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十五章 得手
    见自己在这里的唯一的一位队友也战败了,亚伦一方面感到惊愕不已,另一方面却立马萌生了要逃走的念头。

    本来来追雪莉三人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他们整个冒险小队的事情,现在人他们已经追到了,可突然出现一个厉害人物却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对方虽然年纪不大,但却不但是一名双系魔法师,而且身手了得,还工于心计。就拿刚刚来说,对方明明是跟他对打,但却突然出其不意,飞身闪到了另外一边,偷袭他的队友。二人交手这么一会功夫,他已经几次在这上面输于对方。

    如果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可能耍这些心计也不会起什么作用,但问题是对方身手只比他强、不比他弱,加上又老是出其不意,真是让他疲累不已。事实上,仔细想想,对方真正跟他交手的时间极少,但却一直把他耍的团团转,这种棘手的对手他真的不想再应对下去了。

    再者,他们刚刚来的时候是四个人,现在却只有他还站在这里,而他们小队后面的增援却迟迟不到。

    从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尽力了,况且他的气力也快要用尽,即便他现在拼力一搏,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倒不如趁机逃走。对于冒险者来说,本来保住性命就是第一法则!

    如此想着,亚伦一边不停挥出剑气击挡着他面前的火龙,一边不断的向后跳跃。但此时此刻,那火龙好像是拥有意识一般,察觉到它的对手想要逃跑,火龙那长长的身躯几经婉转,更加紧紧缠绕着亚伦不放。

    另外一边,司徒谨自然也察觉到了亚伦的意图,但是他也不打算再出手阻拦了。本来他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是帮潼清筠找五叶花,既然现在五叶花没有受到伤害,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没必要对对方赶尽杀绝。

    他心里想着,如果对方有能力在火龙消散之前逃走,那就是对方命大,如果对方被火龙给弄死,那也怨不得他。

    在他身后不远处,贝西跟达特把那黄发男子已经刺的死的不能再死了,因为过于气愤,二人刺剑的动作很大,几番下来,已是累的气喘吁吁。

    对黄发男子一阵连刺之后,二人又把黄发男子的身子用脚给翻了过去,以免再被他们的雪莉妹妹看到那不洁之物,而后二人方才罢休。

    就在这时,司徒谨和雪莉三人突然听到对面传来一声闷哼之音,几人定睛一看,发现本来跟火龙纠缠在一起的亚伦竟然被火龙给撕下了一只手臂,而那闷哼只音正是来自于亚伦。

    不过闷哼之声刚过,一道狂暴而又巨大的浅蓝色魄气却也自亚伦手里的长剑放出,对着火龙那火焰翻飞的龙头就是一扫,瞬间把龙头给震的四分五裂,接着,无数零散的火焰立马向四面八方散落而去,而那亚伦趁此机会跑进了侧面的森林里,很快消失不见。

    见到这一幕,司徒谨几人已经明白过来,那个家伙是牺牲了自己的一只手臂为自己的逃走争取时间。

    突然,贝西出声道:“他就这么走了?追我们的应该不止就他们这几个人啊!”

    达特也立马附和:“是啊!那个基诺老大呢?怎么没来?”

    望着亚伦逃走的方向,雪莉也在怔怔出神,明显也是暗暗思索这件事情。

    听到贝西跟达特两人的话,司徒谨心下了然,看来他猜的没错,对方果然不止这四个人,不过如果还有其他人的话,再怎么慢也该到了,怎么一直都没出现?

    司徒谨还不知道,就在刚刚,就在这片场地旁边的森林里,斯洛特已经帮他赶走了六个人,如果斯洛特没有尾随他而来,并帮他赶走那六个人,那么现在要逃走的就是他了!

    不过眼下,既然对手已经逃走,他们的增援人员也没出现,司徒谨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他转过身,快步跑到有五叶花的那片丛草里。

    好在他刚刚跟那些人动手的时候,一直有意的把对方引到另外一边,所以这片草丛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五叶花也完好无损的立在草丛中间。

    雪莉三人本来还在纳闷为什么追他们的人只有四个人,突然间司徒谨转身朝着身后走去,三人面面相觑。

    还是雪莉主动开口对着司徒谨喊了一声:“喂!你叫什么?今天多亏你了,我们才能摆脱那些人!”

    雪莉喊出的这句话也是下意识喊出的,她在家里身为大小姐,身份尊贵,说话一直都是颐气指使的,一时出来了,一下子口气也改不过来。

    心里虽然对司徒谨非常感激,但一出口,语气就变了味道,听着让人觉得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个头发梳成垂髫分肖髻、长相甜美丽质的小姑娘可能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语气不对,话一出口,她本来白皙透明的脸蛋忽的一红,半晌,见司徒谨丝毫没有理她的打算,她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不好意思顿时荡然无存。

    她快步走到司徒谨站着的那片草丛的外围,此刻司徒谨是背对着她,弯腰正打算把五叶花给挖出来。不过,此刻正在气头上的雪莉压根没去注意司徒谨在干什么,她两条弯月般的眉毛一瞬飞起,大声道:“喂!我跟你说话呢!听没听见?你这人难道是聋子吗?”

    司徒谨依旧没理她,他心里正在回想着之前在书册上看到的关于五叶花的知识,他记得书册上面说离土五叶花必须要放在有水的地方,不然很快就会枯萎。

    好在在临行之前,他已经为此做了准备,只见他右手手掌在空中微微一抓,下一刻,一个长方形的透明玻璃瓶立时出现在他的手中,玻璃瓶内有一半水,这也是他事先装好的。

    继续往下弯了弯身子,将五叶花根部附近的杂草悉数拨开,然后司徒谨才伸出手,握住五叶花那粗厚的根部,轻轻往上一拔。

    比他想象的要容易很多,虽然他的动作不大,但是他清晰的感到五叶花的根部已经离土而出了。

    司徒谨的手继续往上提,当他终于把眼前这株五叶花给连根拔起时,忽然,司徒谨心里生出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