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三章 我帮你去找
    听完乐乐的话,司徒谨才反应过来,原来乐乐是有这层顾虑。

    不过也难怪,虽然他跟乐乐从没谈过要对小塔在他体内的事情对外保密,但想想也知道这是必须的。

    暂且不管小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它是个有灵性的塔却是一定的,乐乐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乐乐不是人类,依照司徒谨的推断,乐乐跟小塔根本就是一体的,很有可能是小塔的塔灵。

    虽然司徒谨的这个推断并不一定准确,但从很多事情看来,真相就算不是这样也不会偏离太多。首先,乐乐可以自由出入塔内,虽说每层的塔门都被阵符给封住了,但貌似乐乐对小塔内每层的情况都很清楚。

    其次,乐乐可以自由引用小塔的气息,这个已经被多次证明了。

    最后,乐乐的一切反应都跟小塔息息相关,比如之前司徒谨刚开始修炼魔法的时候,因为每日都要引用小塔的气息帮助司徒谨进行冥想,乐乐那段时间一直都很虚弱,整日沉睡。

    虽然乐乐没有直接跟司徒谨说,但毕竟乐乐跟小塔都处于他的体内,他多多少少能感觉出一些东西。

    这样一个已经生出人形灵魂的小塔,就算司徒谨对大陆上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他也知道这塔有多贵重。这么贵重的东西,又不清楚来源,肯定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不过,眼下嘛!

    司徒谨抬眼,看了看躺在他面前的潼清筠,虽然夜晚的水洞很冷,但潼清筠那光滑的额头上却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从刚刚开始,潼清筠就一直躺在这里没有动过,所以这些汗珠明显不是因为过度运动造成的。而潼清筠的身上也显然没有伤口,所以也就不可能是因为伤口太痛而流汗。所以,能想到的解释确实只有一种,那就是潼清筠的心里正在经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

    “乐乐,你现在就用小塔的气息给她安神吧!”司徒谨道:“不用担心被她察觉,你动作快一点,一会看她没那么痛苦了,你就赶紧停止!”

    “好吧!”乐乐回道:“你坐在她边上吧,这样我可以快一点将小塔的气息引到她身上。”

    司徒谨点点头,随即在潼清筠身侧坐下。接下来,就是乐乐的事情了。

    很快,司徒谨感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正从他的体内流向潼清筠的身体,虽然这气息很不明显,但司徒谨之前毕竟也借着小塔的气息冥想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于这股气息他很熟悉。

    不过刚坐下没多久,司徒谨就感到上下眼皮一阵打架。也难怪!他今天在水里泡了一整天,而且还用了那么多的力气,早就筋疲力竭了。

    视野越来越窄越来越窄终于,司徒谨就这样坐着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有前世他在地球上认识的那些人,也有今世他在这个世界所认识的人。大家虽然同处一个画面,但看起来却那么格格不入。

    他想朝着他在地球上认识的那些人走去,但却发现自己整个身体突然分成两半,有一半直接朝着他在这个大陆上认识的那些人走去,而另外一半只是微微一顿,便继续朝着地球那些人前进。两道身影,明明都是他,但却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背道而驰!

    司徒谨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他?亦或是两者都不是他?他突然生出一种感觉,一种越走越迷茫的感觉。

    突然,一阵细微的声响窜进他的梦中,他努力睁眼,一道光线就这样射进了他的眼中。

    这是哪里?司徒谨依旧没有完全从梦境中走出来。

    “你醒了?”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司徒谨耳边响起,司徒谨还想闭眼,心里突然一亮,他想起来了,这里是水洞!昨晚潼清筠

    猛地一睁眼,司徒谨发现潼清筠正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司徒谨立马环顾了一下周围,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躺到了地上。

    坐起身子,司徒谨扭了扭脖子,然后道:“你没事了?”

    他刚问完这话,发现潼清筠正用一种他看不懂的目光盯着他,那目光好像是打量又好像是审视,又好像什么都不是。

    “怎么了?”司徒谨有些不自然道。

    潼清筠摇摇头,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转而朝着一旁的石椅走去:“没什么,昨晚是你把我抱过来的?”

    司徒谨正想着要怎么回答,见潼清筠一脸淡然,好像不管他怎么回答对她都没有影响,司徒谨索性直接点了点头。

    潼清筠坐到了石椅上,司徒谨也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潼清筠看起来相当虚弱,神色间也透漏着一股说不出的疲惫,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虽然她人坐在石椅上,但司徒谨看着潼清筠,却有种很缥缈的感觉,仿佛潼清筠整个人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你,没事吧?”司徒谨开口问道。

    潼清筠却答非所问:“谢谢你了!”

    “恩?”司徒谨微微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潼清筠是谢他把自己抱过来的事,随即他一脸冷淡的样子道:“没什么,我只是担心如果你就这么不省人事,没人能取走你之前放入我体内的东西罢了!“

    司徒谨说这话纯粹是死鸭子嘴硬了,昨晚在让乐乐帮助潼清筠苏醒之前,他确实想了很多,但唯独没想过这件事。

    听到司徒谨的话,潼清筠也没说什么。只见她突然对着虚空一伸手,接着,她的手里出现了一个瓷碗。

    一看到这瓷碗,司徒谨立马明白过来潼清筠要做什么了,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见过很多次这个画面了!潼清筠又要饮血了。

    果然,司徒谨这么想着的时候,潼清筠已经端起瓷碗,将瓷碗里那鲜红的血液一饮而尽。

    把瓷碗放在石椅旁边的石桌上,潼清筠站起身子,袖袍微微向前,正要一挥,背后传来司徒谨的声音。

    “你现在这幅样子,还要出去吗?”

    仿佛是在配合司徒谨的话一样,潼清筠整个身体突然微微一晃,看起来随时要倒的模样。

    司徒谨赶紧一步上前,扶住了潼清筠的手臂。

    潼清筠身子微微一顿,然后不着痕迹的将手臂从司徒谨手上抽出。

    “正因为现在这幅样子,所以我才要出去。”潼清筠难得对司徒谨解释了一句。

    “什么意思?”司徒谨追问道。

    潼清筠清冷的眸子在司徒谨脸上扫过:“告诉你也无妨,我要出去找一味药草,这味药草对现在的我很有帮助!”

    “药草?”司徒谨疑惑的挑了挑眉:“这味药草能缓解人的精神疼痛吗?”

    司徒谨话落,突然感到身体一冷,他抬起眼,发现潼清筠正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虽然很平静,但司徒谨却能从里面感受到一股浓厚的杀气!

    他赶紧道:“你昨晚那副样子,我猜到你是受了什么精神创伤并不难好吗?”

    潼清筠没有说话,但司徒谨明显感到潼清筠隐藏在眼内的那股杀气消失了,他立马松了一口气,暗道好险!

    这个女人,原来有杀气的时候竟然这么可怕!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见潼清筠又作势要走,司徒谨脱口而出道:“那味药草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帮你去找!”

    (未完待续。)

    ...