

    经过一天多的连续赶路,他终于在潼清筠规定的时间赶回来了。相比去的时候,回来的路上他更加小心,并且极力掩盖自己的气息,好在一路上没被什么魔兽盯上,终于安全的返回了。

    走进水洞,司徒谨本来以为会在里面看到潼清筠,但出乎他的意料,潼清筠貌似并不在,至少那张潼清筠常坐的石椅上是空空无人的。

    司徒谨先是将那个装五叶花的玻璃瓶从储物空间中取出,细细打量了一番。粗厚的根部,五片翠绿的叶子,还有处于根茎顶端的白色花朵,总的来说,这株“五叶花”被保存的很好。

    虽说五叶花的开花期只有一天,但只要离土就水,花期至少能延长两天,这些潼清筠并没有跟司徒谨说过,看来对于司徒谨所说的知道这株药草的话,潼清筠很是相信。

    眼下来看,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这株五叶花不但没有枯萎的迹象,看起来反而更加翠绿光亮了。

    司徒谨正在打量着这株神奇的药草,突然听到水洞里面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他抬起头朝着洞里一望,只见潼清筠一身白黑相间的宽大衣袍,这件衣袍跟之前的那件衣袍明显不是同一件,衣袍上绣着一朵很大的水墨牡丹,明明是一种很艳丽的名花,穿在潼清筠身上却有种很淡雅的感觉。

    而潼清筠那三千青丝则被她随意挽起,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发髻,但看起来却韵味十足。因为衣袍的衣领是向两边敞开的,所以潼清筠颈下那排迷人的锁骨自然也是露在外面的,见那锁骨上有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司徒谨心下了然,潼清筠定是在里面泡温泉刚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