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八章 你也是阵符师?
    剑风扫至,司徒谨整个身体微微向后一退,刚刚躲过攻击,却见几道淡蓝色的剑气突然朝着他笔直飞来,速度之快、眨眼骤至,这次他没有再躲,而是拿起手中的大剑,在眼前一阵快速乱舞,看似毫无章法,但却恰好将那几道剑气给挡于无形。

    见此,站在司徒谨前方的男子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他挥剑的速度已是极快,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易就全被挡下。这还不说,本来男子还在心里嘲讽司徒谨不知从哪里找来这么一把丑陋无比的大剑,没想到就是这把大剑,竟然可以在挡住他发出的剑气的同时,本身还没有受到一点损坏。

    这剑是怎么回事?男子终于不敢再小瞧司徒谨手中的丑陋大剑了。

    就在男子暗暗打量司徒谨手中大剑的时候,司徒谨却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男子身后。

    虽然对于现在的司徒谨来说,四级苍鹰剑士也算是很棘手,但他毕竟曾经跟五级剑士坦森交过手,所以眼前这个男子倒也没让他觉得太过危险,反而是男子身后那个站在原地不停掐诀的圆脸男,在司徒谨看来更加棘手。

    别人看到那圆脸男,或许会不太清楚他在做什么,但身为一个阵符师,司徒谨却一下就看出来对方也是一名阵符师,不但如此,他还看出对方现在正在掐符文决。

    前面说过,相比阵法,符文更侧重于攻击,虽然多数时候符文都是被打在阵法里,增加阵法的防御力。但对于一些稍稍厉害点的阵符师来说,用符文直接攻击对手也非难事。

    阵符师本就不太擅长攻击,好在有攻击性符文这个保障,让他们多了一丝自保能力。

    当然,这只是对一般的阵符师来说的,对于那些高级阵符师来说,阵法就是他们的防御武器,而符文就是他们的攻击武器,攻守结合,就算是一些大陆强者也不愿惹上这么难缠的对手。

    不过,虽然站在男子身后的圆脸男不是什么高级阵符师,但司徒谨却也不想让他放出符文,本来场面就够乱了,还要时不时提防着从暗角发出来的攻击符文,他可不想让事情变的这么麻烦。

    最好的办法嘛!自然是在解决掉眼前这个剑士之前,先把那个圆脸男给解决掉。

    趁着眼前男子的攻击出现了一丝空隙,司徒谨突然一个闪身,出现在了男子的身后,然后提起手中大剑,朝着站在那边的圆脸男直奔而去。

    见状,男子和圆脸男俱是一惊,男子一个回身,跟着司徒谨后面就直追上去,就在这时,男子看到队友的嘴角露出一些浅浅的诡笑。

    虽然那笑容不太明显,但身为同一个冒险小队的队友,多年来一起行动多次,男子对圆脸男相当了解。他这个队友因为身为阵符师,不擅长跟人近战,一般行动之时都是处于队伍后方,但处于后方可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为布置阵法或是释放符文做准备。

    最初加入这个冒险小队的时候,男子还有点看不起圆脸男,觉得阵符师这个职业就是鸡肋,打仗的时候不但帮不上什么忙,队里其他人还要分心保护他。

    但是几次冒险行动之后,男子再也不敢小看阵符师了。一次他们被对手围攻,就是圆脸男临时设置了一个阵法,为大家争取到了喘息时间,接着又借助攻击符文的掩饰,他们整个冒险小队才终于冲出重围。

    又一次遇到一个相当难缠的对手,他们小队两个最厉害的人跟那个对手打了半天没分出胜负,还是圆脸男出其不意,用攻击符文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另外两人才趁机把那个对手制服。

    还有一次,大家无意中发现一个藏宝地点,可是藏宝地点内处处都是一些阵符陷阱,要不是有圆脸男在,他们这个小队的所有人早都死上千次万次了,哪还有命活到现在?

    了解到阵符师的厉害之后,男子再也不敢小瞧圆脸男了,不但如此,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小队里的所有人都会圆脸男那么尊敬,尤其是他们队长,跟圆脸男说话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

    当然了,经过这些事情之后,男子对圆脸男也是彻底服气了,之后每次行动再也没跟圆脸男闹过别扭,而且十分配合圆脸男的行动。

    这不,刚刚察觉到司徒谨竟然把主意打在了圆脸男身上,趁他不备跑到后面去了,男子赶紧转过身子打算拦住司徒谨,但是当他看到圆脸男嘴角浮现的笑容时,男子心下一松,他知道圆脸男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司徒谨主动送上前去。

    抱着想阴司徒谨的心态,男子微微放慢了脚步。

    就在这时,只见圆脸男掐诀的那只手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张开手对着司徒谨微微一扬,就像是扬沙子一般,瞬间扬出一排只有成年人指甲五分之一般大小的正方形金文,这些金文一飞出男子的手掌,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大。

    圆脸男一脸淡然的看着朝他而来的司徒谨,心里却在默算着时间。

    只要再有三秒钟,这些符文就算就会变成半个拳头般大而那个时候司徒谨正好跑到他预先设定的范围内,到时就算司徒谨反应过来,也躲不过去这些符文的攻击了,因为这些符文在变大的同时,运动速度也成倍加快。

    司徒谨自然也看到了这些符文,他一边继续朝前跑着,一边却单手掐诀,只是短短一瞬,他一松手,手中也飘出一个金色符文。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与此同时,圆脸男扔出的那些符文本来还在半空中绕着圈转动,突然就像是得到了某种命令一般,攸的一下朝着司徒谨这边飞来。

    见状,圆脸男一脸得意,他已经可以预见得到那些符文打进司徒谨身体里的一幕了。那种暴击的感觉,让圆脸男沉迷而又陶醉。

    近了、近了,就是这一刻!

    下一瞬,圆脸男那双小眼蓦然睁大,却不是因为看到了他提前预见的一幕。而是因为他的那些符文不但没有打入司徒谨的身体,反而像是着了魔一眼,改变轨迹朝着司徒谨头顶的地方飞去。

    圆脸男定睛一看,顿时大惊,只见司徒谨头顶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金色符文,那金色符文足有半个拳头般大即使现在是艳阳高照的大白天,那符文发出的金光也有些刺眼。

    让圆脸男震惊的不单单是这个突然出现的符文,而是他刚刚扔出的那些符文,竟像是被司徒谨头上的那个符文给吸住了一般,几十个符文紧紧围绕着司徒谨头上的符文,众星拱月般把它环在里面。

    这......这.......

    圆脸男呆呆的看着司徒谨,半晌挤出一句话:“你小子也是阵符师?”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