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十二章 斯洛特的威名
    狂剑斯洛特,因剑风疏狂、剑式狂傲,所以得名。其成名时间已久,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剑士强者之一。

    大陆上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不会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对于大多剑士来说,“斯洛特”这三个字不单单是个简单的名字,更是他们毕生都在仰望、毕生都在追寻的一座高山。

    虽然狂剑斯洛特的名头很响,但是极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大家只知道这个男人很强,但他到底有多强却没有人知道。

    因为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敢挑战这位剑狂,少数几个人虽然跟他交过手,但却无法让这位剑狂认真对待。换言之,没有人能迫使这位剑狂真正的使出全力,所以也就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基诺自然是从来没有见过斯洛特的,不过他曾经偶然听过他的师父谈起这个名字。别误会,虽然基诺的师父比基诺厉害很多,但是却远远还没有跟斯洛特交手的资格,他师父也只是在一次斯洛特跟别人交手的时候,远远看过斯洛特一眼。

    因为距离太远,而且斯洛特当时的速度很快,所以基诺师父也没看清斯洛特的长相,不过斯洛特手中的那把红艳如火的云纹长剑却给基诺师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他师父才会对人说起这件事,正好被站在一旁的基诺给听入耳中。

    本来基诺也不会把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醉酒男子跟大陆强者斯洛特联系在一起,但刚刚斯洛特都没有抽出腰间的剑,只是坐在那稍稍对他们释放了一下杀气,就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基诺本身也是个六级剑士,之前遇到过一个八级剑士也没给过他这么大的压力,他实在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男子会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正在基诺心里刚生出这个念头时,恰好看到了斯洛特腰间别着的长剑,所以他才会一下子想到他师父曾经说过的“狂剑斯洛特”。

    基诺喊出这个名字以后,见斯洛特表情毫无变化,而且很是淡然的又拿起酒坛饮了一口酒,他越发确信自己现在面对的这个男子就是斯洛特本人了。

    斯洛特,竟然真的是狂剑斯洛特?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时之间,基诺心里五味杂乱,他又是惊讶、又是害怕、又是疑惑、又是茫然,当然,还有点无法置信。

    这时,坐在树上的斯洛特突然淡淡的扫了基诺一眼,这一眼让基诺整个身体一僵,只听斯洛特道:”你的那几个手下,现在正在陪我的“爱徒”练手,是生是死要看他们的运气,不是你能决定得了的!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你们现在赶紧从我面前滚开,不然...”

    说到这里,斯洛特突然把手中的酒坛想半空中猛的一抛,接着,只见他的一只手臂微微一动。

    下一秒,一阵旋风忽起,当旋风过去之后,刚刚被斯洛特扔出的酒坛就像是被剪碎的布条一样,变成了一条一条的,而且每条都极细,这些瞬间被切碎的瓷坛细条就这样一条一条的从半空中直落而下,看着极有层次感。

    望着从高空中落下的无数瓷器碎条,基诺整个人已经呆滞了。要不是刚刚听到一声长剑出鞘的声音,他绝不相信有人出剑的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刚刚那一个举动,看似简单,但如果没有高强的实力绝对不可能做到。

    首先,切瓷坛就像是切豆腐一样的刀工,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而且还切的那么细、那么均匀。切开一个瓷器甚至是铁器对于一个拥有魄气的强大剑士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难的是对力道的把握和对魄气的控制。

    如果斯洛特是将铁器切成一条一条的,基诺可能还不会如此惊骇,可斯洛特刚刚切的可是一件极易碎裂的瓷器啊!那得对力道和魄气控制的多么精细才能做到这样?

    这还不算,其次,斯洛特从把剑到回剑的动作他压根就没看见,只是听到一阵清脆的长剑出鞘声,接着就看到眼前这一幕了。

    斯洛特速度要多快才能做到这一点?他出剑了,而且还出了不止一剑,可基诺却什么都没看到,眼睛只是一花,就只看到半空中飞落下来的瓷坛碎条。

    难道这就是大陆顶级剑士的真正实力?难道这就是狂剑斯洛特的实力?

    一瞬间,基诺突然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六级剑士?六级剑士算是什么?在这些真正的强者面前,堂堂六级剑士竟然连拔剑的举动都做不出,这就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实力吗?

    一直呆在基诺身后的五人,刚刚被斯洛特放出的杀气一扫,皆尽跪到了地上,意识差点被完全抽空,好在斯洛特及时收回了杀气,让他们还不至于完全失去意识。

    这会几人靠着彼此之间的搀扶,好歹站了起来,正好看到斯洛特扔出一个空酒坛,而那酒坛瞬间在半空中华为丝丝裂帛的一幕。

    几人瞬间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动了一下,就会跟那酒坛变成一个命运。

    沉默了半晌,基诺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被抽走了,想到斯洛特刚刚说的“爱徒”两字,他神情一阵恍惚。

    爱徒?难道说之前那两男一女中有人是斯洛特的徒弟?他们故意扮猪吃虎来逗弄自己吗?还是说斯洛特口中的爱徒另有其人?

    不过不管真相是哪样的,基诺都已经明白一点,亚伦那几个人今天算是折在这里了,他们完了!而自己却不能出手去救他们,因为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个狂剑斯洛特啊!

    怪谁?能怪谁?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贪心,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当然,非要找的话,也许还有一个可以怪罪的理由,那就是他们今天的运气太差!

    基诺向远处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沉声道:“我们走!”

    话刚出口,他身后的那个面向粗犷的大汉立马下意识出口道:“老大,多利他们还...”

    大汉话刚出口,一眼迎上基诺转身看向他的目光,立马闭嘴不敢再多说。事实上,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明白,他们那几个队友回不来了,他们也没有能力过去营救!

    大汉叹了口气,似在纠结是不是真的要这样抛弃队友离去,而这时,基诺跟另外几人已经转身走出了很远。

    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坐在树上的斯洛特,大汉狠狠的朝地上跺了跺脚,最终还是转过身子快步离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